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是的

    寂静的丛林恒古不变,不时有着一些鸟兽的鸣叫声传来,在林中回响。

    在一处丛林之后正在盘腿打坐的王昊待体内毒素彻底消散之时猛地睁开眼睛。

    随即王昊体内爆发出一道猛烈气势,惊扰地林中鸟兽飞散。

    “呼,是时候收取战利品了。”

    王昊看着眼前毫无生机的怪蛇兴奋道。

    语罢王昊从腰间取出一把bishou,刺进妖兽体内,取出其妖丹和蛇胆,并用这个精致的玉质小瓶将这怪蛇毒牙下的毒液取出留以备用。

    做完这些事后王昊才放心地出了口气,此行收获还真是不小,有了这颗妖丹定然能够突破到筑基境界,到时候自己的实力又提升不少,在这乱世也好多几分保障。

    如今自己虽侥幸重生但功力全无,一切都要重头再来。

    虽然自己是仙帝重生,但若是一不小心半路被那些老怪摆了一道中途陨落。可就冤死了。

    因此自己必须步步为营,为以后重登顶峰东山再起做些准备。

    随后王昊瞅了眼林中打斗的痕迹,确定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后缓缓往外退去。

    待王昊刚退出妖兽深林便看见了站在外面的刘晓东和白展二人,二人一见王昊走了出来当下喜笑颜开,没想到王昊不仅独自一人引开三阶妖兽而且还活着回来了,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本来二人以为与王昊这一别便是阴阳两隔,没想到王昊竟然真的与那三阶妖兽相抗而安全无事。

    “老大你怎么样,没事吧?”

    刘晓东跑上前去紧张地问道,一边还仔细查看王昊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势。

    王昊满不在意地摇了摇头,然而当刘晓东不小心碰到被怪蛇撕咬的伤口时王昊还是没忍住吸了口气。

    “老大你怎么了。?”

    刘晓东紧张地问道。说着看向着王昊臂膀。

    即刻王昊的手臂上的鲜血已经止住,暗红色的痂痕看起来有些刺目。

    “啊老大你受伤了?不会是被那怪蛇给咬的吧?”

    刘晓东满脸忧色地问道。

    “没事,那妖蛇奈何不了我,已经被我制服了。”

    王昊不以为意,摇头笑道。

    刘晓东二人见王昊脸色无恙,不像是有事,也是相信其所说的话。

    “诺,这是那妖蛇的妖丹。”

    王昊拿出那颗妖丹在手中抛着,看着刘晓东和白展二人眼冒金星。

    “哇,这就是那三阶妖兽的妖丹,果然能量惊人。”

    刘晓东看着妖丹兴奋道,此刻王昊手中那颗暗红色的妖丹正散发着强烈的能量波动,浑身萦绕着淡淡光华。

    王昊点头,说起来弄到这东西还真是花费了自己不少功夫,还被这畜生给咬了一口,要不是知道自己的鸿蒙不灭百毒不侵,自己还真不会冒着被这种带毒的家伙给毒挂掉的风险和它近身肉搏。

    不过这都是后话,如今终于将这家伙收服,自己也有了不少收获,此行也算没有白费。

    “老大。,这次你得了妖兽内丹,想必定能够突破至筑基境界吧。”

    刘晓东羡慕道。

    “嗯,我们走吧,找个地方闭关一下。也好助我突破境界。”

    王昊笑道。

    随即三人在落日余晖下缓步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老大这次我们杀掉了那白衣男子,不会惹下什么祸患吧?”

    王昊听闻此言沉吟一会儿后道:

    “这个恐怕还真会,看这家伙挥金如土的姿态恐怕不是一般子弟,此次他被杀,想必此事很快会泄露,到时候他家族定会派出人手调查此事。”

    王昊略有所思道。

    “啊,真的?”

    刘晓东听闻后当即担忧起来。

    “你小子怕什么?人是我杀的,我都还没着急你急什么?”

    王昊见了刘晓东的反应有些无语,笑骂道。

    “老大我可没你这么有魄力啊~虽然人是你杀的但是还是会牵连到我们身上啊~”

    刘晓东哭丧着脸道。

    “哈哈,兄弟何须担忧,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修真者过的也是与天争地斗的日子,若是连这点看破生死虚妄的胸怀都没有还谈什么修仙大业?”

    “更何况这天地间修真家族多如牛毛,若是想要一个都不得罪怕是难如登天,今日杀他一个算甚,待我兄弟三人登临顶峰又惧何人?那时便是与天地为敌,杀个天昏地暗也未尝不可啊!”

    白展哈哈笑道,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直教人气血上涌。

    “是啊,白展兄弟这话说的在理,我喜欢。”

    王昊笑道。

    “走,我们兄弟三人找个地方痛饮一场,不醉不归!”

    “哈哈,好!”

    “走!”

    ……

    王昊三人回到客栈随便点了些小菜吃过便各自回去歇息了。

    房间内,王昊用手磨砂着手上的一枚玉质戒指,正是从那白衣男子手上取下的,像这种储物戒指等级不过算是中等,但即便是最下等的储物戒指也需要身价百万灵石以上,由此可见这储物戒指的珍贵。

    王昊往其中注入一丝真元,手中便浮现一枚暗红色的圆珠,这珠子鸽蛋大小,浑身散发着强烈能量波动之时还萦绕着淡淡荧光,正是那三阶妖兽怪蛇体内的妖丹。

    “啧啧,虽然不及以前经常炼化的六七阶妖丹,但是还勉强凑合吧,炼化了它估计我的等级便能突破至筑基境界了。”

    王昊眼中闪烁着期待之色缓缓道。

    待王昊盘膝打坐一段时间后养足了精神,状态也恢复到了顶峰。

    随即王昊将妖丹举到面前,迟疑了一会直接将其吞入口中。

    妖丹一进入王昊嘴里便化作一股狂暴的能量,顺着其喉咙散于体内四肢百骸。

    妖丹一进入体内王昊便觉得体内经脉犹如火烧,狂暴的能量不断在体内肆意乱闯。

    王昊如今毕竟还是半步筑基境界,强行吞噬一个三阶妖兽内丹难免有些勉强,因此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王昊强忍住体内经脉破碎的疼痛,运转真元去温养体内经脉,不一会体内破损的经脉便修复如初,看其坚韧程度远超以往。但这妖丹内的能量太过狂暴,尽管王昊已经竭尽全力去修复,但转眼间刚修复的经脉边又被狂暴的能量摧毁,而后又被源源不断涌来的真元不断修复,如此循环往复,持续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