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茫茫剑武

第91章 91: 解缘人

    袈裟僧人也不敢相信夜不归先生所说的话,他不仅仅是这几十年来一直在此隐居,更是不曾认识夜不归先生。但若真的有人十分的了解他,他会毫不留情的在他未开口之前就杀了他,他的过去不允许有人知道。而他这样残忍而做,叫做杀人灭口。

    袈裟僧人目光中忽然凌厉起来,有些紧张的大声质问,“夜先生说是十分的了解我,那可否能说出老衲的名字?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是以石店主和你们相称。”

    听了这个问题,夜不归欣然一笑,这个问题倒对他是不难,毕竟一个人的真实姓名还是很好打听的。

    不用思考,夜不归朗声再道,沧桑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店铺内,“您姓石,名苍龙,是二十年前我们大南国内赫赫有名的石苍龙第一剑客。怎样,我说的不错吧!”

    在听此话,众人更是为之震惊,包括认为自己已经十分了解石店主的非礼也先生。因为他们没有人会想到,面前这个慈眉善目的袈裟僧人,竟然会是二十年前那个纵横整个大南国的第一剑客石苍龙。而且众人还有听说过,二十年前的石苍龙身负许多血案。

    袈裟僧人忽然就听到有人说出了自己的真名,而且是这二十年来第一次,他心中猛然打颤,转而发怒。袈裟僧人瞬间目光变得凶狠起来,他不在慈眉善目,而是全身瞬间燃起了火灵之气,带有几分杀意的对夜不归在次质问道。

    “我真是低估你了,夜不归先生。没想到时隔多年,你竟然连我的真实姓名都能打听出来,那你一定还知道关于我的那些事?若你真的还知道那些事,哪怕我们是有缘人,我也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袈裟僧人言语中不留任何情面,仿佛此刻他就是冷冷的杀人机器。

    在一旁身为袈裟僧人女儿的石梦,此刻她的心中竟然有了对阿爸恐惧,因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阿爸对别人表现的这么冷酷凶狠。在他的面孔上,已经充满着杀意。

    石梦急忙拉了拉袈裟僧人的袖子,苦苦劝说道,“阿爸,二十年前您究竟有什么事,是不可以让我和大家知道的?若是夜不归前辈真的知道关于阿爸的事情,阿爸难道真的要杀了这位有缘人吗?夜前辈是位好人,他!”

    石梦的目光中充满着焦急和疑惑,在这一刻他她乎也看不透自己这个相守了二十多年的父亲,为什么会这么凶!

    但是袈裟僧人依然发怒,大声呵斥了一句,“闭嘴,阿爸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

    这几句呵斥,让石梦不敢在出声。

    风麟在这一刻也颇有些惊呆,同时他又忽然被袈裟僧人所散发的灵力压力而震慑,灵力威亚越发的严重。

    风麟急忙闪近,艰难的挡在了随时都有可能被攻击的师父的面前,他对着凶起来的袈裟僧人诚恳的劝说道,“石店主,您以前的故事晚辈们不知道。但是晚辈们都曾听说过石苍龙这个名字。晚辈们都听说二十年前,我们大南国第一剑客石苍龙,他是一位充满英雄豪气的大人物。他劫富济贫,屠杀暴者,帮助子民,是彻彻底底的人民英雄。”

    同为晚辈的林琳,由于修为浅,她也在袈裟僧人这强大而又蛮横的威压中显得站立有些艰难。因为已经开启玄火灵力威压领域的袈裟僧人,在晚辈们来看,他实在是太强了。

    但是林琳还是艰难的走到了怒火冲天的袈裟僧人面前,却又不敢靠得太近,她颤声着也一同劝说道,“石店主你,难道真的要杀了夜不归前辈?我们都相信,夜不归先生是一位善者。”

    见晚辈们来劝,袈裟僧人更是怒了几分,大喝道,“你们不要拦我,免得伤到你们这些晚辈。”

    怕学生有危险,身为老师的非礼也急忙闪身挡在了林琳的面前,他有些紧张。不过在袈裟僧人的火灵威压下,非礼也并不受任何牵制和影响。

    非礼也脸色很难看,他皱着眉毛怒视着袈裟僧人,呵斥道,“石苍龙你的过去非某虽然还不清楚,但是你可一直是一个正直正义的民族英雄。难道在今天,你要滥杀无辜吗?”

    袈裟僧人依旧怒色十足,却不再言语。

    在面对袈裟僧人的威压和凶狠的质问下,白发苍苍的夜不归一直都是笑呵呵的样子,不曾看出他有一丝的害怕和畏惧。虽然在实力和修为上,夜不归因为自身原因而没有石店主的高,但是他自有分寸。

    夜不归笑了笑,淡然的开了口,他那沧桑的声音传遍整个屋子,甚至在不断回响,“石苍龙老夫知道你的往事,是所有的往事,虽然这二十年来你一直都在隐藏,而且隐藏的很好,但是老夫却全都知道,而且是清清楚楚的。”

    听到等来的竟是夜不归这样的回答,袈裟僧人终于再次暴怒了,全身开始红涨起来,愤怒而又不言语。

    一旁所有人的心此刻都再次提了起来,谁也不知道袈裟僧人听了这样的回答会做出什么事来。

    袈裟僧人显然彻底怒,他不允许还有活着的人记得他的曾经往事,他不允许,如果还有人记得,那么那个人就必须得死。

    “你!哪怕我们有缘,既然你知道了我的曾经往事,那么你就必须得死。”袈裟僧人终于开口说话了,而且在他的瞬间暴怒中,他一脚振飞了身边数人。

    转瞬间便是袈裟僧人的怒言,在他那在店铺内回荡着的言语之中,不仅有凌厉寒冷,还有十足的暴怒愤恨。

    在袈裟僧人的这一脚振飞之中,有风麟,林琳,还有他的女儿石梦,都一同倒在了四边的桌子下面。

    而有差不多修为的非礼也和夜不归,则依然挺立在石店主的威压之下,他们要准备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