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北周小跟班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瓮中之鳖

    陈定气喘吁吁的赶到总官府后门。还没来得及休息多久,那几人果然陆续赶过来集合。不过他们并没有从后门入,而是悄悄的翻墙过去。

    翻墙跃院,这几个家伙是要做贼吗?

    难道他们不是和老王约好了,而是要去老王家……总不会是为了偷几件值钱的东西吧?那可真是吃饱了撑的,老王家侍卫可不少。

    还是别多想,跟过去看看。

    这他瞄的,破墙还有点高。还好那几个家伙也不都是武功高强,估计是有个笨蛋翻不过去,留下了一些……

    嘻嘻,留下的工具正好让我这个笨手笨脚的家伙使用。

    其实我翻墙本事还是不错的,以前读书的时候也经常爬围墙,就是没这么高而已。

    你妹的,哥哥我翻个墙几乎使出吃奶的力气了。

    那几个家伙会潜到哪去呢,既然是来总官府,那八成是向着王总管而来。

    呵呵,翻隔壁老王的墙,这几个家伙也真够挫的,你以为偷人呢。

    果然是去找老王的,还好我猜对了,一下子就让我给跟上了。

    都换上了夜行衣?这……这是真的要做贼的节奏啊。偷啥东西呢,武功秘籍,还是军事机密?

    嗯?明明是四个人,还有一个跑哪去了?那个武功差的笨蛋不会是半路丢了吧。

    哈哈哈,这就搞笑了,不会是猪队友吧,专注坑队友三十年。

    呃……好吧,想多了,原来这个猪队友是来开挂的内奸。

    老王这个脑子拎不清的,身边出内鬼了都不知道。

    说啥呢,听不清。我还是进屋子里去,这样看的清也听的清一点。

    哼,反正被发现了我还有挡箭牌,把这些人抖出来老王就不会追究我了吧。

    呵呵,我想的真周到。

    咦?老王身边怎么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而且这一路都没看到侍卫……人都突然消失不见了,难怪我能这么轻而易举的进来。

    哦,明白了,那个猪队友应该是老王其中一个心腹什么的,至少是个比较有话语权的人。这家伙把人都支走了,老王居然还蒙在鼓里。

    老板当成这样也真是够昏的,难怪比不上老杨……

    嗯?不对,他把人支走了,这是想干啥?引狼入室……这是要弑杀主人?

    那我……我岂不是,也是瓮中之鳖了?

    死了死了,我刚还笑别人脑子不清楚,现在才知道自己才是真的蠢。

    要不要赶紧溜……还来得及溜吗?

    不是吧,他们这是要动手了……真的要动手了!

    老王你前面这家伙不是好人,你后面有……不能喊,一喊我也没命了。

    他们既然是刺客,定然武艺高强,而且老王的侍卫都不在身边,卫队也远离这里。我不能再没脑子,我得保住自己的命……

    还好,老王回头了。

    陈定刚松了口气,王谦身后三人立马持剑攻来,王谦急速躲闪,双方很快就陷入激烈打斗当中。

    老王受伤了,没成功,陈定悬着的心稍稍平复了些。还好他就近取了自己的宝剑,不然估计一招就要完蛋。

    老王居然还能反击?不错不错,厉害,有两下子。

    三打一,太不要脸了,以少胜多。

    老王叫人了,没人?好机智……往外跑。

    快跑,快跑,别让那三个家伙追上。

    我擦,你个死内奸……你,你居然背后捅刀。

    啧啧,老王好惨。完了,被刺客追上了,要挂了。

    这是死不瞑目啊,被自己人给……真是太气人了,这个死猪。

    老王也真是的,养个这样的猪队友把自己坑死了。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都向我这边走来?

    这眼神,这动作,杀气腾腾。他们发现我了?我不是藏的好好的,他们应该看不到我呀?

    难道是刚才太激动,太兴奋,太紧张了。我发出声音了,还是他们听到我急促的呼吸,听到我剧烈的心跳?

    完了,完了,这次真的死定了。

    我干嘛要进这个鬼地方呀,我干嘛要这么好奇呀。我啥也不想知道的呀,我只想好好活着呀。

    老李,老李你在不在,快派人来救我呀。我被他们困在这……困在老王的屋内了。你快过来啊,不然没人知道真相了。

    刀……对,我袖中有把匕首,我……我跟你们拼了。

    不行呀,拼不过呀。他们四个人,我一个都打不过,还是要死呀。

    妈妈呀,上天呀,如来佛祖呀,观音菩萨呀,派个人来救我呀。

    老杨,老杨你再来救我一次呀。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想着跑路的事情了,我以后好好跟着你混。我以后不敢骂你了,你快过来救救我。

    “嘭”的一声,屏风被踹倒,陈定吓的赶紧往旁边躲。对面三双凌厉的眼神死死盯着陈定,还有另外一双眼满是奸笑。

    “我……我啥也不知道,我啥也没看到。”陈定连连摆手,惊恐的看向对方。

    “死人的嘴最安全。”

    一声冷冷的回复传入耳中,陈定只觉心下一凉,打着冷颤高呼道“救,救命呀。”

    “去死吧。”

    陈定顾不得多想,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支撑着他四处乱窜,躲开几个杀手的攻击。

    好在此前和杨坚呆在一起遇到过几次惊险的大场面,后来又在军营待过一段时间。逢此危难时刻,陈定虽然惊恐万分,也不至于吓的腿发软跑不动。

    只是对方人数众多,陈定没跑几步,很快就被逼到角落里无处可逃。

    完了完了,这次真的要交代在这了,难道此时此刻此处,就是我陈定的葬身之所吗?

    下辈子我再也不好奇了,再也不乱跑了。

    陈定紧握着匕首,等待着对方一刀劈来,了结自己的生命。

    在他闭眼之前的那一刹那,陈定忽然发现那几名刺客身后寒光曝起,一柄长剑刺穿当中一名领头之人的身躯,另外两名刺客刚反应过来就被抹了脖子。

    那名内奸还想抵抗,脖子上刷刷架过来两把刀。陈定睁大眼睛盯着眼前的老者,肃杀的眼神里满是狠厉,一种熟悉的感觉再次扑面而来,陈定已经是第三次有这种直觉了。

    只是此情此景,他已经没了心思多想,保命要紧。

    眼下对方没有第一时间杀死自己和那个内奸,也许还有希望存活。只要自己认怂,表现出无危害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远处隐隐传来一些躁动,似乎有人发现了这边的响动,或是有细心之人察觉到不对。老者眼神一冷,悄悄以目示意另外四个手下。

    那名内奸立马被敲晕,另外两名手下走向王谦的尸体。老者静静走近陈定,刚走两步惊吓过度的陈定竟然晕厥过去。老者轻皱眉头,一脸无语的看着地下的陈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