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执鞭之士

第一百三十一章分道扬镳

    陈芸给三人各倒了一杯茶,看来不像是在开会,倒像是要诉说家常的意思;陈芸的亲切感是与生俱来的,和她相处的人总会觉得如沐春风,只是这一次气氛明显的有些诡异,三个人都喝着茶不说话,连一声“谢谢嫂子”也没有,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p>

    陈芸只能先开口了:“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公司经营不下去了,大家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我知道你们心里难受,我和你们一样也很难过,但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也只能接受,毕竟人还是要向前看的嘛”,</p>

    “现在,公司算是解散了,不过我想我们几个人在一起无论是出去创业还是去大公司单独成立一个部门都不成问题,小芬,小庞,许老师,我打算开一家新公司,另起炉灶,我一个人肯定忙不过来,我想,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也一起共事这么久了,大家知根知底,合作起来也放心,所以我想邀请你们和我一起把新的公司给做起来,你们看怎么样?”,</p>

    “待遇方面当然会比在这里更好,出资分配、管理和其他方面我们都可以商量着办”,</p>

    那些普通员工离职了陈芸并不心疼,几千块钱就能招到的人什么时候都可以招,走了一个就再招一个,走了十个就再招十个,不算什么;但像庞超,蔡小芬这种经验丰富,有相当业务能力的经理层和像许哲这种专业能力极高的讲师就不是那么好招的人,就算能招的到前期也要磨合,不会像这三个人这样用起来得心应手;简单的说,要建立新公司,她一个人的能力还撑不起这个门面,给他十个八个普通员工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只有庞超,蔡小芬和许哲才是她所需要的人。</p>

    她以为庞超和蔡小芬一定会答应,大家认识这么久了,他们去给别人做事还不如给自己做事,工作时间上自由,待遇上也好谈,然而她话说完后却没有一个人回应她,过了一会儿还是蔡小芬先笑道:“陈姐,这段时间我想放松一下,工作的事过段时间再考虑”,</p>

    以蔡小芬委婉的性子,这其实就算是拒绝了。</p>

    陈芸有些失望,脸上却做出一副十分理解她的样子,点头道:“休息一下也好,这段时间事情多,大家都累了;那小庞,你呢?”,</p>

    她的目光又移向庞超,对上的是庞超恰好看过来的眼神,一种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冷漠和疏离。</p>

    “嫂子,我是从农村来的”,</p>

    他说了一句好像不相干的话,陈芸笑道:“怎么忽然说起这个......”,</p>

    “来到这里做过厂工,烧过锅炉,卖过房子,还卖过工艺品,基本上是坑的我都掉进去过”,庞超没有理会她,兀自说道:“在厂里的时候,班长只把我当成是个打杂的,动辄骂我一顿,烧锅炉的时候也是,卖房子的时候也是,那家公司把女人当男人使,把男人当牲口使,使唤就使唤了,还不愿给你吃口饱的,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工资两千五百块;混了三四年,连一身新衣服都舍不得买;后来,我遇见了孙哥,那时他还没有自己的公司,在一家公司做高管,我进去的时候穿着从老家带来的,缝着补丁的棉袄,脚上穿着老布鞋,组员们看见我就笑了,他们没见过像我这么穷酸的人;孙哥让他们不许笑,把我带到工位上,放好东西后他带我去楼下买衣服,那套衣服四百二十八块,我一直记得;我在更衣室里换好衣服后擦了擦眼泪就出来了,那套衣服的钱我直到现在也没有还给孙哥,也不打算还,因为我告诉自己,谁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帮了我,我就永远都欠他的,要还,就还大的”,</p>

    “在公司的时候,孙哥教了我许多话术技巧和营销技巧,我知道所谓话术技巧,营销技巧说白了就是欺骗,我不在乎,是做一个好的穷人还是做一个坏的有钱人,我想对成年人来说这并不难选,良心卖了才能值几个钱啊?在职场上,商场上就是要有手段,有心机,我知道在很多人眼中孙哥不是什么好人,但衡量一个好人的标准是什么?是他人品是不是高尚?秉性是不是善良吗?不是的,归根结底是他对你好还是不好”,</p>

    “孙哥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帮了我,带我入行,在那之后也一直都对我不错,金辉的分成我和小芬拿的是最多的,这一点许老师和你都没得比”,他瞥了一眼许哲,目光旋即收回,道:“我并不是什么好人,但投桃报李是我的底线,我知道因为公司经营上的事我和小芬都跟孙哥吵过架,但那只是公司经营上的分歧,公事上的讨论而已,我们的关系坚如磐石,工作上我就是他的下属,生活中我把他当成是大哥,这一点从来都没有变过,而我以前之所以叫你嫂子,也只是因为你恰好是孙哥的女人,尊敬你,是因为那时的你作为孙哥的老婆还算合格,现在,离开了他,背叛了他,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p>

    彻底撕破脸皮的话让陈芸的心冷了下来,脸也沉了下来。</p>

    庞超该说的话已经都说完了,他站起身道:“金辉是孙哥,我和小芬合资创办的,资产清算,孙哥的那一份你要拿就拿,我的那一份打到我的账上,这段时间我会重新找一家公司做事,等孙哥出来了,我还会回到他手下,帮他重起炉灶”,</p>

    说完他拎起包大步走了出去,陈芸坐在那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过了一会儿蔡小芬站起身道:“嫂子,庞超这个人...你别生他的气,他的性格有时挺不可理喻的,你冷静一下,我就先走了”,</p>

    陈芸冷着脸点了点头。</p>

    许哲也站起身,没有说话,也没有打招呼,径自离开了会议室,他知道,这应该是自己最后一次与陈芸见面了。</p>

    陈芸一个人坐在偌大的会议室里,脸色阴沉,手指轻轻颤抖,她处心积虑给孙一鸣下套,把他送进了监狱,可到头来她所失去的同样很多。</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