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北周小跟班

章节目录 第六章 翻墙出逃

    好舒服啊,好久没睡的这么舒坦了。陈定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的下了床,推开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不错,艳阳高照是个好天。今天都日上三竿了,也没人来打扰哥睡觉,看来受老板器重还是挺重要的。

    来到这个时空正好七天了。最初的两天日子过得实在苦,想家想了两天。第三天第四天过得惊心动魄,差点就下去见阎王了。

    没想到这第七天就迎来了人生的春天,这大起大落的人生,还真是处处充满奇迹呀。老天爷可千万别再给我什么考验了,我就想做个安静的美男子,不想再天将降大任了。

    不想了,反正现在日子过得不错。

    昨夜睡那么晚,似乎还做了个好梦。梦里居然见到了老爸老妈,还是那么爱唠叨,还是那么嫌弃我这亲儿子。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有没有发现我不见了,那边的时空应该和这边的时间不一样吧。希望古代一年现代一天,这样我还有很多时间……

    “管家,老爷今天一早就入宫面圣了,怎么这个点了还没回来?”

    声音从窗外飘了进来,陈定一时好奇,忍不住悄悄靠着墙壁偷听起来。

    “我也正担心此事呢。昨天老爷玩过头了,大半夜才回来。今早起晚了些,不知道会不会有麻烦?”

    不是吧,刘昉这家伙也太不靠谱了。第二天要见皇帝,昨天还敢跑到青楼去消遣,真是欠收拾。

    “起晚了些?这误了时辰可是大罪呀。更何况当今这位……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听这家伙的语气,迟到了似乎不是小事啊。也对,让皇帝等臣子,哪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若在往日,以老爷的恩宠,此事也不算不可饶恕的罪过。只是这几日天元皇帝心情似乎不太好,听说有好几位妃子还有臣子无缘无故的受到天杖的责罚。”

    “天杖?那老爷岂不是……”

    他们说的天杖……是杖刑的意思吧?刘昉这家伙要挨揍了?

    “别瞎猜了,或许老爷能逢凶化吉呢。”

    “管家,要不小的出门打探去。”

    “去吧。”

    随着管家的一声叹息,谈话戛然而止。陈定悄悄的离开窗前,低着头往屋子中间走去。

    听他们这语气,情况似乎蛮严重的。

    古代上班迟到本就不算小事,又碰到皇帝心情不好,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俗话说伴君如伴虎,要是惹的龙颜大怒,弄不好要杀头的。真要是砍了头也就算了,就怕像他们说的受到天杖的责罚。

    虽然我来这时间不长,但是刘昉是啥德性,我可是一清二楚。

    不管出了什么事,闯了什么祸,这个鸟人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人背锅顶罪。更何况这次是他受到了惩罚,那他一定会找人出气的。

    昨天晚上,他是带着我一起去青楼的。那首当其冲遭殃的肯定是我呀。

    别说是挨了一顿揍,就算是被臭骂了几句,这个鸟人也一定会找我出气。从来纨绔子弟都不是什么善类,打死几个下人就跟喝凉水一样……

    想到这,陈定不由的全身发冷,心里莫名的恐慌,让他一时间坐立难安。

    不会真这么背吧。这刚过的好一点,老天就给我来点不一样的惊喜?

    还以为开局有点惨,连个装备都没给我带。没想到现在这局面还不如当初,高墙大院的……连跑都没的路跑。

    可要是不跑,刘昉这家伙要是活着回来,只怕我真的要不得好死了。

    不行,我不能坐以待毙。凭什么给刘昉这家伙当完替罪羊,又当出气筒?

    对了,替罪羊。上次那件事,还不知道是哪几个哥们给顶了罪。貌似那个被揍成猪头的家伙后来没见过了,那应该是……

    惨了惨了,躲过了初一,躲不过十万。这三天前刚摆平一波,这会又轮到我头上来了。看来我还真不是命运的宠儿。

    想想也是,老天爷开局的时候连个碗都没给我,这后面又怎么会眷顾于我呢?

    上次替罪羊的事,是我自己救了自己。那这一次估计还得靠我来想办法。

    没错,天助自助者。

    我想想看,要想逃出去,那得天时地利人和……还有银子。

    对,出去了没钱也是死路一条,先偷点值钱的东西再说。

    呃,好像不太好吧。我好歹也是……算了,不提以前。现在只是刘府的一个小跟班,还是经常被主子卖的那种跟班。

    哼,你不仁我不义。当老板的没担当,做员工的也没必要忠诚。

    你已经卖了我一次,我顺你点银子作为补偿也不算什么。反正你这银子留着也是去祸害人,还不如做点慈善养活我这个美少年。

    ~~~~~~~~~~~~~~~~~~~~~~

    午后的阳光刺人耳目。春天渐渐远去的季节,虽然算不上炎热,却让人有些昏昏欲睡。

    围墙旁边最后一批粗使的杂役拍了拍手上的泥土,赶去前院吃午饭去了。角落里悄悄探出一个脑袋,四下张望了一番。

    片刻之后,一个贼兮兮的小厮小碎步快速冲到围墙脚下。仰头看了看围墙高度,陈定甩了甩手上拇指粗的草绳,一个铁钩呼啦一声飞过墙头。

    铛的一声铁钩钩住了墙的顶端凸起,陈定拉了拉草绳,背着背上的包袱,踩着墙壁一点一点往上爬。

    尼玛,这墙也太特么高了,哥这点力气好像勉勉强强够爬上墙头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包袱里面的东西太重影响发挥。

    好像不是,哥挑的都是一些体积小又轻的东西,应该不会太拖累。虽然不知道这些玩意贵不贵重,不过多少能卖些钱吧。

    说实话,我也想就拿几锭银子跑路,可无奈找不着啊。哥连账房都没怎么摸清呢,上哪找银子去?

    啊~~,终于快到顶了,哥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哎呀妈呀,累死我了。怎么感觉比那天被人追着撵还要累?

    我这还有力气翻过去吗?

    陈定扒着墙喘息了一会,正准备尝试着翻过墙去,身后传来一个冰冷沉闷的声音。

    “下来!”

    啥?下来?哥好不容易才爬到这,你居然叫我下……

    不是吧,后面有人?谁呀?

    陈定惊恐之下,悄悄往回瞧了一眼。

    底下围了一圈护卫,个个手按钢刀。还有几个仆人,手里握着齐人高的长棍。

    我的妈呀,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人。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的,我这好不容易就要脱离苦海了……

    “再不下来,老子剁了你。”

    “别别别,我这就下来,你……你们让开点。”

    陈定哭丧着脸,紧握着草绳缓缓往下爬。

    怎么这么倒霉呀,都快出去了,又被抓回来了。这一次真的完了,根本没法说清楚了。

    要是没个合适的理由,不等刘昉那家伙回来,估计这群人就会把我打个半死。

    “磨磨唧唧的,干啥呢?”

    话音刚落,两个护卫一左一右架起还在半空中的陈定,狠狠的扔到旁边的草丛里。

    “哎呀妈呀,疼死我了。不知道轻点啊。”

    “怎么回事?”

    管家的声音淡漠又阴沉,陈定躺在地上看着刺眼的太阳,顿觉短暂的人生就快要走到尽头。

    “管家,这小子刚刚爬到墙头,准备逃跑。”

    听着身旁的脚步声走近,陈定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求生欲。原本四肢摊开躺在地上的人,忽然一个机灵坐起来。

    “不是不是,我没打算逃。”

    “还说不是,这还有包袱呢。你小子是不是做贼了?”

    那人说完,抢过陈定肩上的包袱,东西瞬间散落一地。

    管家愣愣的看着地上的东西,心里大惑不解。原以为这小犊子一定是偷了什么值钱的东西,所以才要翻墙跃院的逃出去。

    这……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呢?难不成这小犊子又在弄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

    “说说看,你带着这么些不值钱的玩意,翻墙出去想干什么?”管家蹲到陈定身边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的脸庞。

    陈定刚开始以为管家蹲下来是要扇自己,紧张了半天才发现对方态度并没想象中那么恶劣。

    他说不值钱的东西?这么说,我还有救,还有机会圆谎?现在刘昉那家伙还没回来,不如先骗过这一劫再说。

    “那个……是老爷交代的事。”

    “老爷交代你什么了?”

    交代什么?昨天玩太嗨,什么也没说呀。不管了,反正是蒙人的,那就索性蒙到底吧。

    “老爷没让说,不知道能不能传出去。”

    “管家,这小子定是欠揍了。要不将他抓到柴房去严刑拷打?”

    “别动手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管家看了一眼惊慌失措的陈定,又想了想最近几天的事情,一时难以狠下决定。

    “把他关到柴房,等老爷回来了,再行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