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你想借刀杀人?

    一秒记住【看书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顾青青听到白金堂来了,很是生气,觉得白金堂是跑来耀武扬威,故意气我。

    但我却知道,白金堂不是那种人,他的举动很多时候看起来漫不经心,但实际上背后却暗藏玄机。

    相比以前遇到的独孤景明,虽然势力身份弱了很多,但给我的压力却反而更大。

    顾青青哪有心情和我开玩笑,被我摸了一把小脸蛋,立刻嗔怒地一巴掌将我的手拍开,娇喝道:“跟你说正经的呢,又嬉皮笑脸,我没心情和你开玩笑。”

    我叹了一声气,伸手环住顾青青的腰,说:“老婆,他那个人不要看得太简单,也许另外有目的。”

    此次前往临州,应该是绝密,一般正常来说,他应该悄无声息的离开,可是家伙却反其道而行之,大张旗鼓地跑来向我道别,好像生怕我不知道一样。

    顾青青说:“你最擅长这种斗心眼,那你说说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略一沉吟,说:“不外乎三个原因,之前白金堂和我在刑铭的灵堂见过面,他说了一句奇怪的话,说什么冷枪,看来他还是比较警惕,对我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其二,来了护国神王府一趟,就是要告诉大家,我知道他的行踪,西部是我和顾家势力范围,如果出事,我们也脱不了关系,其三,这也是一种警告,他既然高调的来,无疑等于告诉咱们,他那儿有所防备,我们要想用一些阴暗的手段可得三思而行。”

    顾青青失笑道:“只是来见你一次,背后就有这么多弯弯道道?”

    我笑道:“人心最是难测,老婆,你要学的地方多着呢。”

    顾青青嗔道:“你就臭屁吧。那你到底见还是不见啊?照你这么说,其实也没必要见他。”

    我笑道:“见,为什么不见,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好对手,不好好玩玩怎么行?不过就算要见也没那么容易。”

    顾青青诧异道:“你又有什么鬼主意?”

    我轻笑一声,对门外的谢七吩咐道:“谢七,你告诉白金堂,就说我还有些紧急的事情必须马上处理,请他到客厅等一等。”

    谢七说:“是,羽哥。”

    顾青青听到我的话,嗔道:“还以为你有什么高明的把戏呢,原来又是这种低级手段。”

    我笑道:“低级手段也没什么不好啊,简单直接,最主要是让白金堂等,我很爽。”

    顾青青羞嗔地道:“我儿子以后要是像你,我非打死他不可。”

    我呵呵笑道:“像我才好啊,至少不会那么容易吃亏。老婆,还有时间,不如咱们……”

    顾青青登时失色:“你……你想干什么?陈小羽,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

    半小时后,我才心满意足地出了房间,一只鞋子跟着从里面扔了出来。

    “陈小羽,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滚!”

    顾青青很气愤。

    没办法,就算要白金堂等我,也得掐一下时间,免得白金堂今晚去不成长平,所以我就提前出来了。

    白金堂在客厅里,一副淡定的样子,如老僧入定一般,这份定力,也是我很少见到的,原本已经是西门长生面前第一红人,自然有些心高气傲,若是其他人被人这么晾了,肯定会生气,可这家伙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与白金堂一起来的皇家护卫营的人个个都是有些不满啊,护国神王虽然地位尊崇,可也不能太过分,居然让白先生在这儿一等就是半小时?

    我踏入客厅,立刻挤出满脸的笑容,笑呵呵地先说道:“哎呀,白先生,实在是有重要的事情必须马上处理,所以让白先生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白金堂站了起来,微笑道:“护国王言重了,等护国王是应该的,护国王不用特别解释。”

    我点了点头,走到白金堂旁边的沙发坐了,说:“白先生请坐。”

    白金堂说:“谢谢护国王。”

    我随即看向白金堂,说:“白先生大晚上的来见我,应该是有事吧?”

    白金堂说:“我这次是来向护国王道别,并且向护国王请教。”

    我笑道:“白先生今晚就要去西部了吗?”

    白金堂说:“是啊,这次关系重大,我感到很大压力,生怕处理不好,会对星耀造成无法估量的影响。”

    我笑道:“白先生那么能干,我相信白先生到了临州,一定马到功成。”

    白金堂说道:“护国王抬举我了,论关系和交情,谁也比不了护国王,本来护国王应该是最佳人选,只是星耀正值多事之秋,镐京一天都离不开护国王,所以陛下只能让我代护国王去一趟临州了。”

    我呵呵笑道:“白先生也不用解释,我心里明白。”

    白金堂说:“征东王和护国王关系非比一般,同时江原陈氏和征东王府又是世交,应该对这次说服征东王有很多见解,还请护国王提点一下我,免得我到了临州出什么差错。”

    我说道:“星耀不打折扣,全盘接受征东王提出的条件,问题应该不大,白先生尽管去,一定很快凯旋归来。”

    白金堂说:“还有一个难题,听说现任铁狮卫大统领恒元亲王姬免亲自到了临州,重新组建铁狮卫在临州的网络,这次去临州还是有点危险啊,若是被铁狮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护国王也曾担任铁狮卫南院统领,应当对铁狮卫有所了解,不知道能不能提点我一下啊。”

    我呵呵笑道:“我在铁狮卫担任南院统领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铁狮卫已经连换了三个大统领,变成什么样我也不清楚。且恒元亲王姬免组建的网络是全新的,我也不清楚。所以,这次去临州,白先生还是得小心谨慎才是。”

    白金堂点了点头,说:“看来临州真是一个凶险之地啊。”

    我笑道:“白先生若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白金堂说:“为星耀,为陛下,就算再凶险我也绝不会皱下眉头。”

    我说道:“像白先生这样的人可不多了,白先生真是难得。”

    白金堂看了一下手表,旋即说:“护国王,时间差不多了,我得走了。”

    我说:“白先生有重要任务,我也不挽留了,提前祝白先生一路顺风,马到功成。”

    白金堂说了一声谢谢,随即要我不用送他。

    我当然不会送他,只是口头上客气了一下而已。

    看着白金堂走出大门,我的眉头就紧紧地皱了起来。

    谢七看着白金堂的背影,满头雾水地道:“这人到底想干什么啊?来这儿等了那么久,就只是说几句话就走了?”

    我说道:“这人有些看不透,不过也不需要太担心,征东王那儿不可能答应归顺星耀,他这次去临州只是白跑一趟。”

    谢七呵呵笑道:“还是羽哥英明,他虽然也有些厉害,不也被羽哥耍得团团转?”

    我说道:“这也不能怪他,谁能想到我的真正目的?”

    回天启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现在已经是星耀顶级的护国神王,一般人怎么可能会想到我竟然会放着好好的护国神王不做,想要跑回天启。

    随后谢七发现我又在思考问题,再次好奇道:“羽哥,你又在想什么?”

    我看着大门外的黑漆漆的夜色,说:“谢七,你说要是有人暗中通风报信,告诉铁狮卫,星耀的代表到了临州会是什么结果?”

    谢七听到我的话登时一震:“羽哥,你想借刀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