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音音?”走了一个男主角,就问另一个女主角嘛,和雨晴的八卦之魂此刻正在熊熊燃烧。

    “怎么了?这个骨架是这样卸下来的吗,雨晴?”林音也开始上手拆卸帐篷。

    “对,是这样拆的。”

    “不过你不打算跟我说说~刚刚,在帐篷里面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吗?”和雨晴满脸期待的看着林音。

    “刚刚?没发生什么呀!”林音有些略带迟疑,刚刚那样令人尴尬的事情就不要知道了吧!

    “真的没发生什么?”和雨晴看着林音明显红了起来的脸,再次追问。

    “真的!”这次林音就镇定多了。

    “嘿嘿!”和雨晴就那样笑眯眯的看着林音,她知道林音害羞了。

    其实林音不说她也是知道的,因为,她看见了。。。

    林音进去之后,和雨晴内心的八卦小分队就上线了,但是偷听吧又是一件很不道德的事情。

    所以她就在外面一直纠结着,直到~里面发出一声惊呼。

    这可把外边的和雨晴给激动的呀,啥都顾不上了,拿着手上刚拆下来的架子,直接就爬到帐篷门口。

    和雨晴做贼似的,偷偷的掀起来一个小口,看见林音一脸羞红的趴在习景山的胸膛上,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哈哈哈哈(?w?)hia。

    ………

    “来,我来弄吧!”

    正在和雨晴一脸陶醉的回想刚刚发生的情节时,就被习景山乱入的声音给打断了。

    和雨晴蹲在一旁,也不吭声,不露声色的在他俩之间来回扫视,心里却开心的要死。

    “哦~那你拆,我跟雨晴往袋子里装吧。”林音根本都没有抬起头来,因为不好意思直视他。

    “哎呦,好甜呐!”和雨晴突然看着他俩说了出来。

    “啊?你吃着糖呢?我也要吃。”林音以为和雨晴背着她偷偷吃糖了,伸出来手就要往她口袋里掏。

    “没有啦,哪来的糖,你应该跟习景山要,他肯定有。”和雨晴无奈的一把拍开了林音的手,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呢!

    “我…”林音想跟和雨晴说刚刚发生的事,但是她又怕和雨晴这个八卦的,瞬间爆炸。

    ………

    “大家好了吗?要出发啦!请到吃饭的地方集合。”

    “大家好了吗?要出发啦!请到吃饭的地方集合。”

    “………”

    “老师,您这喇叭玩的可是666啊!”班里有个叫李波的,带着同学们瞎起哄。

    “对啊,老师。”

    “嘿嘿,这比较省劲,大家也听得清楚,一举多得嘛!”

    乔绍文看着这些年轻有活力的孩子们,发自内心的高兴。

    “一会儿啊咱们就沿着这条小道往上走哈,这个山比较陡,大家都注意照顾一下身边的同学啊!”

    “我们是一个班集体,一定要互帮互助的。”

    乔绍文在那吧啦吧啦不停的说,大家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他身上。

    同学们一个个傻愣愣的看着不远处那个没有山路的路,老师,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老师,这哪有路啊,您能仔细看看吗?”柳燕儿有些不耐烦的看着乔绍文,能说点儿有用的吗?

    柳燕儿本来就不想来军训,搞得一肚子火。

    “世上本无路,走的多就变成了路,路都是靠人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乔绍文看出来了这位同学的不耐烦,但是军训就是刻苦训练你意志力的时候,必须要来。

    “我带头走,后面的跟上。”乔绍文看了看大家,必须要把这种不怕困难的风气树立起来。

    果然,乔绍文一走,大家也跟着往前走,几乎没有人去抱怨他,柳燕儿则是看见大家都走了,只得跟了上去。

    林音,和雨晴,习景山他们三个走在中间靠前些的位置。

    “音音,你说这个柳燕儿事儿怎么这么多啊,她不想来可以不来啊,来了又找事儿。”林音跟和雨晴扶着一起往前走。

    不知道为什么,和雨晴就是不太喜欢她,或者说看不惯她这个人。

    “雨晴,小声点儿。”林音看了看周围的同学们。

    “被别人听见了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我讨厌她还不让人说了呢!她要不想在这儿赶紧走呗!”和雨晴就是这种直爽的性子,啥事儿藏不住。

    “啊!”

    “老师,不好了,柳燕儿摔下去了!!”

    “老师,老师!!”

    “天呐!老师!!”林音和雨晴有些震惊的对视一眼。

    “怎么回事儿?”乔绍文听见同学们的呼喊,什么都顾不上了,一个劲的往下面跑。

    学生要是出事儿了,他这个当老师可是要愧疚一辈子的啊!

    “先扶住她别动,我打电话,打电话给,给120,先别动她。”

    乔绍文双手有些微颤,解开锁,按下了120。

    “喂,您好,我们这边有同学受伤了,摔伤,您可以尽快派救护车来一趟绿背山吗?”

    “对,谢谢,谢谢,我们在山脚下等你。”

    “来,来,同学们帮忙把柳燕儿移到我背,哎,好。”乔绍文慢慢的背起了柳燕儿,一步一步的往山脚处走。

    “她,不会有什么事儿吧?我,我。”和雨晴看着柳燕儿,有些不好意思。

    “音音,我,我,我刚刚不是故意说让她走的,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啊!”和雨晴很自责,她觉得是她自己的乌鸦嘴害的。

    “跟你没关系,你以为你是神仙啊,想让谁倒霉谁就倒霉?”

    “要真是这么神,我天天给你上香,把你给供起来。”

    林音拉住和雨晴的手,跟她开玩笑,这件事跟她没关系,不能让她自责的。

    “供她干嘛?保佑你天天考试倒数第一?你应该供我好不好,林音。”习景山居然也罕见的过来插嘴安慰和雨晴,虽然还是嘲讽。

    “习景山,你会不会说话。”和雨晴正伤心呢,就听见了他这欠揍的声音。

    “会呀!”

    “我把你俩都给供起来,都是大神,我先过去看看。”

    林音说完往前走了一小段距离“班长,刚刚柳燕儿是怎么回事儿!”

    “我也不知道,就听见后面有同学在喊,然后我才知道好像出事儿了。”

    宋朝也不太清楚刚刚发生的事情,因为柳燕儿走的靠后,所以很多人都是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