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谁受伤了

    只是这一切都几乎是已经万事俱备了,可王笑拿着刀子始终是对自个下不去手的。她一直都在咬牙切齿犹豫不决,谁又能这般的狠心能拿着刀子对着自个捅一刀呢?

    李宝平这才刚一进门便看到王笑拿着匕首对着自个的手,那般狠心不舍的模样。着实是将李宝平吓了一跳的。

    “你这是干什么?”李宝平大声呵斥一声,吓得王笑将手里的匕首都给丢在了地上。

    王笑倒吸一口冷气,叹息一声说道:“我估摸着这次的药效已经差不多了,你看你的手也愈合了,我上哪儿去试药呢?”

    听了王笑的这话,李宝平捡起了地上的匕首,他手快的正对准自个的胳膊就要划过去。正在庭院里玩耍的李宝珍大声呵斥一声:“不是吧,你们两个人还真的是傻得可以,试药就一定得用自个的肉试么?牛二叔前两日拉车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那胳膊上,啧啧惨不忍睹。”

    李宝珍说着丢下了手里的玩意朝着王笑他们二人走来:“听说是摔得血肉模糊的,用那旧衣裳裹着胳膊,血水都渗出来了。”

    李宝珍的话,可是给了王笑不少帮助的。

    李宝平瞥了王笑一眼,眉头紧锁眼眸满是心疼的说道:“那我们不如去牛二叔家里看看他吧?你的药当真有用的话,对他也是有好处的。”

    牛二叔的家境贫寒,又娶了一个好吃懒做的媳妇。

    他家里就是只靠借着牛二叔出门拉车为生,加上媳妇对他也是蛮狠的,所以现在牛二叔受了伤,想都不用想,他媳妇定然是不会给牛二叔叫大夫来看病的。

    王笑跟着李宝平一同来到了牛二叔的家中。

    即便是在他们的口中所言这牛二叔家境贫寒,那可也是要比王笑的家里好不少的。

    牛二叔见着王笑李宝平他们三人来了,踉踉跄跄的从床上起身就要去迎接。

    李宝平连忙快步走了过去,他一把搀扶着牛二叔说道:“二叔,你这身子骨,你还是好好坐下歇息吧。笑笑做了点药膏,你摸摸试试。”

    听了李宝平的话,牛二叔条件反射的直接咧过身子去,直接说道:“我可没银子啊!”

    “二叔你说的这是啥话,不要银子的。我瞅瞅你的胳膊,我还得知道你这胳膊我做的药你能用不能呢。”王笑说着就要拆去牛二叔胳膊上缠着的旧衣裳。

    但牛二叔又一次的把胳膊撇到了一边上去:“笑笑啊,叔也知道你这是好意,可你毕竟是女子,你说,叔哪儿好意思呢?不然你就给药膏给叔留下,叔试试看。”

    李宝平也很是为难的看着王笑。

    虽说李家一家根本不在意这些,毕竟牛二叔现在可是身患重伤。

    王笑既然能够救人,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男女有别之说。

    “二叔,你就让王笑姐瞧瞧吧。我哥不会说啥的,再说了,这屋里就咱们四个人,我哥也在这儿瞅着呢。你不让王笑姐看的话,王笑姐也不敢随便给你用药的啊。”李宝珍站在一旁劝说着。

    这还倒是王笑第一次见着李宝珍靠谱的样子。

    先前他总是干什么事儿都是不着调的样子,而且,这也是李宝珍第一次叫她王笑姐。

    如此说来,李宝珍平日里毒舌那心里也是什么都知道的。

    在他们的劝说下,牛二叔只能扭扭捏捏的将自个的胳膊给露了出来。

    王笑瞥了一眼,果真是像李宝珍说的一样。那半个胳膊上一块好肉都没有,据说是李宝珍在那日来找烟土的时候碰见的,这也有好几日了,那胳膊上腐烂的伤口不但没有好转,甚至是还感染了。

    如此棘手的情况,倘若是处理不当的话,就按照牛二叔现在的年纪。

    别说是毁了一个胳膊,就连是要他命那也是极有可能的。

    王笑有些为难的撇了撇嘴:“二叔你家里可有酒?”

    酒?

    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王笑。

    牛二叔刚刚被拆开伤口的时候弄的疼的嘴都合不拢了,现在眼泪都快要出来了,疼痛万分的看着王笑说道:“丫头啊,叔这么一大把岁数了,你若是能治最好。不能,也别拿叔找乐子啊。”

    “不是的叔,你看看的伤口都已经开始糜烂了。如果不消毒的话直接将我那药膏敷上,那也只能起到很小的作用,必须得用酒,总之您屋里有吗?如果没有的话,我还要跟宝平出去买了再回来给您处理这胳膊的。”王笑慢条斯理的解释着。

    牛二叔痛苦不堪咬紧牙关,指了指院子里的那颗槐树说道:“那有两坛女婿年下的时候送来的烧酒,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什。”

    王笑命李宝平跟李宝珍将那烧酒取来,拿着小碗装着。

    随之又小心翼翼的涂抹在牛二叔的伤口处,还好王笑有先见之明,一开始的时候就拿着牛二叔的衣裳堵着了他的嘴巴。

    将伤口给处理好之后,王笑这才又拿着自个的金疮药往牛二叔的伤口处涂抹。

    牛二叔嘴里一直呜呜嗷嗷嗷的叫唤着,但并不能影响到王笑的进度。

    直到最后王笑将他的伤口给处理好包扎完毕后,牛二叔直接飙泪了。

    “王笑啊,平日里叔也没有得罪过你,你,你,你这般的报复叔啊!”牛二叔疼的都快要合不拢嘴了,但却还是憋出了一句话责骂王笑。

    王笑并没有恼怒,反倒是珊珊一笑,一只手按压在牛二叔的伤口处。

    那一刻,牛二叔直接啊的一声一跳三尺高,也顾不得自个腿上的疼痛了。

    随之王笑又开口道:“二叔,有没有感觉现在你的伤口要比先前的时候好些了,也并没有那么疼了,还有一种清凉的感觉?”

    被王笑这么一说,牛二叔仔细的感受了一番。

    还当真是如此!

    他又自个试探性的摸了摸自个的胳膊,还真是没有先前那么疼了。

    就连出血的情况也是好了不少,这就连手按压在胳膊上都没有出血。

    牛二叔一转身笑的合不拢嘴的看着王笑说道:“还真是,神了!这还真是多少有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