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

    第一百七十章

    习景山生气的拿过了林音手里的粉红色信封直接撕碎扔进了垃圾桶,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气愤的把别人的东西毁了,不好意思。

    林音“………”唉~他生气了,不好哄啊!

    和雨晴“………”我去,原来在音音面前习景山还是有硬气时候的呀!

    连江“………”怎么我就出去上个厕所就成这样了。

    接下来放暑假后的一段时间,习景山跟林音就像是不认识一样,从家里出来碰见也不说话,从来不打招呼。

    其实也不是不说话,只不过林音跟习景山打招呼,习景山就像是完全看不见她一样。

    这一天,林音跟和雨晴她俩约着在商场的奶茶店见面,和雨晴到的时候就看见林音拿着吸管在奶茶里面搅呀搅的,看起来心神不宁的样子。

    “你怎么了?”和雨晴这话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突然意识到还是习景山那个事儿,哎呀,你说她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林音闻言幽怨的抬起头看向和雨晴“雨晴,你还问,还不是情书那个事儿,啊~习景山已经好久都没有理过我了。”林音苦恼的抱住自己的脑袋。

    “真的?”和雨晴有些不太相信,习景山那货看见林音不理,这她还真是不相信。

    “我骗你干嘛?”林音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哎呀,那这不对劲儿啊,习景山这次怎么这么生气?”和雨晴真是纳了闷儿了,习景山这厮谁都可能不理,就是不可能不理林音啊,难道是…另结新欢了??

    “我去!”和雨晴想到这里大声的拿了出来,把正在发呆的林音给吓了一跳“大姐,你这一惊一乍的干嘛呀!”

    “哎呦,你先别说话,我好像想到了他突然不理你的原因。”和雨晴神秘一笑,故作高深。

    林音闭上了眼,气的只想给和雨晴一拳“大姐,这都什么时候啦,你还在这儿吊我胃口,快说呀!”

    “嘿嘿,我觉得啊他一定是找到了可以代替你的某种东西。”和雨晴觉得习景山有可能是找到了一个比林音还要好的姑娘,然后就不想理林音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有点替林音着急“不是,你不在习景山跟前晃悠,出来喝什么奶茶呀你!”

    “……不是你叫我出来一起喝奶茶的吗?”林音只差没把这口奶茶吐和雨晴脸上,你们瞅瞅啊,她这说的是人话吗?明明是她把她给喊出来的。

    “是我吗?”和雨晴懵逼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她怎么不记得了“哎呀,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走走走,赶紧跟我一起去他家做客。”

    和雨晴这性子向来说风就是雨,把钱放在桌子上,拉着林音就要往家走。

    “哎?去他家干啥?他又不想见到我。”林音不太想去,看见她就当看不见,该死的习景山,她也很伤心的好不好。

    “就是因为这样咱们才要去他跟前晃悠啊,刷一刷存在感。”俩人坐上出租后,和雨晴就不停的给林音讲一些爱恨情仇的故事,就是为了激起林音对这件事的重视。

    林音“…………”在车上,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和雨晴看着林音这睡着的傻样儿,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

    “扣扣扣~扣扣扣~”

    “你们怎么来了?”习景山一打开门就看见林音跟和雨晴站在他们家门口,他淡淡的扫了林音一眼,就站在门口,也不说给她们俩让个地方。

    “哎~我说习景山,你懂不懂待客之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听说过没?”和雨晴直接过去挤开了习景山,拉着林音就进去了。

    习景山“………”不请自来,更不是为客之道。

    “我跟音音啊,这么多天没见你,有点儿想的慌,所以呢就过来看看你老人家。”和雨晴面不改色心不慌的编着瞎话。

    习景山听见这话,几不可见的抽动了下嘴角哪儿有,今天早上出去扔垃圾不还见了吗?只不过不知道怎么开口罢了。

    “说吧,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习景山出去拿了两瓶果汁放在她俩的面前。

    “额~我就是想问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有的比较亲近的人啊或者是物件儿什么的?”和雨晴尴尬的冲着习景山笑了笑。

    “嗯~好像有吧。”习景山思考了一下,人没有,动物嘛倒是有一个。

    “是什么?”和雨晴尖叫了一声,这个习景山,要是真的敢给她弄个什么找女朋友出来,绝对不能放过他。

    “诺~就那个。”习景山努了努嘴,指了指他屋门口的小窝。

    和雨晴凑近一瞧,石化了“你这…你这不是乌龟吗?”

    “对啊,乌龟,我前几天刚刚弄回来了。”习景山看着里面的几只小乌龟,忍不住笑了笑,这这个乌龟也是挺可爱的。

    和雨晴“………”哦~呵呵~

    “咳咳~咳咳~咳咳……”和雨晴不停的咳嗽,给林音使眼色奈何林音这队友就是不理解她的意思。

    “雨晴,你怎么了,感冒了,老咳嗽干嘛?”林音一脸迷茫的看着不停眨眼的和雨晴,奇怪了,刚刚在外面不是挺好的嘛?

    和雨晴“………”噗~吐血,谁都别拦我,我要把这个猪队友给扔出来。

    “和雨晴,你还有事儿没事儿了,没事儿赶紧走,我正学习呢!”习景山已经看出来和雨晴是装的了,他又不傻,看和雨晴这样子就知道了。

    “嘿~来者是客,怎么还有你这样赶人的呢?”和雨晴叉着腰,不满的看着习景山,真是~这么多年了,一点儿绅士风度都没有。

    “你不是客,你是不速之客,行了啊,没事儿赶紧走,别打扰我学习。”习景山丝毫没有手下留情,推着林音跟和雨晴就把她俩给慢慢的推到了门外面“咔啪~”

    “门关了??他…他居然……”和雨晴一脸震惊的看着她俩面前被关的死死地大门,嘿,这个习景山啊,最近真是长胆子了。

    “咱们走吧。”林音默默的看了一眼,在心里叹了口气,看来景山还是在生气,可是他到底在气什么呢?

    “咱们可不能走啊,这家伙简直快要飞天了我看。”和雨晴就是不走,坚持站在习景山家门口,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