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章 你敢抛下我?

    “柴导说这部戏很多吊威亚的打戏,你恐高,真的没问题吗?”

    从休息室出来,乘坐在电梯里,王艳有些担心,别人不知道,她却很清楚,季夜明有轻微的恐高症,所以以往办演唱会时,她都尽可能不设计类似空降这类的设计,避免影响他的发挥。

    “安心啦,艳姐。”

    她孪生弟弟因为小时候的事有轻微恐高症,但她可没有,吊威亚对她来说并不难,可她没拍过戏,对踩点之类的不熟,这才是她比较头痛的一点。

    “……”

    王艳眼底闪过诧异,看了旁边帅气阳光的季夜明一眼,总感觉这人跟三年前不一样,可她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变了。

    “艳姐,你先回去。”

    收起拿在手里的手机,对正在启动车辆的王艳说道:“我有点事出去一趟,你不用送我了。”

    “好,你自己小心一点,最好别被人认出来。”

    放在三年前,王艳绝对会追问到底,她那时也确实是那么做的,但现在不同了。

    面对这张同样阳光帅气的脸,她却已经完全看不透他。

    直到现在,再一次成为他的经纪人,为他拿到剧本,陪他签下合同,一切都非常顺利,顺利的她感觉不真实,偏偏又真实的发生了,而促成这一切的是季夜明。

    不知怎么的,她就改变了以往与季夜明的相处方式,给了他足够的自由和信任。

    “我有分寸。”

    没分寸的人是那个混蛋。

    摆摆手,将手里拿着的鸭舌帽扣在脑袋上,压低了帽沿,遮住大半的容貌,往地下停车场e出口方向跑去。

    “嘭——开车!”

    看到熟悉的车,季夜凝拉开车门,将自己摔在后车座上,凉凉的丢下两个字,看也不看旁边坐着的那人。

    “还生气呢?”

    好笑又好气的看着季夜凝,景少容挪动了一步,凑近她,伸手碰碰她的胳膊,低喃出声:“我向你赔礼道歉,请你吃饭,原谅我,好不好,夜凝?”

    这个狠心的人,明知他会担心,却消失了整整三年,一个音讯都不给他。

    若不是这次恰好碰上,以他的了解,这人绝对还不会联系他,景少容就没见过比这个女人更狠心无情的人。

    有些经历,一次就够了,再来一次,饶是他也承载不住。

    为了将这人牢牢的绑在身边,景少容是不介意耍些小手段的来打碎她那冷硬的外壳。

    “去哪?”

    三年不见,这人还是一如既往地了解她,总是懂得用怎样的方式来让她心软,季夜凝叹口气,收回看窗外风景的目光。

    “暮色。”

    对上季夜凝投递过来的无奈眼神,景少容轻松口气,报出一个地址。

    “换个地方。”

    几乎没有犹豫,季夜凝以不容商量的语气反对。

    “你在怕什么?”

    要知道暮色对他们两人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几乎每一次他们相见都会去暮色,在接到人的时候,景少容近乎本能的选择了暮色,在那里能让季夜凝放松,更有利于他从她嘴里探出答案。

    他太想知道这个人消失的那三年去了哪里,又经历了什么。

    最重要的,还是她因为什么原因,不跟他有任何联系。

    对于这一点,景少容一直耿耿于怀。

    一切他都计划好了,却没想到,实施起来的第一部就出了问题,景少容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太好看起来。

    “我不怕什么,只是不适合。”

    季夜明从没在公开场合说过他有个孪生姐姐,她也从没在人前提过有弟弟的事,除了他们信任的人外,应该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人是孪生姐弟的关系。

    但三年前,她在豪华游艇上出事,随即就有人栽赃陷害夜明,还对他痛下杀手,若说两者之间没有丁点联系,除非她季夜凝傻了才会相信。

    更让她疑惑困扰的,还是那人竟然避开了她和景少容两人的保护网得手,还不留下任何线索。

    也正是这一点,让她知道那隐藏在背后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这次故意选择用夜明的身份重新出现在大众面前,就是为了引蛇出洞。

    敌暗我明,异常危险,她为了找到弟弟的踪迹可以以身犯险,但她绝对不愿意将景少容也拉进这潭浑水中,随时有性命之危。

    “你想撇开我?”

    微眯起双眼,紧盯着季夜凝,景少容墨绿色的眼眸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我不想你有危险。”

    没有否认,季夜凝移开视线,淡淡然的说道:“这件事你不要插手,在我解决之前最好也不要跟我见面。”

    若不是太了解这个男人有多难缠,这次她都不会来赴约。

    “季,夜,凝。”

    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手毫不客气的掐住季夜凝的下巴,逼迫她看着自己,景少容面色阴冷的盯着她,开口逼问:“你敢抛下我?”

    混账女人,谁给她的胆子?

    抛下他自己去以身犯险,看来是完全忘了她是谁的女人,还忘了他是什么人,这么质疑他的能力,果然他太纵容她了,得给她点教训长长记忆才行。

    “少容,我……唔……”

    还没来得及将准备好的劝说词说出来,就被景少容封住了唇,瞬间一句话都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