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千年万里

第057章 深渊牢笼

    千舞和楚轻盈一路架着万羽辰又回到了驿站,楚轻盈在床边守着万羽辰,俏脸上尽显焦急与担虑。

    而千舞则是坐在屋内的椅子上陷入沉思,万羽辰的爆发令她思虑万千,她不知道万羽辰为何会替他出头,但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千舞还是被他的行动所感动。

    但同时,她也对万羽辰的身体感到更加好奇,一个凡人赤手空拳、单凭蛮力竟然将身怀武功的人一击而死,即使那草帽男武功再不济,可一拳想要毙人性命根本没有可能,虽然万羽辰也昏迷不醒,伤的不轻,但饶是如此,万羽辰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也肯定不是一般凡人所能拥有的。

    难道他真的是妖邪?

    如她所想,万羽辰一拳能够打死毒门之人;一滴血能让半兽人死而复生;通天塔里也是安然无恙,甚至还突破迷魂幻境!

    这样不可思议的人,岂能是普通人?

    千舞思来想去,越想越觉得万羽辰与自己同是一类!

    想罢,千舞微微抬头,似水的双眸静静打量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脑海中不禁想起了逝去的云风耀,心中暗道:风耀,你知道吗?他真的很像你,有的时候甚至比你还可爱,难道他就是你的转世?是要与我续写前缘的吗?

    “千舞小姐,万公子他什么时候能醒啊?”楚轻盈见千舞看向这边,连忙问道。

    其实她老早就想问了,只是一直见千舞想的出神,所以没敢问。

    “说不准,有可能明天,或者后天,甚至更久。”千舞拿不准时间,普通人恐怕得三五天,而万羽辰需要多久,她还真不能确定。

    “哦。”楚轻盈闻言放松了不少,她还以为要十天半个月,随即缓缓起身,恭敬的说:“千舞小姐,要不你先去歇着,等万公子醒了我再去叫你。”

    千舞眉心微舒,淡淡道:“也好。”

    言罢,千舞长吸口气,看了万羽辰一眼后,盈盈起身而去。要是万羽辰看到此刻的千舞,打死都不敢相信她竟然这么乖巧与安静。

    ------

    大陆之心,远古荒漠。

    远古荒漠是一个神奇的沙漠,是整个大陆中最神秘也是最凄凉的地方。

    远古荒漠位于整个帝国的核心之处,是大陆的最中心地带,更是三省交界处,但却不属于任何一个省。

    早在五千年以前,当时的远古荒漠却是历朝历代的帝都所在,直接由帝国管辖,是整个帝国中最繁华的城市--奉国城!

    然而不幸的是,奉国城经过一场战乱后毁于一旦,而整个奉国城的范围内更是全部失去生机,寸草不生,彻底的变成了一滩废墟。

    而当朝帝国更是被迫迁都,此后的五千年间,哪怕这里是国之中心,却再也没有哪个帝国敢回奉国城重建昔日辉煌。

    那场战争便是仙族、妖邪、圣兽与魔兽之间所爆发的远古圣战!

    从此以后,奉国城便成了一片荒漠,被人类称为远古荒漠,也有的叫它圣战遗址。

    此时的远古荒漠廖无人烟,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单调的黄色,连一棵树木都没有。

    而在荒漠的中间位置,孤零零的矗立着一根巨大的圆形石柱,下粗上细,宛如一根直形牛角,约莫十米高的样子,在苍茫的沙漠中格外引人注目,但却是看起来那么的苍凉与悲壮!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石柱底下,可是在一刹那间,人影便一晃而过,消失不见。

    同一时间,荒漠的地下深处有着一个地底空间,长宽高皆为十米,本来空间就不大,正中间还被一个直径约五米的圆形石柱占据着一半的地方。

    只见这石柱直耸地表,细细一看,赫然就是荒漠中那一枝独秀的石柱。

    此空间有一个很阴森的名字:深渊牢笼。

    而石柱下方有一扇铁皮门,门两旁正有两个老人一左一右。

    左边的是仙族海家一脉的家主海云皓,右边的则是秋家家主秋华宇。

    “太可恶了,皓兄,你说他们可不可恨,趁我们守牢之际,竟然把喜事给定了。”海云皓愤愤的说道。

    “怎么了?你不是说你孙子喜欢白家丫头吗?难不成那小子又看上我的外孙女了?”秋华宇不解的问。

    “没有没有,我就是发发牢骚而已。”海云皓老脸上写满了抱怨,一副幽怨的说:“我们在这天天面壁,他们可倒好,每天逍遥快活。”

    “急啥子嘛,要不了几天就该他们了。”秋华宇没好气的瞟了眼,继续说:“对了,通知你孙子回去了没?”

    “早就通知了,雨泉刚才跟我传音说已经离开泰明岛了,大概今天晚上就能赶过来。”

    “那就好,对了,东西带了没?”秋华宇再问。

    “肯定带了,放心吧。”

    “如此甚好,余灭天的封印越来越弱了,但愿不要出什么意外!”

    “放心吧,这些妖邪五千年都不见有什么动静,我不信他们会现在过来。”海云皓缓缓点头,愁眉道:“不过他们还真是沉的住气,越是这样,我的心越是不安!”

    “决不能掉以轻心!论狡猾,没有人比得过无妄!”秋华宇咬牙切齿的说:“估计这老狐狸正藏身某处,在封印破灭前,他肯定会率领妖邪大军卷土重来!”

    “哎!”海云皓叹息一声,感慨道:“想当初,我们集合仙家和圣兽的最强实力也不过是勉强封印住余灭天,这都五千年过去了,鬼知道他会不会变得更加凶残!”

    “是啊!如果鸿蒙圣主还在,岂能是如今这般惨样。”秋华宇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惋惜。

    “就是,倘若圣主还在,他们哪敢造次?”海云皓两眼发光的说,“对了,当年鸿蒙圣主与远古妖后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赶紧闭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是禁忌你难道不知道吗?”秋华宇突然脸色一变,像是碰触了什么不该碰触的东西,一脸的惶恐。

    “还不是怪你提起圣主我才想起的。”海云皓假装委屈状。

    “行了行了,以后千万不要再提,他们的事不是我们这个层次的神仙能够详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