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一对三的赌局

    良微微一笑,摇摇头说道。

    “当然不,我们不会那么欺负人,这个游戏是各自为战,而且我们也不赌钱,谁输了就喝杯酒,如何?”

    “你都这么说了,我还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陈晓被三人带到了大厅旁的一个桌子旁,坐了下来。

    “游戏规则是这样的,骰子的玩法有很多种,而我们这次玩的是比大小。”

    “虽然比大小这个玩法一般是两人玩,但我们这次升级,变为四个人玩。但其实和之前的玩法一致,只不过变为了两组一起玩。”

    “而且惩罚是一致的,也就是每局都有两赢两输,输了的喝酒,赢了的则没事,直到一方倒了为止。”

    “等一下!貌似有点不合理?”

    陈晓打断了爱德华·良的话,开始问道。

    “前面的规则都没什么问题,但是每个人的酒量都不同,万一有人一杯就倒,有人千杯不倒怎么办?这好像不太公平?”

    旁边看热闹的人也纷纷议论起来,表示陈晓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良想了想道。

    “那还是加入筹码机制好了,不过酒也得照喝,如果喝不下去了的话,就打个招呼不喝就完事了。”

    陈晓一脸鄙夷的看着眼前的三人,心想这规则和刚才有什么区别?这么多人看着,如果说喝不了了,岂不是更丢人?

    虽然他们提了这无理的要求,但自己已经应战,便没有再后退的余地。

    而这城堡里也是人才济济,一听要开赌局,不知在那里有个人大声呼喊,嚷嚷着要到前面来。

    “让我过去!让我过去!”

    一个衣着简单的邋遢男子从后面冲了过来,一口的大金牙让良一眼注意到了他。

    “你是谁?怎么混进来的?”

    “我是大金牙啊!少爷,前两天我们见过面的?就在...”

    大金牙凑到良旁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阵,这才让他终于放下警惕。

    “哦,你就是之前在赌场里犯事的那个男人!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不是正好赶上老爷子过生日吗?我来拜寿啊?少爷你这是要开赌局?我猜你们肯定缺一个帮手,让我来好不好!”

    盛情难却,而且自已送上门来的苦力庄家,良取之不得。

    “那好,那你就来坐庄吧,我们立刻开始!”

    赌局终于展开帷幕,一轮一换对手,也就是说每个人都会相互碰到,直到筹码输光。

    每人100筹码,可以随意加价,但最多一局只可以加到50,如果选择梭.哈,那就是50筹码,而对手如果选择不跟,之前压的筹码就会全数交工。

    虽然陈晓最擅长的是扑克,但骰子他也略知一二,毕竟他有一个全能的大爷。

    第一局他对良,而武对文。

    骰盅响起,看起来四个人都对其得心应手,陈晓也想到了这点,如果不是因为这样的话,他们是不会主动提出比试这个的。

    对于这主动出来吃瘪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双方摇盅结束,请看大小!”

    陈晓附身看了一眼盅里,依稀可以看到三个骰子上是四五六,加起来一共是15点,已经非常高了。

    再看良,他的表情时晴时阴,不知道他摇了多少点。

    不过,陈晓为了确保胜利,还是偷偷的用了一下预知能力。

    由于尸王血统的加持,自己的夺取能力也渐渐加强,现在他可以很快便进去其他人的内心,并且窃取到一些表面的东西,或者说是短期记忆。

    从预知来看,良这次摇的是三个四,加起来12点,虽然不大,但也是有些胜算。

    两人同时放下骰盅,良一脸笑容的看着陈晓,轻声说道。

    “我这把可是很大,你可要小心了?”

    “把你的心放肚子里吧,我心里有数!”

    “20码!”

    “跟!”

    ......

    良没有傻到一直加价,他只是扔个20试试水,如果赢了就赚,输了的话就认倒霉,毕竟他还有两个兄弟呢?

    这是他们的计谋,这个游戏他们已经试过很多遍,百试不爽,如果是他们内部的回合的话,就尽量把筹码都输给一个人,如果对敌方的话,就尽量不压,输一个牌局钱,这样的话,就可以将所有筹码都凑到一人身上,最后必赢!

    毕竟这游戏的输赢,是一层一层往上加码的,如果对方没有足够的筹码,就算骰子数再大,也不会输,这就是这个游戏的漏洞。

    只不过之前都是两人,筹码无法变,而这个四人局,就是爱德华·良想出来的加强版高级作弊玩法,三对一对面不可能赢!

    赌局很快,第一局由陈晓小赢20,而那两人他并没有注意。

    就这样,过了好几轮,陈晓一直都是小赢,不过过了一会,他便发现有点不对劲,因为自己对面的良桌上的筹码越来越多,其他两人的筹码貌似都要赢到了他的那边。

    “有些不对?”

    机警的陈晓很快发现了端倪,通过预知能力也知晓了对方的目的,虽然他不知道,这游戏居然有此漏洞,但现如今还可以弥补。

    “他们居然想把所有的筹码都凑到一人身上,也是有够聪明的,不过你们不会想到我这么快便发现了你们的阴谋?”

    陈晓看了一眼对面良手中的筹码,差不多有200多,而自己只有100多,而那两人都只剩下几十,自己必须在这次对局良的时候,赢过来至少100,才有机会获胜。

    良看着眼前的陈晓,心想自己已经赢定,今天必须要他出个洋相。

    这末世,不自己找点乐子,那可真是太无聊了。

    “又碰到了,怎么样?喝的如何?”

    “对不起,还没输过!”

    “真巧,我也没输过,不过我的筹码好像比你多哦!”

    陈晓冷哼一声,心想你的如意算盘打的可太响了,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少废话,赶快开始!”

    又是同样的动作,华丽精准的动作,让人赏心悦目,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发出了惊叹。

    “高手!这手法堪称完美!”

    骰盅落下,几声清脆的掉落声,陈晓对这次对局非常自信,这组动作用行话来说,叫做落地生花。

    一旦作出这组动作,就会摇出豹子,也就是三个6,这也是老赌徒们都会的一招。

    而这也是陈晓大爷成名的一技,耳濡目染的陈晓也是被手把手教会了这招,只不过上班之后,就再也没有用过。

    陈晓不爱赌,但不代表他不会赌。

    倒不如说他是个精通赌术的新人。

    陈晓都不用看骰盅中的点数,就知道那是三个六,而对面则是小心翼翼的看了起来,并且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你输定了!你不可能比我高!”

    良的笑声不绝于耳,就连他身后的那群人,也是一脸笑容。

    “怎么?胜券在握了?”陈晓轻声问道。

    “如果你这都能赢我?我就叫你一声爸爸!”

    良的点数为17点,两六一五,除非对面是豹子,要不然,是不可能赢的。

    “我就不信!你能摇出豹子!”良心想。

    陈晓见他胜券在握,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面前的筹码全部推出。

    “梭.哈!”

    良见陈晓全部压出,心里也是一阵心悸。

    “居然这么果断?难不成对面真的是豹子?”

    “不可能!不可能运气那么好!我跟!”

    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赌博就是这样,只要抓住时机,就是一波崛起。

    不过他这次的如意算盘没有打响,他并不知道陈晓有着比肩顶级赌徒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