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死亡倒计时

    声音响起的同时,我闻到了一股特殊的味道。

    是硫磺……

    独特的气息,再加上指针跳动声,我的脑子里,瞬间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名词。

    定时炸弹……这个房间里,装着定时炸弹……

    “你们,没有遵守游戏规则……”

    织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这个女人,果然没有那么轻易死掉。她的尸体还倒在墙角,不知道此刻她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和我们沟通。

    “我邀请你们当家人,跟你们玩游戏,给你们沏茶喝。但你们,却想害我!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的儿子,被你们吓跑了!黄泉路上,别人都有人陪,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

    三分钟内,找到我的儿子,送进我的怀里。

    否则,你们所有人,连带这个厂子,都要给我陪葬。”

    女人的要求,很奇怪。但是恐怖的环境和阴森的气氛下,我没有多想。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三分钟内,找到鬼婴,保住我和秦煜二人的命。

    硫磺气息,非常重。呛得人喘不过来气,如此数量的硫磺,如果爆炸,后果不敢想象。

    “我左你右分开去找,找到东西以后,千万不要一个人动手,两个人一起,确保万无一失。”

    我和秦煜简单交代过后,就掏出手电,趴在床底下,找了起来。

    时间,就是金钱。我们只有三分钟的时间,浪费一秒,都是犯罪。

    方才我们进来的时候,秦煜将手机藏在上衣口袋里,口袋被她特殊改造过,内侧有槽口可以固定住手机,口袋正中间本来是一颗纽扣,被她改造成镂空花纹。

    手机放进去后,摄像头正好从这个位置露出,可以清楚的拍到外边的东西。

    这是秦煜为了在极端环境下也能直播,特地设计的。

    进屋后,手机就被她放在了口袋里,所以直播间里的观众,对于先前发生的惊悚盛宴,一点都没拉下。

    秦煜掏出手机,直播间的弹幕,多如牛毛,观众们的紧张情绪,此刻也被调动到了极致。

    生死关头,秦煜自然不是为了和观众互动。

    “猫眼天尊,猫眼天尊,你还在吗?”

    秦煜急切的对着手机询问道。

    猫眼天尊夜游神:“在……”

    “能帮我找到婴儿的踪影吗?拜托你了。”

    猫眼天尊夜游神:“我的眼睛是猫眼,不是闪光眼,这种灯光下,我也不一定能看的太清楚,不过我尽力……主播,你可千万不要死了,我还等着你们请我吃饭呢。”

    “好。”

    得到猫眼天尊的答复后,秦煜果断行动起来,举着手机,满屋子窜上窜下。

    床板下边的东西并不少,光鞋子就有十几双,男款女款,各式各样的都有,上边落满了灰尘,应该是织女从来访者身上脱下的战利品。

    我将每双鞋都挪动了一下,确定里边没有藏东西后,把灯光转移到另一张床下。

    照到了一颗圆圆的东西。

    是人的脑袋。

    我心里一惊,但旋即意识到,这是从织女头上掉下的脑袋。

    脖颈断掉的位置,没有鲜血流出,切口很平整,除非经验老到的屠夫或者外科医生,不然切不出这么完美的剖面。

    她的脑袋,在被我用飞镖射落前,就被人切了下来,那她……刚才怎么还能像活人一样,正常走动和讲话?

    纸面具和乱蓬蓬的发丝,遮住了她的面孔。

    我忽然有种想摘下她面具,看一看的念头。这个作恶多端的女人,面具下,是怎样一副容颜?

    是否像她说的那样,被纺织机扎的千疮百孔,体无完肤。

    我的手摸到了女人的脑袋,冷冰冰的,很凉,像停尸间里的尸体。

    我下意识的将手缩了回去,但旋即,将手伸到女人面具上,准备掀开。

    就在这时,女人乱蓬蓬的头发丝里,探出一只长满白毛的爪子,对准我的手,作势欲抓!

    我的神经高度紧张,瞬间就发现了这只诡异的爪子,将手缩了回去。

    旋即,一张长满白毛的脸,从头发丝下边伸了出来。

    狰狞的獠牙,通红的眼睛,躲在一颗脑袋的头发里,像神话传说中的夜叉!

    鬼婴儿在这里!

    我倒抽一口凉气,刚想叫秦煜过来包夹,鬼婴就唰的一下,蹿了出来,跳到茶几上,将茶杯,茶壶之类的东西,一股脑儿往我身上扔。

    这小畜生!

    我气的牙根痒痒,一个跳步离开原地,躲开了飞溅的茶水和茶具,冲到茶几前,准备擒下鬼婴儿,但这小畜生却趁这个功夫,顺着男人的人皮,爬到房屋最高处,又三窜两窜,不知躲到哪去了。

    “在这儿。”

    在猫眼天尊的指示下,秦煜一指窗户,鬼婴儿不知何时爬上窗户,它的身子构造很奇特,上半身长,下半身短,扭曲成诡异的姿势,和窗户上的人皮倒影重叠在一起。

    如果不是猫眼天尊明察秋毫,我们还不知要被糊弄到什么时候。

    这鬼东西,智商简直不是一般的高。

    被我们发现后,,鬼婴嘎嘎嘎地乱叫,伸出胳膊,不知在墙上哪个部位一扒拉,一时间,阴风阵阵,吹的我脑壳发痛。

    不是妖风。

    这小王八蛋,大半夜的,把房顶的吊扇打开了!

    男人的人皮,就用细线绑在吊扇的扇叶上,此刻风扇一转,人皮也跟着转了起来。

    本来薄薄的一张皮,此刻胀满了空气,像气球一样圆鼓鼓的,在我们头顶飘来飘去。

    一个人皮做成的气球,在忽红忽暗的灯光下,在头顶上飘来飘去,我感觉我快要疯掉了。

    该死的鬼婴,又趁这个功夫,溜走了!

    我看不到三分钟时间,还剩下多少,但是听着耳畔滴答滴答的声音,绝望的感觉,弥漫心头。

    “这里,这里明明没有妖气,为什么这里的一切,比妖怪还可怕……”

    秦煜同样着急不已,她口中喃喃,但周围的声音太小,我听不到她说的什么。

    “不管了!三清太祖在上,可能是我的实力太低,没有发现厉鬼的踪迹!

    但这里,一定有厉鬼。

    我为这次直播,准备了两样法宝,一个晴天娃娃,一张压箱底的符箓,如果用了,后边的直播该怎么办?”

    她的第九次任务,和前八次比,简直不是一个级别的。

    连直播任务的一条线索都没弄明白,就把她逼入绝境。

    难怪奖励会超乎想象。

    “算了,只能用了,如果死在这里,还谈什么之后的直播。”

    秦煜似乎下定决心,一跺脚,从背包中掏出一张黄色的纸,上边画满了密密麻麻的朱砂笔画,鬼画符一样,看不明白到底写的什么。

    “这是……”

    我离的有点远,警报器的灯光又晃眼睛的厉害,只能隐约看到秦煜掏出一样黄黄的东西,有点像烟花,又有点像给死人烧的黄纸,看不真切。

    “大冲哥,帮我守住门,别让那东西跑了!”

    秦煜朝我吼了一句后,弹钢琴一样,双手在空中掐出一个又一个手印,口中念念有词: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

    三界内外,惟道独尊。

    万神朝礼,驭使雷霆。

    鬼妖丧胆,精怪亡形。

    内有霹雳,雷神隐名。

    金光速现,覆护吾身。

    伴着秦煜的喃喃,符箓上的鬼画符文字变得血红,像被烧着了一样。

    轰的一声,符箓爆裂,声音宛如雷霆。

    我在一旁吓了一哆嗦,秦煜包里真是什么东西都塞,也不知她怎么过的安检。

    在公交车上掏出一串鞭炮就够让我吃惊了,此刻居然又掏出一根大春雷。

    春雷,是一种手指粗细的炮仗,一根根单独的那种,我们小时候在鱼塘里炸鱼经常用这种东西,我把小丫头的符箓,误当成是春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