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房产大玩家

章节目录 1106.野生的狼和驯服的狗

    “转移矛盾~真是绝妙的主意啊!”

    偏僻村落的小楼里,赵秀娴看着陈晋夸赞道。

    陈晋淡然应道:“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当民众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被欺负了,那么当矛盾和怨气积压到极限,就会产生抗议这种后果。”

    “所以只要有一个拥有足够威望的人站出来说,他会替大家把这个公道讨回来的,那么民众就有了希望,有了期待……”

    “于是至少在这件事的结果出来之前,肯定不会再有抗议活动了。”

    “所以你才让我去联系娄炳章?”赵秀娴玩味道:“你恐怕不知道,在今天之前,他跟我们可是针尖对麦芒的。”

    “而且他出面加入了你的公共专业联盟,意味着接下来他的很多学生和拥趸,都会受到鼓舞而加入……陈晋,你这招一石二鸟,领教了,领教了!”

    陈晋挑眉一笑:“你确定只有二鸟而已吗?”

    “那还有什么?”赵秀娴忍不住追问,但是见陈晋一脸得意却不再说话了,自顾接着道:“今天翔云网络的股票都涨疯了,四大家族的股价却只拉回来20%,一来一去就是30%的损失。”

    “陈晋,你选择假死是正确的。否则李成城再出手,你恐怕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现在还活着,靠的本来就不是幸运。”陈晋严肃起来:“等我再出现,给李成城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再碰我了!”

    赵秀娴抿抿嘴:“等你真的做到了再说吧。对了,你是怎么知道娄炳章这个人的?又怎么能确定他就会加入你的联盟呢?”

    陈晋哼了一声:“如果连这些事情都不知道,我来香江就真是自寻死路了。其实去年拨款计划还在筹备阶段的时候,他就提交过设计方案和资金预算,只不过被无视了而已。”

    “而且他当年被调查,也是被陷害了。如果我表现不出足够的实力,他或许轻易不会出山,但如果我表现出足够的实力了呢?”

    “你想想看,李成城要我死,我不但没死,还活的好好的。他只需要知道这个事实,作为一个敢说话敢做事的人,就不可能袖手旁观。”

    闻言,赵秀娴心中有些震惊,心道这个年轻人究竟还有多少后手没出呢?

    …………

    …………

    对于四大家族来说,形势终于走到了最恶劣的程度!

    虽说今天上午股市开盘之后,针对四大家族的狙击已经渐渐停止下来了,毕竟要对综合市值超过500亿刀的股票进行长期狙击,除了掀起金融风暴之外,没有任何办法能够做到。

    但30%的市值蒸发,已经足够让他们彻骨疼痛了!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经过昨天一天的休整和接洽之后,今天开始……由内陆专案组和香江方面组成的调查组,将就陈晋遇害事件进行调查。

    而调查的主要目标,正是四大家族。更让李成城辗转反侧的是,在赵秀娴的支持以及内陆最高检的要求下,内陆专案组获得了香江的临时调查权。不再说协助和提供意见,而是直接调查!

    香江的任何人李成城都不畏惧,但内陆的人,他却没有丝毫信心。

    另一方面,昨晚娄炳章宣布加入公共专业联盟之后,今天立刻引动了超过数百人也向联盟办公室发来了申请。

    并且娄炳章还以公共专业联盟的名义,公布了第一项公告:拨款计划的设计和预算已经有了粗劣的框架,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提交正式的方案。

    一切的形势,都已经将四大家族逼到了墙角,再没有退路了!

    “李总,调查组的费先生到了。”助理走进李成城的书房通报。

    李成城放下手中的书点点头:“带费先生进来吧。”

    五分钟后,当费喆的身影出现在转角,李成城罕见的亲自起身迎到了门口,面带微笑,坦然而无畏,镇定而坚毅。

    “费先生,你好!”李成城主动伸手:“长途跋涉,辛苦了。”

    费喆也带着笑容与他握手,摇头道:“这一次难得享受了一次专机,辛苦谈不上。听说,专机还是李先生提供的?”

    “应该的。毕竟像我这样的生意人能做的不多。”

    “李先生,那么我们闲话少叙吧?只是一个例行的询问而已,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

    “我一定全力配合!”

    …………

    …………

    马韫坐在陈旧的椅子上,再一次四下打量了小楼里的模样,随后站起身来走到窗口,看着碧波微漾的湛蓝海面,忍不住叹道:“陈总,你在这里还真是惬意,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呐。”

    “我现在毕竟是个死人嘛。”陈晋畅快一笑:“享受一下也是应该的。而且最近一直绷得太紧了,放缓了思维,让我能够更清晰的思考问题。”

    马韫有些期待起来:“那你对目前的局面,有什么新想法了吗?”

    “当然。”陈晋点头:“无论如何,四大家族是不能跨的。”

    马韫先是一愣,情绪有些纠结。要知道他和陈晋冒着生命危险在香江做的这么多事,为的就是**四大家族对香江的资本垄断。

    而垄断一旦被打破,那么看似庞大巍峨的四大家族,覆灭只不过是一瞬间罢了。

    但是他立刻就反应了过来:“因为……香江?”

    “香江”这两个字,代表的并不是香江这个地方,而是……“香江!”

    陈晋叹息道:“不可分割,无比神圣的一部分呐!抛弃和止损从来都是资本家的做法,而我们华夏……从不放弃!”

    马韫也完全感慨起来:“所以,最后我们能够得到的唯一结果,只能是四大家族的屈服而已吗?”

    “这就够了。”陈晋呵呵一笑:“野生的狼是会捕猎的,是要喝血吃肉的。而驯服的狗,只需按时喂狗粮就行了。这其实是本质上的差别。”

    这个比喻让马韫一瞬间笑喷了:“哈哈哈哈~我很喜欢你的比喻。”

    “对了,娄炳章已经把他当时的方案提供到了联盟里,什么时候公布?”

    陈晋想了想,点点头道:“看来……我也是时候复活了!接下来,就是决战!”

    “只可惜,决战将会是我们单方面的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