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淑色

第28章 ? 只是多看了两眼

    小毛驴在前头慢悠悠走着,不时停下来啃几口草。

    田幼薇也不着急,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带了邵璟慢悠悠往前走。

    张师傅有句话说对了,邵璟读书很有天赋。

    只是之前,他是跟着二哥在几大姓合办的学堂里读书,后来家里出事,就再没正规去过学堂。

    他是边做生意边读书,有空就去拜访老师同学讨教学问,跟着番邦人自学番话,就这么着,他也中了进士。

    倘若这一次,她给他寻个很好的老师呢?

    他是不是能一飞冲天?还可以让二哥也跟着学。

    田幼薇搜肠刮肚地想,这周围都有什么好的名师。

    邵璟抓住她的手轻轻摇晃:“阿姐,别把张师傅的话放在心上。”

    田幼薇唬了一跳,他居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觉得女子是很好很出色的,好多事情女人能做好,男人做不好。”邵璟很认真地道:“我也不信什么女人会给窑场带来晦气之类的话。你喜欢就去做,我会帮你的忙。”

    原来是为了那句“可惜你是女子”的话!田幼薇笑了。

    从前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大家一定认为她不能继承家业,非得让邵璟入赘支撑门户。

    所以就算她掌握着越瓷的釉水配方,也始终不能真正参与并掌控窑场的生意。

    因为惯有的习俗就是小虫说的那样,她不服气着不服气着,也就认了命,于是越来越平庸,越来越自卑。

    “你打算怎么帮我?”田幼薇逗邵璟。

    邵璟坚定地道:“尽我所能!阿姐,我想让你称心如意!”

    称心如意?田幼薇轻笑:“好呀,我想要一家人长长久久、高高兴兴地在一起,想要阿璟将来娶个合心意的媳妇儿,生个聪慧好看的小侄儿叫我姑姑!”

    邵璟眨眨眼,停顿片刻才道:“我也想要一家人长长久久、高高兴兴地在一起。”

    田幼薇突然一拍巴掌:“有了!”

    小毛驴被她吓了一跳,邵璟也被她吓了一跳:“有什么了?”

    田幼薇兴奋地眨眼睛:“暂时不告诉你!”

    她想起来,邵璟曾经去拜访过翠云寺的一位高僧。

    据说那位高僧学富五车,精通番邦语言,就是性情古怪,坚决不肯收徒。

    邵璟花了很多心思才打动了他,但也只是点拨几句而已。

    不过邵璟也和她说,点拨的这几句话非常关键,让他茅塞顿开。

    而这位高僧之所以性情古怪,是因为受了很大的刺激——最疼爱看重的学生带着他的独女私奔了,由此引得家破人亡。

    倘若阻止这件惨剧发生,是不是就能顺利拜师啦?不是说一定能,至少也更有希望吧。

    田幼薇开心得很,恨不得立刻实施:“我肚子饿了,咱们走快些吧!”

    邵璟皱起眉头,眼看着她走得远了,就赶紧追上去:“阿姐等等我!”

    田幼薇回了家,先找谢氏:“娘,我饿了。”

    谢氏好脾气地道:“你爹和二哥很快就回来了,等他们回来就开饭!”

    田幼薇撒娇:“可是我等不得了!肚子都饿瘪了,您摸,前胸贴后背。”

    谢氏拿她没办法,只好叫人给她和邵璟先做吃的。

    田幼薇飞快地扒饭,眼睛不停往外瞟,一定不能叫老头子抓到的,不然今天没完没了。

    谢氏不晓得她的小九九,只和高婆子道:“果然是饿了。”

    田幼薇把碗一放:“吃饱了,好困好困!”

    谢氏哭笑不得:“那你就去歇着吧。”

    田幼薇立刻溜走,出了院门,不见邵璟这条小尾巴跟上,回头一瞧,他正乖巧地帮着高婆子收拾碗筷呢,谢氏也欣慰地看着,面色和蔼,没有任何不高兴。

    真是好孩子。

    田幼薇跑回自个儿的住处,先把脸脚洗了,又漱了口,叮嘱喜眉:“我睡了,谁来也别叫我。”

    喜眉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针,聚精会神地扎鞋底:“知道了,知道了。”

    田幼薇把门一关,却不是睡觉,而是翻出书本就着余晖看了起来。

    制瓷要学,学业也不能落下啊,不然邵璟拜了名师,更把她甩到后头去了。

    至于白师傅那里,她还是不想放弃,只是不能再用偷师的法子了。

    人家不和她计较,那是人家大度,再不知趣就是自己找打。

    天渐渐黑下来,门轻响一声,是喜眉去吃饭了。

    她把灯点起,继续读书。

    读得正入迷,忽然听到窗外传来邵璟的声音,很大声地那种:“伯父!您是要去看望阿姐吗?我和您一起去好不好?”

    她吓得赶紧把灯灭了,跑到床上躺着,屏声静气。

    很快,门外传来脚步声,田父站在门口叫她:“阿薇?”

    田幼薇哪里敢答应,一声不吭。

    喜眉的声音远远传来:“老爷,姑娘说了,她困得很,谁来也不许叫她。”

    田老爷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田幼薇如释重负,又侧着耳朵听了会儿,确认安全,就把门轻轻打开一条缝观察情况,迎面对上喜眉贼亮贼亮的小眼睛。

    “嚯!抓住装睡的姑娘一个!”喜眉从门缝里灵巧地探进手来抓住她,兴奋地小声道:“你犯什么事儿了?老爷气得很,让主母好生管教你,不许你去窑场了呢!”

    田幼薇无奈地道:“我能做什么?我就是偶然从白师傅那儿经过,多看了两眼,他的徒弟非得说我偷师,不依不饶地追到我爹面前骂我不要脸。我险些和他打了一架。”

    “那您可真倒霉。”喜眉同情极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您真是偶然不是有意的吗?还有,您打得过人家吗?”

    田幼薇生气:“看破不说破,喜眉你还想分我的糖吃么?”

    喜眉立刻举手告饶:“奴婢错了,奴婢不该多嘴,姑娘就是不小心经过。”

    田幼薇笑起来,拉着喜眉的手央求:“你可得帮我的忙啊。我只能依靠你了!”

    谢氏一定会听从田父的话,把她拘在家里学女红什么的,女红她已经会了,也不排斥。但不能出门就太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