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一百二十章

    “老板,小老板已经到地方住下了,跟那个习景山一个房间。”一个人躲在墙角处打电话汇报情况。

    “嗯,他这一路上有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电话那边的人喝了口茶。

    “没有,一切正常。”报信的人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挺正常的。

    “好,继续看着,注意他的安全。”

    “是,老板。”

    另一边,林音跟和雨晴躺再一块儿,说着小姐妹之间的八卦。

    “音音,你觉得习景山怎么样啊?”旧话重提,黑暗中和雨晴偷偷的看着林音的表情。

    “景山?怎么又扯他身上了呢。”林音有些纳闷儿。

    “哎呀,这不是无聊嘛!你快说,人怎么样?”和雨晴又催了催林音。

    “可是,咱们从小一块儿长大的,他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嘛!”他们三个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吧,对彼此了解很深的。

    “嗯~那我换一种问法,你觉得习景山以后有女朋友了,结婚了,有孩子了,是什么感觉?”和雨晴眼睛眨都不眨,等着林音的回答。

    女朋友?结婚?生孩子?林音陷入了沉默,她有些无措,嘴巴动了动,却不知道该跟和雨晴说什么,这些事情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一直认为他们可以一直这样无忧无虑下去的。

    “音音?音音?你怎么不说话?”和雨晴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林音的回答。

    “雨晴,我好困啊,咱们明天再说吧。”林音装作迷糊的样子,吐字不清的说了一句。

    “好吧,那咱们睡吧。”和雨晴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林音翻过身去,看着床户外面的城市的亮光,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流下了一滴眼泪,连忙伸手抹去。

    这一夜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

    第二天早上起来,因为没有睡好,林音整个人都有些无精打采的。

    “扣扣~扣扣~”

    林音忍住睡意,翻身下床去开门。

    习景山“……”目瞪口呆的看着林音。

    “林音,你,你昨天晚上出去偷狗去了?怎么这个样子?”习景山忍住笑把林音推到一旁的镜子前,林音闻言抬头看去。

    “嗯?”林音赶紧捂住自己的脑袋。

    天呐,头发乱的跟鸡窝一样,跟杂草似的,林音赶紧冲进了洗手间。

    “额,和雨晴已经下去吃饭了,她说叫你叫不醒,那个,你,你洗完了下去吃饭啊!”习景山不好意思的咳了咳,敲了敲洗手间的门,冲着里面的人说到。

    “好,马上就去。”林音焦急的用水洗了个头,洗脸刷牙,十几分钟就给搞定了,头发给吹了个半干,拿着房卡就下去了。

    “音音,你终于来啦,快过来吃饭。”和雨晴看见林音下来了,赶紧冲她招手。

    “好,哎?你们都吃完了?”林音看桌子上就她面前有早饭。

    “对啊,我们都下来好久了,叫你也叫不醒。”音音可真能睡啊!

    “我跟你说,音音,咱们一会儿就要去岭山了,习景山说他们山上有民宿,咱们可以直接住在山上,好开心啊,我还从来没有在山上住过呢!”和雨晴说着一脸激动,对今天的行程充满了期待。

    “咱们军训的时候不就住山上了。”习景山淡定的喝了口水,提醒了和雨晴这个事实。

    和雨晴“……”

    “习景山,你怎么那么会扫兴呢!”和雨晴十分无奈的看向了习景山。

    “那没办法。”习景山摊了摊手,我本如此,你奈我何。

    和雨晴“……”脸皮真厚!

    林音静静的喝着自己面前的粥,不说话,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大风大雨的……”和雨晴在外面疯疯癫癫的跑着。

    他们几个正在往火车站广场那边走,那边有去岭山景点的大巴车。

    “那个好像是,和雨晴!”习景山看见了,那辆车好像正准备发车呢。

    “走,小跑两步。”说完几人就朝着那辆车跑去。

    “师傅,你这车满员了没?”和雨晴本来就走在他们前面,到的也更快。

    “还没有,你们几个人?还是就你一个?”司机师傅往后面看了一眼,大概还有七八个空位呢。

    “四个四个。”和雨晴连忙说道。

    “上来吧。”

    “音音,习景山,连江,可以上车。”和雨晴冲着跑过来的几人说到。

    “好。”

    几人上车给钱买了票,依次坐在了同一排的座位上,左边两个,右边两个。

    “哎呦,这一天天的,人在囧途啊这是。”连江跑的大喘气,坐在座位上才终于踏实了下来。

    “哈哈,其实也挺好,在学校可不会有这种感受的,权当是我们的人生体验啦!”林音笑了笑,她觉得还挺新鲜的。

    总比在学校,一直平平淡淡的学习好吧,哦,虽然说她喜欢学习。

    “那倒也是,就是太累了,昨天到今天,马不停蹄。”连江瘫在座位上,准备睡觉,头一歪就靠在了习景山肩膀上。

    “别靠我身上。”习景山一脸嫌弃的连江的脑袋推到了一边。

    “景山~靠玻璃太颠了。”连江撒娇都用上了。

    “咦~连江,你好好说话!”给习景山肉麻的忍不住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哈哈哈……”林音跟和雨晴在一旁看的一脸开心。

    当然,因为习景山男男授受不亲的理论,连江到最后还是靠着玻璃睡着的,虽然一路颠簸一路醒。

    “同志们,岭山到了,大家去了注意不要乱扔垃圾,保护我们的环境啊。”下车的时候,司机师傅不忘跟大家叮嘱,保护环境,从我做起。

    “这里就是岭山啊,好高啊,都有云雾啦!”林音看着庞大的山脉,忍不住惊叹。

    “咱们怎么上去啊?爬上去?”连江一脸惆怅的看着一眼望不到顶的大山,这要是爬上去,小命都要给爬没了吧!

    “你傻了吧你,那不是有过山缆车嘛!”和雨晴看傻子一样看着连江,还好心的伸手给他指了指不远处的缆车。

    “哦~呵呵,这不是云雾太大,没看清嘛!”连江尴尬的笑了笑。

    “嗯?不行啊,我有恐高症。”连江突然表情都僵硬了,他刚刚想起来,他好像有恐高症。

    和雨晴“……”

    “那你看看你是想自己爬上去呢?还是想坐缆车上去呢?”和雨晴给了他两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