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麦城县令十万两

    天转凉了。

    张小雷起来的时候感觉有些冷,他下意识扯了扯衣服,这新买的衣服不太保暖,让他想起了邵小玲要给他买衣服的情景。

    他忽然觉得有些有趣,随后也不想这么多,站起身整理好被子就下了楼。

    一柳燕几人正坐在楼下的大厅,由于钱财被偷的缘故,他们的早餐较为朴素,每人都只有一碗瞧不见多少米的粥。

    然而一柳燕面前,还是放着几个精致小菜的。

    张小雷坐在板凳上,他慢悠悠地问道:“你们想要该怎么做了么?”

    “查案有了些眉目。”一柳燕说道。

    “什么眉目?”张小雷问道。

    “我发现那些尸体有不对劲的地方……”一柳燕说道,“有个尸体的大腿处,有被扎过的痕迹,而且有尖刺留在里边。”

    张小雷好奇道:“是通过这种方式,给那些僧人们下了迷药么?”

    一柳燕点头道:“有可能,只是究竟是什么迷药,竟然如此厉害。”

    张小雷道:“倘若只是细小的尖刺扎进身体,这些僧人确实也不会大喊大叫。只是我有些想不明白,这凶手如果扎他们的话,那他们肯定会有察觉。这样以来,他最多只能扎一个人,另外三人自然不会傻傻被扎。”

    “还有一点很疑惑……”孙虎说,“不知那东西究竟是什么,这么点份量,竟能让人昏死过去,我倒是没听过这么厉害的蒙汗药。”

    张小雷分析道:“蒙汗药是用曼陀罗花造出来的,但效果不佳。凶手可能是用草乌做出的蒙汗药,这种蒙汗药效果强,但是毒性也强。”

    “有可能,只是还让人想不透,觉得扑朔迷离。”

    张小雷问道:“还有其他痕迹么?”

    “暂时没看出,若不是因为有尖刺留在里边,我都难以发现……”一柳燕说道,“这种被扎的痕迹,本来就很难看出。”

    张小雷苦笑道:“案件有进展是好事,只是你们现在连盘缠都没了,可如何是好?”

    一柳燕认真道:“找你合作。”

    “找我?”

    “对,你不是会一些骗术么……”一柳燕道,“我可以把人手借给你,你带着人去骗钱,到时候可以三七分成。”

    张小雷惊讶道:“我拿七成?”

    “你拿三成!”

    张小雷苦笑道:“你们现在需要我帮忙,结果还要拿大头?”

    “没有我,你根本没人手。”

    “骗人本就不需要多少人手,我不用你的人,自己招人也行。况且我自己有钱,又为什么要骗人?”

    一柳燕恼怒道:“你难道不想对付李风舞么?”

    张小雷随口道:“不是很想对付,若是你做不下去,大不了散伙。”

    “你!”

    一柳燕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怒火。

    孙虎无奈道:“主子,眼下我们本就是有求于人,你还是放低些姿态吧。张先生,若是你不嫌弃,我俩单独聊聊成么?”

    “成,那就聊聊。”

    张小雷对他笑了笑,就来到大厅角落的桌子坐下。

    他又跟店小二喊道:“小二,弄些好吃的来,那个……”

    他看了眼一柳燕的饭桌。

    豆角、咸菜、鸡蛋。

    于是他继续说道:“端盘鱼上来。”

    一柳燕听见他的叫喊,嘴里嘟哝道:“早晨也舍得吃鱼,你当你是皇帝么?”

    孙虎则是连忙道:“张先生太客气了。”

    “没事……”张小雷笑道,“那尸体的痕迹,究竟是她发现的,还是你发现的?”

    孙虎愣了一下,他轻声道:“一起发现的。”

    俩人坐在角落,说话也不担心会被一柳燕听见。

    张小雷立即明白,看来这些线索是孙虎发现的。

    就如同李风舞说的那样。

    一柳燕根本没有什么能耐,她破的案子都是孙虎查出各种线索,又将线索放在她面前。

    “眼下主子没了钱财,根本对付不了李风舞……”孙虎感慨道,“张先生,你有什么办法么?”

    张小雷随口说道:“有是有,可以从麦城县令吴洛年那骗来。”

    孙虎好奇道:“他有钱么?”

    “传闻去年他过三十寿辰,四周县令赶来祝寿,礼金足足有十万两白银。单单是知府,就给他送了六万两白银。”

    孙虎睁大眼睛,惊讶道:“他一个从六品的县令,收礼如此之多?连正四品的知府都给他这等大礼?”

    张小雷笑道:“孙虎兄弟难道会不知么?你主子又听不见我们说话,你还谦虚什么呢?”

    孙虎无奈道:“张先生说话没意思了。”

    “是你没意思。”

    “怪我怪我,那我便自己猜猜。听闻那吴洛年的父亲,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刘瑾的走狗,这十万两银子,恐怕有不少要送去给刘瑾吧?”

    张小雷点头道:“是,当今天下,与皇帝沾亲带故无人问津。反而只要与大太监刘瑾攀上点关系,人人都想来巴结。”

    孙虎问道:“他都送去给刘瑾了,能有钱么?”

    “他会全送么?”

    “那也是,自然不会。”

    “刘瑾是何等人,十万两白银,还远不如他一月的收入。他也不会计较这点银子,这十万两拿出五万两送去给他,想必他也不会追究。”

    孙虎叹气道:“我听闻单单刘瑾一人的钱财,就足以养我大明一国军队百年之久。他富得流油,可我在军中的朋友,都说迟迟等不到军饷发放,再如此下去,只怕大明不久矣。”

    张小雷随口道:“圣上除了一个刘瑾,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刘瑾。而且国家大事,与我等屁民有什么关系?与其想着这些大事,倒不如想想明天怎么填饱肚子。”

    孙虎忧愁道:“真等大明没了,别说填饱肚子,恐怕连活命都难。”

    “你还要不要听怎么从吴洛年那弄钱?”张小雷不耐烦道。

    孙虎连忙道:“听,当然听。”

    “吴洛年只爱财,不爱权,不爱色,他生活极为清贫,却不是为了做给人看,仅仅只是抠门……”张小雷笑道,“想让铁公鸡拔毛,是最难的事,却也是最简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