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竟然凭空消失了

    “嗯哼?”望着风辰逸离去的背影,谢芷晴把玩着手中那张房卡,嘴角不禁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正人君子有什么用呢,你难道忘记了……开房的名字写的是你的名字么?嘻……”

    天色大亮,这不太大的单身公寓内被充足的阳光所笼罩。【比奇中文网首发www.biqi.me

    宫小曼半个小时前就已经起床了,可一起床就不见了瑶瑶的踪影。

    “怎么回事,人去哪了?!”

    她还想着,瑶瑶会不会是给自己买早点去了,就算真的去买早饭,也不至于现在都不回来吧?!

    ‘咔嚓’听到房门开启的声音。

    宫小曼激动的跑到了门口:“瑶……辰逸!”

    “瑶瑶还没回来么?”风辰逸刚一抵达公司就接到了宫小曼的电话,他撂下所有的工作直接折回了家。

    “没……没有。”宫小曼为难的皱起眉头:“真奇怪了!明明我们俩个睡在一起的,可我一睁眼,她就没了。你说……这人怎么就凭空的消失了呢?”

    风辰逸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小曼,你先等我下。”他查询了自己房间的钥匙孔,又逐一检查了下窗户的位置。很显然,窗口有被撬过的痕迹。

    “辰逸,你在找什么呢?”

    “没,没什么……”风辰逸快速摇了摇头,双手缓缓的插入了口袋内:“小曼,这样,我派人去找瑶瑶,你先回家休息吧,等找到瑶瑶,我就给你打电话。”

    “嗯……也好……不好意思,是我没有看好瑶瑶。”

    “没事的,跟你没有关系。”

    “真奇怪!太奇怪了!怎么可能一个大活人一夜之间就凭空消失了呢。”宫小曼边自言自语的叨咕着,边拿起包离开了风辰逸的家。

    待宫小曼这一离开,风辰逸松了松脖间的领带,缓缓拿起了电话:“lisa,我家里出了点事情,就不去公司了,有什么事叫炎副总处理一下吧。”

    “嗯,好的,风总。”

    挂断了电话,风辰逸把手机丢在了沙发上,身体自然的依靠在了沙发背上:“呵……”紧张的神情渐渐被一抹狡黠的笑容所取缔:“御傲天,你的行动……比我想象的……真是快上了很多呢!”

    一家私立医院的手术室门前。

    御傲天面无表情的坐在长椅上。

    这时,收到消息的龙烨,气喘吁吁的跑到了他的面前。“傲天?!你疯了吗?!”

    “什么?”冷冷的话语落下。

    龙烨急的直冒冷汗:“瑶瑶现在是人家风辰逸的妻子了,人家怀的也是风辰逸的孩子,他们才是正常的夫妻。你不觉得这样做有些太过分了么?!”

    “不觉得!”御傲天此刻的回答是那样的蛮横。

    在龙烨眼中,他不是这样的人,他是理智的、是成熟的、更加是考虑周全的,可是……“傲天,你从昨天开始,情绪就很不对劲了。我知道,你现在只是一时的被愤怒冲昏了头,对不对?就算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十几年了,你无论做什么事,从没出现过纰漏,就算错个一两次,也没有人会怪你什么。我理解你的辛苦,也理解你此刻的无奈。我同样也知道……”

    缓缓蹲在了他的面前:“你的心里有多么多的委屈和苦涩。可是……你、我都知道,既然选择了这条不归路,我们就已经做好了承担寂寞与孤独终老的准备。像我们这种人,如果不站在世界的最顶端,根本不配有妻子、有孩子、有家庭。相信,你也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才会从遇难回来后,慢慢的对瑶瑶放手的不是么?”

    每一个跨入黑道门槛的男人都很清楚自己的结果将会是怎么样的。

    如果不将所有的敌人解决;如果不将所有的仇恨摆平,跟在他们身边的亲人将会承受各种、各样的折磨。

    这就是这些男人的无奈,正如明星也有很多的无奈一样,每行每业都有他们自己的无奈与忧愁。

    御傲天很寂寞、龙烨、寒离殇他们所有人其实都是活在寂寞之中的。纵使有花不完的钱,他们却不能给亲人一个安稳的家,那种痛苦与孤独感,不是谁都能承受的了的。

    可他们就这样的适应了十几年,在这份孤独与冰冷中足足存活了十几年。

    或许,御傲天已经适应了这一切。但瑶瑶的出现,却慢慢的给予了他对未来的渴望,可惜……

    理智的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也清楚的明白,就目前看来,风辰逸才是一个能给予瑶瑶平稳未来的男人。

    套用龙烨的话来说,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御傲天理智了十几年,难免会有松懈的那一刻。

    然而现今,他正是被一时的迷茫遮掩住了双眼!

    “傲天,你清醒一下吧。”龙烨的脸上挂上了苦苦的哀求:“现在,瑶瑶已经认定了你是杀她妈妈的凶手了,但这件事一定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可是……一旦你打掉瑶瑶肚子里的孩子,那么就真的无法挽回一切了。瑶瑶会憎恨你一辈子的!”

    刹那间……

    覆盖在御傲天双眼间的灰暗仿佛逐渐散去,他那双深不见底、洞悉万物的明眸再度恢复。

    起身,快步冲到了手术室,‘啪’的一声推开大门。

    “御先生!”屋子内的医生紧张的看向了门口。

    “都出去。”

    “嗯?御先生,手术不做了么?”医生们迷茫的看向了静静躺在手术台上的瑶瑶。

    他深不见底的眸子一沉:“都出去!不做了!”低吼声落下,医生们紧张的走出了手术室内。

    站在一旁静静看着这一切的龙烨淡淡的笑了起来,他知道,那个掌控万物、时刻都冷静面对一切的帝王又回归了。

    缓步,走到了瑶瑶身旁,看着那张沉睡的小脸,御傲天缓缓拉起了她冰冷的小手,哀伤的笑了起来……

    当我踏上那一条不归路的时候,以为,自己可以就这样过一辈子;但事实证明,我似乎也渴望着一个家庭。

    与你相遇,我以为如果有一天证明你是‘她’的时候,我会给予你一笔钱,给予你无尽的荣华富贵;但事实证明,我更加渴望把你留在身边。

    看着你与风辰逸结婚,我以为你可能很快就会和他离婚;但事实证明,你似乎在慢慢的融入那段婚姻之中。

    我还能做些什么?

    那么多的以为;那么多的失策,我还能为你做些什么?

    除了保你周全,除了叫你得到幸福,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13年前的债,我也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来还给你了,相信,也只有这样,你才会开心,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