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争吵

    次日一早。[比奇中文网www.biqi.me 首发]不是所有小说网站都是第一言情首发,搜索+你就知道了。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一张洁白的双人床上,赤裸的女人睡在男人怀中脸上伴着甜美的睡相。

    上翘的睫毛眨动了下,女人微微睁开睡眼,闭上,在睁开,在闭上。白嫩的小脸一紧,她睁大了眼睛望着那紧搂着自己男人的胸肌。

    御傲天?

    不,不……这个人的皮肤比御傲天的要白一些。怎么……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记忆不禁回到昨天晚上,夏任梁把她送到家门口后就离开了,当刚要拿钥匙开门的时候,便有人从背后把自己打晕了,在之后的记忆……就是现在!

    昨天打晕自己的会是夏任梁么?不,夏任梁不是那种人,一定不是!僵硬的抬起头,一颗闪亮的耳钻闯入她的视线内。

    “风,辰逸?!”猛地挣开男人的怀抱,她裹着被子跳到了床下。怎么会是风辰逸?!

    这时,风辰逸被她的惊叫声弄醒,他缓缓睁开眼睛,当看到床下的瑶瑶时,他冷冷的笑了起来:“起的真早。”

    这个世界上,除了家人她最相信的就是风辰逸,他们在一起快三年,他没有任何不轨一直一直都尊重着她,然而现在……

    “风辰逸……你太过分了,我没想到你会干出这么龌龊的事情。你现在简直变成了一个混蛋!”

    “在你心里,我不早已经是个混蛋了么?”他微笑的坐起身,向她招了招手:“昨天的感觉不错,我还想感受一次。”

    混蛋!混蛋!混蛋!瑶瑶快步冲到床边,扬起手就向风辰逸的脸打了过去。

    可当即将落下的那刻,风辰逸稳稳接住了她的手,用力一拽,她仰面倒在了床上。

    “呵,亲爱的瑶瑶,你就那么渴望跟那个男人上床,也不愿跟我上床么?”

    望着他挂在脸上的讽刺笑容,瑶瑶愣了下,听风辰逸话里的意思,他并不知道自己还是……也就是说他们昨晚应该没有发生关系吧?

    “那个男人给了你多少钱?这样,我给双倍,你来做我的床伴。如何?”

    风辰逸在说什么?不觉得这种话太过分了么?“风辰逸,你还真是奇怪。当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跟离诺婷发生了关系;当你现在跟离诺婷在一起了,又回头来找我当床伴,你就那么的享受不忠的感觉么?”

    “我跟离诺婷上床是因为……”愤怒的低吼声停顿了下来,他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冷光:“你爱那个男人?!”

    不爱!对于御傲天她有的只是那纸契约的束缚,可……

    “对。”她做不到在风辰逸的面前坦诚一切,宁愿叫他认为自己是真心爱那个男人的;也不愿叫他知道自己能为了钱跟不爱的人在一起。

    “瑶瑶,我再问你一遍,你爱他?!”冰冷的手扼住了她的脖子。

    瑶瑶清楚的感觉到此刻含在风辰逸眼中的光芒有多么的凛冽:“对!我爱他,你在问一百遍都是这个答案!”

    是他会错意了么?‘辰逸……我爱你;辰逸,我真的真的好爱你……’尽管被药迷乱了心智,可昨夜她在说爱他的时候眼中那真诚、迫切的光芒却是那样的真实。

    也正因为如此,箭在弦上的他选择了悬崖勒马,就跟2年前与她在一起时的感觉一样,他无法破坏如此美好的东西。

    然而此刻……

    “你既然那么爱他的话……”风辰逸一手扼着她的脖子,另一手从床头拿过了手机,躺在她身旁开启了手机的自拍功能。

    “风辰逸,你干什么?”瑶瑶抗拒的去抢夺他手中的手机。

    风辰逸坐起身,单手牢牢将她控制住:“你猜,如果我把这张床照发给媒体,那个男人看到后他还会要你么?

    不可以……不可以,风辰逸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在跟多么危险的男人在一起。一旦这张照片公布于众,她真的不知道御傲天会做出什么事来。“风辰逸,你够了,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瑶瑶,我说过的,我会做你生命里最万恶的男人。我要看着你哭、看着你如何被那个男人虐待!”

    真的么?风辰逸现在真的已经变成如此邪恶的男人了么?不……她不相信。“你不会的,你不会这么做的。”

    “呵,我为什么不这么做?这可是折磨你的最好机会呢。”

    “如果你真想折磨我的话,为什么要隔三差五的去看我的家人?如果你真想折磨我的话,为什么要那么有耐心的陪着他们?辰逸……别这样了好么?”她永远也忘不了妈妈在提起风辰逸时脸上洋溢的安心笑容,妈妈是过来人,看人一定很准,如果不是风辰逸做的那么好,又怎么会打动了妈妈?

    望着瑶瑶含泪的眸子,风辰逸愣住了,可下一秒,他勾唇一笑:“你想知道为什么么?因为,我知道你最在意的就是你的家人,如果不讨好你的家人又怎么能叫你永远记得我?从而没日没夜的折磨着你的神经,叫你无法安心的跟现在这个男人在一起?最主要的是……你知道你妈妈多感激我替你爷爷付了医药费么。既然有人付了钱,我又为什么不去当那个好人呢?”

    感激的心里被现实击碎,风辰逸真的是这样想的么?他变了,看来是真的变了。呵,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她不用背负那么沉重的心情了。“如果这真的是原因的话,谢谢你告诉我这一切,你的确做到了叫我讨厌你!”

    这一刻!

    风辰逸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说这些?可当他得知瑶瑶爷爷医药费的事情后便联想到了那天她来找自己借钱的事情。

    他是一个从来都不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后悔的人,然而,这件事却令他这辈子都成了一种遗憾,不愿面对的遗憾。所以,他希望瑶瑶恨自己,只有这样他才能没那么痛苦!

    ‘咯吱’钥匙打开门的声音。风辰逸下意识的与瑶瑶对视了一眼:“别出声!”快速用被子盖住了她的头。

    “辰逸。”这时,一个年约五十的俊朗男人走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同样气质不凡的男人,只是后面那男人的年龄也就不到三十。但这二人身上所散发的优雅贵族之气却无比的耀眼。</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