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九章 国师出手

    狂兽状态的泰坦太强大了,身高近乎五米,全身表皮骨质化,比钢铁还要坚硬,巴掌有门板那么大,一掌拍下来,重逾百万钧,跟一座小山似的,竟将叶天劈出的日月巨剑给拍飞了。

    而他也没得到好处,毕竟日月神剑是一柄绝世宝兵,锋锐无匹,他拍出的手掌被一切为二,血水如泉喷涌,场面血猩到了极点。

    嗷呜!

    凄厉的怒吼声,高亢悠长,像擂动的天鼓震慑人心,无形的音波如潮水席卷,方圆几十丈地面都在泥土翻飞,落叶如雨,一棵棵树木被撕裂掉了表皮,就仿佛在接受炮火洗礼一般,惨绝人寰。

    这等霸绝的音波之下,便是宗师都要饮恨,但是叶天并不畏惧,没有丝毫的不适。莫说他穿着雷霆战衣,就是光着屁股,也能承受这等强度的音波,毕竟他是混沌金身体,近乎不朽,强大到让人发直。

    一手巴掌被削断后,狂兽泰坦暴怒到了极点,另一只手握成拳头,直直的就轰了下来。

    轰隆隆……

    音爆如雷,虚空震颤,磨盘大的拳头横空而出,带起一道冷热混杂的混沌气流,冰与火在拳尖上融合,让一片虚空不稳定,像一枚超大号的炮弾般轰向叶天的面门。

    狂暴泰坦的拳头有叶天的半个身子那么大,会给人生出一股无法撼动之感,让人心悸。

    可叶天却是面不改色,双腿如铁柱,立地生根,握紧了右拳,对着磨盘大的泰坦巨拳迎了上去。

    “他疯了吗?”

    所有的人都不敢置信,认为他疯了。

    毕竟,两人的差距太大了。

    一个是正常人类,身高不过一米八出头而已,而另一个是狂兽化的人类,身高近乎五米,两人的体型相差太悬殊了,就像幼儿园小朋友和成年大人的差别。

    他们的拳头更是存在很大的差距,一个是普通人的拳头大小,另一个是磨盘大小的拳头,就好比乒乓球和篮球的差距。

    但是,当叶天身上的气势爆发出来,一切就都不一样了,没有人敢再小瞧他。

    就见,他通体发光,金辉缭绕,战气澎湃,如同一尊顶天立地的战神,小小的身体内蕴含毁天灭地的能量。

    他挥出的拳头更是爆出万丈金光,像是一轮小太阳那般璀璨,又如同是战神轮动起的战锤,要将天空锤出一个窟窿。

    轰隆!

    惊天动地的爆响声中,一片天地爆动了,仿佛是火星撞到了地球,方圆十丈的地面塌陷,方圆百丈的地面开裂,爆起一道冲霄的烟尘,遮天蔽日。

    喀嚓嚓!

    骨裂的声音。

    噗噗噗!

    血水喷溅的声音。

    嗷呜!

    狂兽泰坦凄厉惨叫。他的拳头消失不见了,化作漫天的血泥和碎骨,整条手臂也断裂成了几节,弯曲扭折得不像话。

    “明明知道我的双手能金属化,还要和我比拳头,你这不是自找的吗?”叶天冷笑着说道。

    他的拳头如神金一般,金光万丈,璀璨耀眼,给人一种不朽之感。再加上他的混沌金身彻底开启,战力急剧提升,神力无穷尽,不论是肉身的强横,还是力量的大小,都在狂暴化的泰坦之上。

    嘭!

    叶天猛地再一跺脚,整个人像闪电一般冲出,对着狂兽泰坦的一条铁腿,再次轰出狂暴的一拳。

    “小心!”郑东傲大声提醒。

    可是,已经晚了,狂兽泰坦太大个了,行动难免迟缓,而且一只手被削成两截,另一只手被暴成血泥,正凄厉惨叫着呢。

    嘭!

    天地大碰撞般的巨响声中,狂暴泰坦的粗壮大腿瞬间爆碎,化成无尽的血泥与碎骨。

    由于叶天挥拳的方向有一个倾斜的角度,由下往上,狂暴泰坦的大腿爆碎后,滔天拳劲并未消失,而是海啸一般往上推近,腹部,胸腔,……

    嘭嘭嘭……

    拳劲过处,狂兽泰坦的半个身子在炸裂,无尽的血水狂喷,就像火山喷发时喷涌的岩浆一般,骇人之极。

    轰隆!

    狂兽泰坦一头栽倒在了地上,震得地动山摇。

    他很顽强,还活着,但是伤势太重,已经无法做出有效的反抗了。

    “去死吧!”

    最后一拳,叶天轰向他的头部,要结束他的生命。

    “少年,杀人不过头点地,他已经很惨了,还望你能手下留情!”郑东傲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不行!”叶天声色俱厉的拒绝,“如果我今日战败,你觉得他会放过我吗?金家会放过我吗?”

    “放了他,算老朽欠你一个人情。今日一切事宜,就此揭过!”

    “你算什么东西,说揭过就揭果?”

    “哼,不知进退,不懂取舍,那就别怪老朽出手了。”

    锵地一声,一道寒光闪现,一柄黑色的战戟直刺而出,伴着滔天的杀气。

    轰隆!

    惊天的脚步声传来,地动山摇,一个老者的身影出现在了场中。他手中的黑色战戟猛烈扫动,拉出重重幻影,带起一道滔天的血雾,发出阵阵尖锐的铿锵之声。

    对着叶天的方向,战戟猛地一刺。

    嗡!

    如怒龙出渊,虚空中传出剧烈的爆鸣之声,仿佛天雷炸裂,无尽的森寒气扑面而来,冰寒彻骨。

    “少年,你的杀性太重了,这样下去很危险。”

    “所以呢?”

    “为免祸害这个世界,所以你还是去死好了。老朽不才,勉为其难代天行罚,送你上路。”

    “好一个虚伪的人,你个老东西怎么不去死?”

    “我不能死,这个世界还需腰我。”

    锵地一声,虚空现出一道裂痕,一柄黑色的战戟直刺了过来,对着叶天的眉心。

    日月神剑被狂兽泰坦打飞,叶天手无寸铁。

    当!

    叶天点出一指,打在了战戟的戟尖之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

    “咦?金刚指吗?”

    郑东傲震惊,眉头微皱。他不敢相信,叶天的手指这么坚硬,竟然敢硬撼他的战戟。

    紧接着嘭地一声响,一股恐咘的指劲从战戟中传到他的手上,震得他虎口迸裂,身体直往后退。

    仅仅一击,郑东傲就落入了下风。叶天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