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北周小跟班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惊弓之鸟

    “定哥,你等等我呀,别爬那么快我跟不上。”

    京郊一座别院内,陈定和刘昉两个难兄难弟背着沉甸甸的大包袱,狼狈不堪的冲到墙角,准备翻墙而逃。

    此时的陈定已经钩好绳索顺着绳子快速往上爬,刘昉慌张的站在墙根听着不远处的打斗,心里叫苦不迭。

    陈定回头瞄了一眼刘昉,心里忍不住强烈鄙视一番。这鸟人,自己预先不知道准备逃生工具,现在抓瞎了还怕我把他给甩了。

    说实话,要不是人生地不熟的,我还真打算扔了这个挫人自己跑路呢。反正那个什么赵王要抓的人又不是我。

    “昉哥你再这么磨磨蹭蹭的,外面的人就要冲进来了,到时候谁都跑不了。”

    “我知道,你上去了可要拉我一把呀。”

    不拉你又能怎么样,自己没手没脚还是没脑子?算了,不跟这傻叉计较。

    陈定憋着一口气到了墙头,转头看向刘昉。“你快点呀,自己可得争点气,别连累……”

    话还未说完,只见刘昉三两下手脚麻利的就蹿上了墙头。陈定睁大眼睛盯着刘昉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这家伙……居然比我手脚麻利。他这是学过几招三脚猫功夫,还是经常干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情?

    “定哥,别发愣了,他们已经冲进内院了。”

    陈定回过神来,只见一群手持大刀的汉子快速冲进前院入了正厅大门,打斗声音已经近在耳边。

    刘昉嘭的一声扔下背上的包袱,随后跳下高墙。陈定也跟着有样学样,却在自己跳下来的那一瞬间差点震碎了骨头。要不是最后那两个难看的翻滚,陈定觉得自己的腿怕是要废了。

    为什么刘昉那个鸟人一点事都没有,陈定苦巴着脸满是郁闷的看着身旁的同伴。这个鸟人明明是个花花公子,怎么关键时刻比我这个手脚伶俐的美少年要厉害多了。

    他瞄的,这个死人一定多少练过,否则怎么会……

    嗯?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心脏跳的这么厉害呢,是因为察觉到有危险吗?陈定四处张望了一番,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明明已经翻过了墙,离开了危险地带,这都跑了好一段路程了,心里竟然会莫名的有些慌乱。难道是包里的银子太重压的自己喘不过气?

    慌乱中,陈定忽然想起一盏茶功夫之前的情景。

    几日前,陈定和刘昉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早已收拾好府中细软珠宝,躲到这荒郊野外的别院中望风而动。

    陈定闲着无事一直趴在门边,窗户边,张望着外面天气变化,就害怕一不小心遭雷劈。这么多天过去了一切相安无事,陈定终于放下心来。

    刘昉表面上无所畏惧的模样,心里却是惴惴不安能以平静。宇文招就要进京了,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放过自己。要是他真要清算,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出他的魔掌。

    就算逃离了这片是非地,以后是不是就要过着那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呢?两人正在忧心之际,远远的传来喧闹声,侧耳细听似乎是兵器碰撞之声。

    “什么声音,是不是有人进来了?”

    刘昉惊恐的声音,让陈定顿时又陷入焦虑当中。

    不是吧,那个什么赵王这么快动作,一回来就顺藤摸瓜摸到这来了?怎么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刘昉这家伙不会连眼线都没有布置吧。

    看着我干嘛,这不是你的窝吗?你都不清楚,我哪知道。

    “不知道啊,你不是有那么多护卫吗?”陈定一脸奇怪的看向刘昉。

    刘昉脸上一片尴尬之色,很快又调整过来,严肃的吩咐道“你,你陪我出去看看。”

    两人刚起身,就有下人前来汇报有人硬闯别院,院内的护卫只怕抵挡不了多久。两人对视一眼,急忙拿起身旁的包袱转身就跑。陈定还不忘顺带着事先准备好的绳索。

    如今翻墙出逃还不到十分钟,为什么在这么惊险时分,会突然想起刚才那些惊心动魄的场景?难道是自己的潜意识在给自己提醒……

    陈定晃了晃脑袋,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同时也保持专注。现在是逃命的时候,想东想西估计要把自己害死。

    “马呢,马怎么不见了?哪个王八羔子偷了老子的马?”刘昉歇斯底里的怒骂声差点让陈定喷出一口血来。

    瓦特,马不见了?开什么国际玩笑?

    陈定心下一片惊恐,难道刚才回想起的情景,是大脑在提醒自己对方早有准备?卧槽,这是哪个缺德鬼干的,连老子的后路都给断了?

    “定哥,马不见了,我们该怎么办?”

    “赶紧,赶紧跑吧。”

    两人慌乱的东西南北蹿了一阵,终于找准了方向,背着沉甸甸的银子气喘吁吁地四处逃窜。

    跑了好一阵,陈定忽然回过神来,心里暗暗欣喜。

    突然想起来……我好像本来就不会骑马吧?之前准备马的时候没想到这一茬,刚刚马不见了也没往这方面想。这会倒是突然想起这回事了。

    呵呵,看来老天不是在跟我开玩笑,而是在故意整刘昉这个鸟人呀。要是马没被人遛走,就那家伙的尿性,准会丢下我不管。

    现在倒好,反正都没马,大家一起当难民吧。哈哈~哈哈,为什么突然这么高兴的呢?

    “哎,定哥这边。”

    “哦!”

    刘昉拉着陈定蹿了好几条道,正想停下来歇会,陈定忽然发现不远处似乎有一队人影闪现。

    “昉哥,那边有人,快跑。”

    “走走走!”

    一炷香后,刘昉抱着身旁的一颗树坐下大口喘着粗气。陈定也已经跑不动了,依偎在树的另外一边气喘吁吁。

    围捕的人群一步一步慢慢靠近,两人再也没有一丝逃跑的力气,眼睁睁的看着包围圈渐渐的缩小。

    我这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呀。刚刚穿越到这个时空的时候被人追着打,如今过了一个多月怎么还是这样的境况。老天爷就不能消停一点让我好好过日子吗?

    还有刘昉这鸟人,每次跟着他干点正经、不正经的事总没好事,也不知道谁是谁的灾星?

    “还跑吗?怎么不跑了?”

    “不跑了,不跑了,跑不动了。”两人摆着手回答完对方的话,又像死鱼一样摊在树底下不动了。

    一声凌厉的鞭响划破天空,直冲两人而来。片刻之后,鞭子呼的一声划过两人身旁,甩在树上。吓得两个公子哥急忙缩着脖子往树的另一边躲去。

    “刘昉,滚过来!”

    刘昉早已吓的如惊弓之鸟,刚想跪地求饶,忽然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抬头望去眼里顿时生出惊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