第865章:太目中无人了

    深不见底的眸子沉了下去,他望了眼独自一人缓步走向观景台的瑶瑶,缓缓的点了点头:“嗯,麻烦你了,歆儿。(比奇中文网首发www.biqi.me)”

    “应该的……”

    暗夜下的国务院,看起来别样的壮观,所有大楼弥漫着明亮的光泽,威严一点都没有被黑夜所吞噬。

    瑶瑶手持着一杯红酒,身体趴在护栏上,缓缓的闭起眼睛,享受着春风的沐浴。

    缓步,向她身后靠近的御傲天本想开口喊她的,但不知为何,一切的言语都已经哑然,他缓步站到了她的身旁,也面向护栏外,看着夜幕下的国务院。

    “嗯?呃……”不知过了多久,瑶瑶缓缓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御傲天,她被吓了一个激灵。“你在我身边呆着怎么不出个声?!”

    御傲天的目光依旧凝视着不远处:“你不也没……‘出声’么?”

    呵,他是在怪自己,为什么回来,没有去找他么?

    一缕无奈的笑容挂在了瑶瑶的脸上,她背对身,依靠在扶手上,轻缀了一口红酒:“在这个地方举行订婚仪式,你也算圆了一个梦吧?”

    “嗯?”御傲天侧过头,耐心的等待着瑶瑶未完的话语。

    “呵呵,你的父亲母亲不就是在这个地方完的婚么?只是……现今,这群迂腐的人还并不知,你就是祁连伯父的儿子。”瑶瑶的眸光暗了下来,她相信,当这群人有一天知道,他们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祁连首相的儿子时,一定会个个揭露出错愕的表情的。

    “对,我爸爸、妈妈的确是在这里举办的婚礼,不过,我的订婚仪式地点,并不是我自己选择的。”

    目光看向了身旁的御傲天,总觉得他这句话有些变扭,却又说不出哪里变扭似的,或许,这个地方不是他选择的,就是歆儿姐选择的?

    瑶瑶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把这句话接下去,索性转移了话题:“什么时候正式举办婚礼?”

    “不清楚……”

    呃……

    她又是一愣。

    要不是御傲天的语气好,她真以为,这家伙是故意噎自己的呢,什么情况啊,这是。

    “你现在住在哪?”御傲天转身面向着瑶瑶。

    “我暂时住在炎龙家。”

    呵,难怪御傲天觉得今天黑炎龙来参加订婚典礼时的神色不太对劲呢,原来……他是早就知道瑶瑶回来的消息了。“行,我知道了。先不说了。我去应酬那些烦人的宾客了。”御傲天单手插入了口袋,另一手拍了拍瑶瑶的肩膀,便冷冷的离开了。

    看着他逐渐离去的背影,瑶瑶呆愣的站在那里。

    有些意想不到,回来后,与御傲天的第一次单独谈话竟会是如此的简单与……‘轻松’……

    挺好的,挺好的。

    这样的感觉,最起码,大家都不会那么的疲惫……

    “蓝优!”宴会的角落里,曾凯瑞把蓝优交到了一旁:“你到底在搞什么?!洛瑶瑶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他邪笑的看着曾凯瑞一脸惊慌的表情,打趣道:“曾副首相,你怎么那么紧张?”

    废话,曾凯瑞能不紧张么?

    他一直以为洛瑶瑶已经死了,那张磁片深埋在地下,虽然他失去了不少的‘财富’,可是最起码,他不至于被拉下马,还能呆在副首相的位置上。现今,洛瑶瑶出现,那张磁片会不会还在她的身上?!

    “蓝优,我现在命令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跟洛瑶瑶在一起!”曾凯瑞愤怒的瞪大了眼睛。

    蓝优脸上的笑容‘唰’的一瞬间,就被一抹阴冷所取缔:“你以为……你现在……在跟谁说话?!”

    阴森的口气,以及那眼神中无法掩盖的杀气,曾凯瑞彻底被蓝优那布满全身的强大气场震慑住了。

    半晌,他才反应过来:“对,你是k殿下的人,但是,我现在在跟k殿下合作,你不要太目中无人了!”

    “呵……”蓝优不屑一顾的笑了笑:“合作?”内含深意的摇起了头。他从不认为,那是什么合作,顶多,曾凯瑞只是一条随时可以被杀死的狗罢了。

    “蓝优!你可以不告诉我洛瑶瑶为什么跟你在一起,但是!你应该知道,如果洛瑶瑶在的话,御傲天是不会跟戚歆儿结婚的,你明知道你手里有一张可以牵制御傲天的牌,为什么不把她早些放出来?”

    “嗯?”蓝优故作不解的耸起肩膀,邪笑道:“曾副首相,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什么,兰朵是我的女人,我为什么要利用她去牵制别的男人呢?!那你,为什么不叫你老婆出来陪睡呢?”

    “你!”曾凯瑞全然没想到,蓝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先失陪了……”他礼貌的向已经愣住的曾凯瑞笑了笑,转身,向着宴会外走去了。

    蓝优漫步在走廊上。

    迎面,黑炎龙正巧与他走了个碰头。

    黑炎龙停住脚步,那双墨色的眼睛冷冷的凝视着缓步向自己走来的蓝优……

    走廊上异常的安静,气氛莫名的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仿佛连掉根针都能听到般似的宁静。

    当蓝优即将与黑炎龙擦身而过的那一刻,他的脚步突然静止!蛇般的眸光渐渐转向了身旁的黑炎龙。“黑先生,有话要跟我说么?”嘴角微微的勾起一抹诡异的笑。

    黑炎龙冷冷的站在他的面前:“你……很眼熟!”

    “嗯?”他冷哼了一笑,邪笑的歪了歪脑袋。

    “很像……我曾经在英国留学时认识的一个朋友!”

    蓝优的眼帘渐渐的垂下了下去:“那黑先生,你跟你的那位朋友一定关系不怎么样了。否则,不可能把我认错成他!”

    “呵。我的确跟我那个朋友的关系很差,他那个人……性格过于阴暗,就算我们相处了3年,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你说……我跟他的关系,能好到哪去呢?”

    听着黑炎龙那略带讽刺的声音,蓝优沉默不语的笑着。

    “对了,蓝先生,瑶瑶应该是你救的吧?”

    他依旧沉默的笑着。

    “真感谢,你在那场爆炸中救了瑶瑶。看你们现在的关系,在交往?”

    “嗯,是呢。”蓝优不缓不急的点了点头。

    黑炎龙狞笑的磨了磨后糟牙:“你女朋友吸毒,你知道么?又或者,是你叫她吸的毒?”

    “嗯。是我逼她吸的!”

    黑炎龙就知道会是如此,瑶瑶不可能会莫名其妙的染上毒品的,只能是被人强行逼的,或者是诱骗的!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可以回答的如此的直白。

    比奇提示:如何快速搜自己要找的书籍

    《百度书名+比奇》即可快速直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