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凡人补天记

第二卷第六识第三章第四识

    在灰朦的空间里,林允端详这《血煞噬灵经》一个时辰,但看的越久,心中越加震动。

    不过,以《焚血决》演变而成《血煞噬灵经》并非后者的全部。

    仅仅是《血煞噬灵经》的第一阶段修炼之法。

    突破到炼血境之后,并不是以林允所知的,气血如烟、气血如狼‘气血如龙来划分。

    因为那个时候,林允的每一滴血液已不在是血气,而是变化为沉重的汞浆之血。

    “炼血汞浆”,已不在气血的范畴,随着不断吞噬血煞和天地间的灵元,人体汞血将会不断增重到一个恐怖的境地,到时,哪怕林允的一滴血跌落,都可以砸穿顽石,便是‘滴血穿石’的境界。

    远远不是之前能够比拟的。

    而《血煞噬灵经》中所记载的秘法更加匪夷所思,就仿如《虎豹雷音》同样让人不可想象的锻骨。

    秘法‘血煞’则更强横十倍。

    血气也是煞气,年轻之人好争斗,凡俗便有血气方刚之说,便是血气隐含的煞气影响所致,若能引导血气中的煞气,便能身具煞气之力。

    武者若是修炼‘血煞’秘法,一旦争斗,气血之力便可极大的增长。

    气血如烟的武者,若是催动‘血煞’,便会具有六千斤之力,足足匹敌气血如狼的武道强者,而气血如龙的武者催动秘法,便会身具两龙之力。

    但对于《血煞噬灵经》而言,血煞的加持更加恐怖,因为,一旦进入炼血期,成就炼血汞浆后,随着不断的噬灵,滴血最终便可穿石,换而言之,血气之力会随着噬灵不断的增强。

    直到汞浆之血到达极致。

    ‘血煞’秘法的加持已然让林允无法想象。

    也许到了那个地步,拔山填海,都是等闲,最少也有十龙之力。

    哪怕如今,以林允的气血之力,催动‘血煞’秘法,已然有了四千斤之巨,若再以虎豹雷音加持,哪怕此刻面对气血如狼的炼血境强者,也丝毫不落下风。

    ……

    顿时间,林允从识海中回过神来。

    整个人的心神再次出现在了血魄洞之中,而脑海里已然出现了《血煞噬灵经》及‘血煞’秘法。

    “噬灵经中的噬灵要等到炼血境之后才可以修炼,如今,只需先修炼‘血煞’,对自己的实力必然有巨大的提升。”林允回过神后,心中大喜过望。

    自己要获得九叶金莲,势必要面对‘升仙之战’,那时强者如云,六国之中既分生死,也分高下,残酷无比,对于还有三年时间的林允而言,可以说时间紧迫,需抓紧一切机会提升实力。

    林允长苏一口气,不断让自己更加冷静,他慎重的将小壶贴身收好,识海中一个时辰,但实地才仿佛一瞬,体内的淬体丹依旧充斥着强大的灵元气息,让他的全身筋骨依旧能够承受虎豹雷音的震骨。

    “轰……”

    “嗷……”

    ……

    一日,一颗淬体丹,十二个时辰修炼毫无间断,林允的脊椎骨已然炼化十二块,按照这个速度,若是不停修炼的话,用不了七日,全身骨骼必然可以全部淬炼完毕。

    ……

    第二日因为有灵元的存在,林允感觉全身依旧充满了精力,不知疲倦的淬骨,不断的提升让他的感觉非常兴奋。

    鼻头一养,心有所感。

    “五识骨终于可以继续淬炼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随着全身骨骼淬炼的过程,五识骨也会渐渐的达到可以淬炼的程度。

    早在白虎图的阶段,林允顺理成章的炼化了舌骨和喉骨,在下肢骨圆满后,开始淬炼手臂之时,眼骨便可以淬炼,也让其修炼了目击之术。

    如今,肋骨淬炼开始有了长足的进境后,迎来了第四个五识骨。

    ……

    “每一次淬炼五识骨都有新的奇异之处,不知道这次能给我带来什么。”

    五识骨的淬炼比寻常骨骼都要复杂,耗费的时间也相对多一些。

    ……

    三个时辰后,林允尚未睁开双眼,原本的血魄洞中一种新的事务传递到了他的脑海中。

    “这是血魄石的味道”。

    万物皆有其独特的味道,常人大多的时候是无法分辨的。

    比如这血魄石,也属于石头,但林允此刻却能通过气味,和普通的石头不一样之处。

    ……

    “这是……寒秀……的味道。”林允心头一迥,才想到是怀中的手绢。

    ……

    好在这般异样无人见到。

    随着鼻识的出现,空气中越来越多的气味出现。

    “这是阳鳞花……”

    “这是紫晶硫锡……玉溪石乳……”

    林允从弥漫着气味中,分辨着一个又一个的灵材,林允完全可以通过灵材的气味,找到这些灵材所贮藏之地,不由心中一热,强忍着去偷取这些灵材的心念。

    通过这股气味,林允能够找到其准确的所在。

    这般新奇的变化,林允也是玩的不亦乐乎。

    不过,忽然间,他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连拥有了第四识的林允若不是玩心大起,更加不会在意。

    这是仅仅只有一缕的血腥味。

    “此地为何会有血腥味。”林允心神瞬间回神。

    顿着这一缕血腥之气,林允的第四识不由跟着血腥之气追寻过去。

    不过,不过这股气息似乎在血魄洞外的西北便消失,似乎是被什么事物所阻挡,有点像血魄洞门口的禁制。

    “是禁制,肯定是!”林允心头一紧,这供奉堂之地,怎么会有这样的血腥味!若是没有大量的鲜血汇聚,是不可能出现血腥味的。

    这一发现让林允不由心生警惕。

    能在此地布下禁制的,必定只有耿长老,此时,耿长老已经离去一月,林允至今没有见到其人,从认识耿长老开始,对方就不停的给予自己好处。

    若说没有所图,如何叫人相信!

    “看来自己要更加小心了。”

    ……

    连山城到江夏的官道上,一架马车缓缓的行走。

    只有驾车的车夫和随行几名神鹰军,此刻,宁从蛟面色苍白,神色暗淡,双眼彷如毒蛇一言不发的愣神直视。

    想不到,这才三月,与当初初来连山城之时的意气风发相比,已然换了一副光景。

    “我乃宁家嫡系,如今,已快成了半个废人,林允……林允……,我一定会杀了你,你给我等着。”宁从蛟双目摄出噬人光芒。

    宁从蛟浑身骨骼松散,在加上暴血丹的后遗之症,不得不黯然返还宁家养伤,想必之后一两年不得恢复。

    而对于如今的年纪来说,也是最为重要的两年,等到两年后,已林允和赵乾煜的天资足以远远将他甩到脑后。

    想到这里,宁从蛟双眼仿佛要滴出血来。

    ……

    马车缓缓的行进,知道日落时分,一队人马临近驿站即将入住歇息。

    “还有一个时辰左右,就可抵达驿站,宁少爷今晚可在其中好生歇息。”车夫对车中的宁从蛟出言道。

    宁从蛟简单回应了一声,便继续事宜其行进。

    忽然间,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从连山城方向,奔驰而来。

    常人的目光完全无法看到来人的身形。

    黑影的气势毫无这样,巨大的威压笼罩整个马车。

    军士和车夫立刻察觉异常,大呼一声:“有敌袭,保护少爷。”

    两名军士不敢怠慢,回身抽出兵器,朝着黑影攻去。

    黑影中一声狞笑,“螳臂当车。”

    滚滚黑气冲霄而起,一只巨手从黑气中弹出,一把将两名军士捏在手中提起,稍稍一用力,两名炼骨境的军士便化作一滩肉泥。

    车夫大惊,心中不由惊恐,知道来人不可力敌,但也出言道:“来者何人,可知我们乃宁家之人,你无故袭击我宁家之人,不怕事后我宁家的报复吗。”

    “好大的口气,就是宁瀚在我眼中,也算不得什么,你一个小小车夫,也敢对本座出言不逊。”

    黑影一把将车夫吸到半空之中。

    在车夫惊恐的哀嚎中,被黑气所包裹,只闻其中惨叫之声响彻荒野,很快便没了声息。

    当黑雾散去,只见一个莫约二十几许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了马车之前。

    宁从蛟早在兵士被杀之时就已然出现了在马车外。

    对于出现的黑衣男子,宁从蛟知道这完全不是自己可以抵挡的存在,连丝毫反抗的余地都不会有。

    既然来人单独留下了他,也未必会杀了他,索性定了定心神,朝着黑衣男子道:“前……前辈将我宁家之人尽数诛杀,唯独留下我,不知前辈有何指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