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鸿蒙殿

第22章 重回北疆

    “我等誓不辱命!”黑白大盗梦天残都齐声的说到。

    其实昨晚柳枫在布置灵玉的同时,一边散发神识探寻周围几百里的状况,他发觉在两百里开外有两个不大不小的门派。

    而在此地建立门派,估计会产生矛盾,但是有韩天君坐镇,估计也能应付得了,只是自己只能尽快去把事情处理好回来就行。

    只见柳枫身形一闪消失在黑夜当中,待梦天残反应过来,柳枫已经到了百丈开外,他不停的向北疆奔袭而去。

    此行的目的是先保存天网的实力,进而把之前留下的仇恨一并解决,以除心魔。

    待到日出时分,梦天残的传音石居然传来了莫二的声音:“梦大哥,卧槽,怎么找不到你们了,我明明是做了记号在此处的。”

    原来,莫二在下半夜时分就已经回到了此地,只是,怎么也找不到梦天残等人,而前面的格局跟之前的完全不一样。

    只有一个巨大的湖泊,就剩下连绵不断的大山。而原来留下的记号同样是找不到了,迷茫之时想到了传音石,所以才问梦残天等人的所在之地。

    “咳咳,莫兄,你如果看到一个大湖泊,就说明已经快到了我们的阵地,你通过大湖泊就到了我们这里了。”梦天残回到。

    “卧槽,什么时候大山也会变形了,奶奶的,这么大的湖泊我们怎么过去。”莫二感觉十分的不解。

    也是,按照他们现在的修为,想直接飞跃过去,是不可能的,至少要达到圣境中期的修为,才能直接飞跃过这么大的湖泊。

    “莫二,你尽快做几个排船,我先行过去。”韩天君已经感觉到了不一样,想尽快过去一探究竟。他倒是可以直接带莫二过去,但是他们一同到来的,还有几个工匠的工头。

    “噢,好。”莫二对韩天君还是相对比较敬重的,因为对方总是不苟言笑,但是修为感觉能够差不多与老大比肩了,这样的人物简直就是变态。

    “哥几个,来,这是几个碎银,你们去造几个排船。”莫二这货直接就是用钱指使别人做事了,反正他现在不差钱,想着想着就摸着手上几个存储戒子,里面有无数的极品灵玉。

    “哈哈,哟西。”莫二这货居然奸笑了起来,坐在一旁露出色眯眯的表情。

    其他几人,看到莫二这幅表情,顿时打了一个冷震:“这货不会是基佬吧?”

    韩天君几个闪身,已经是穿过了巨大的湖泊,出现在一个平台上面。

    “韩前辈!”梦天残率先向韩天君打了招呼。接着黑白大盗向韩天君颔首致意。

    此时,剩下了黑白大盗、梦天残、韩天君还有莫二这几人,其中韩天君是修为是最高的,所以大家都很自觉的唯韩天君为首。

    “嗯?”韩天君很快发觉了此地与之前的离开的时候有这本质的区别。

    “嗖”韩天君身形一闪,直接飞升至于半空之中。

    “嘶”他深吸了一口冷气,满脸的震惊。

    “此处灵气比之前浓郁百倍,就算有龙脉支撑,但是离开前的效果也不会有这么显著,”韩天君神识不断的散发:“原来如此!看来柳公子是个深不可测之人。”

    显然,韩天君已经发觉了其中的一二层奥秘,尽管是略知皮毛,也是让他震惊不已。

    心中不免惊喜万分,也许身中驱功散,但是遇到了柳公子,这就是天不亡我,比有后福。

    “各位,此处暂且由我来主事,接下来,我们统筹一下目前的情况。。。”待莫二进来,韩天君召集了几人,直接开门见山的说到。

    “好”其他几人都是毫无疑异,开玩笑,这货修为是圣境的修为,谁敢有疑异?

    柳枫一路狂奔,他马不停蹄的向北疆掠去。

    日出日落,光阴掠逝。

    这日,柳枫回到了柳府所在的街道上,繁华的街道依然是人头涌动,穿过街道,柳枫来到柳府的所在之地。

    只是眼前的一幕让自己心里猛烈的一抽。

    曾几何时,柳府的这个牌匾悬挂此处,而此时,已是时过境迁。

    柳府,自从柳枫坑了二皇子一把之后,就被灭了。

    而柳府也变成了此时的青楼,隶属于二皇子的势力范畴。

    “官人,站在门口干嘛,进来玩玩啊”此时门口走出来一个风味油烟的女人,朝着柳枫说到。

    柳枫脸色一闪,哈哈的笑道:“好,很好,我正好想玩玩呢!”

    随着老鸨的带路,柳枫上到了二楼的一个包厢。

    “把你们这头牌给我带过来。”柳枫把一锭金直接拍在了桌子上。

    “哎呀,大官人,你是找如花姑娘吗?但是如花只是卖艺不卖身哦,并且如花也不是一般人能叫得出来的。”老鸨见金眼开,满脸的笑意说到。

    “如花?额,好吧,就把如花带过来。”柳枫说着,又把一锭金拍在桌上。

    “官人,这么爽快,好好,我现在就去安排。”老鸨拿起两锭金,笑着走了出去。

    不多时,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走了进来,此女脸如碧玉,身如若水,实实在在的一等美女,幸好柳枫心境比较镇定,说不定也会霸王上弓。

    “姑娘,坐,我们来聊聊。”柳枫淡若如然的说道。

    “聊天?公子想聊什么,小女子尽是知无不言。”女子坐在柳枫的对面,端起茶杯给柳枫倒了一杯茶。

    此刻她心里不难免十分疑惑,这种江湖之中的男人,见到自己哪个不是两眼发光,恨不得马上吃了自己,但是此人如此镇定,竟然谈吐自然?

    柳枫清楚,老鸨说如花卖艺不卖身,那如花必定是二皇子之人,不是不卖身,是不能卖。

    “姑娘,半年之前,我来过此处并没这个青楼,难道是最近才建立的吗?”柳枫喝着一杯茶水,似无意的问道。

    “回公子,此处确实是上个月才建立的,此地原来是旧府邸,我们主子把地买了下来,才把此地建立起来。”如花声如蚊鸣。

    “哦?姑娘的老板是何许人也,能否透露一二?”柳枫其实已经从涂空处了解的清清楚楚了,二皇子被坑了之后,怒气难平,但是慕容华与酆春直接把事情揽了下来。

    最后不仅慕容华被废丹田,对方最后竟然突然消失了一般,酆春更是怒火冲天,直接捣了柳枫的大本营,把此处变成了一个青楼。

    “哈哈,公子有所不知,我也未曾见过我家主子,只是公子寻根问底,到底有何用意?”如花虽然笑容可掬,但是眼角边那一丝警惕,却是瞒不过柳枫的。

    “姑娘尽可放心,说不定我与你家主人还是故友,此行正是想和故友好好的聚一回。”柳枫倒是无所谓,自从进入北疆来,神识一直在发散,除了闭关的几个大能,倒是没有发现能与自己对战之人。

    “故人?公子可够高深莫测啊。”如花倒是没有上钩,这种场合尽是能应对自如。

    酒过三巡,柳枫感觉这步棋好像走错了,其实并不需要来这里打听二皇子的下落,只是原来这里属于柳府,到达此地心里就会不由自主的进来,只是为了感受一下曾经的柳府留下的气息。

    只是,一切都是时过境迁!

    “姑娘,麻烦你带句话给你家主子,就说,后日今时,我有空暇时间过来玩,顺便借点银两和药材。”柳府淡定的说到。

    “后日今时,我有空暇时间过来玩,顺便借点银两和药材?公子可真会说笑,怎么看您也不像是需要借银子的人,不过放心,话我一定会带到。”如花虽然有疑惑,但是也只是微笑的说道。

    “那就劳烦姑娘了,告辞!”柳府起身一拱手,就大步走出了厢房。

    出了青楼,柳府直接联系了涂空,安排了下一步的工作。

    北疆是天网的根据地,北疆一举一动都尽收眼底,只是一切暗涌的背后,似乎有只大手在操控着,柳府感觉这并没有那么简单。

    南浔与北疆的实力都差不多,为什么南浔会举国之力来入侵北疆?难道就不怕北疆直接回捯黄龙?

    此时柳枫已经身在天网的大本营所在地,豪殿。

    还是同样的包厢,只不过黑色的房间之内,此时柳枫坐在了上位,而涂空则是坐在下位。

    此时的涂空,神采奕奕,精神面貌已经是与之前大不一样。见到柳枫,涂空暗暗一惊,自己还是看不透柳枫的修为,公子还是一副不吃人间烟火的模样,与世无争看不出一丁点的修为。

    但是涂空知道,目前自己是属于幻境后期巅峰的修为,放眼北疆已经少有敌手,但是在柳枫面前,自己还是不敢有一点的轻易放肆。

    若果他知道此刻的柳枫是意境巅峰后期,估计自己的胆子都会跳了出来。

    “公子,北疆此番估计要翻天了,皇室已经是内外忧患,据情报分析二皇子与南浔一方有勾结,而北疆皇室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已经被二皇子收买了。”涂空三言两语的就把目前的情况跟柳枫说明白。

    “二皇子?此子心胸狭隘,若然得势,北疆百姓必将身处火海之中,看样子我还是拉北疆一把吧!”于公,柳枫觉得是没有必要拉北疆一把,于私,这只不过是解决个人恩怨而已。

    “涂空,后日你需。。。”柳枫给涂空直接传音道明后日的安排。

    虽不怕隔墙有耳,但是还是小心使得万里船。

    是夜,北疆风涌云动。

    柳枫在豪殿正在静坐,神识在不断的发散,按照柳枫目前意境后期巅峰的修为,直接把所在之地千历县全部笼罩在自己的神识当中。

    柳枫自觉已是运筹帐握,但是隐隐觉得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意境后期巅峰,往下就是圣境,但是为什么我是意境的修为,就能够运用圣字决?”柳枫心里十分的不解。

    总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柳枫的心底总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时过两日,柳枫一早来到了柳府旧址上的春楼。

    包厢内,柳枫自酌自饮,说不出来的悠闲。

    “嘭”包厢大门瞬间爆开。

    “哈哈,很好,仁兄,你可让本王好等啊!”公孙复满脸笑容,一副见了许多年未曾见过的老朋友一般,但是眼角深处,那一丝丝的恨意却是逃不过柳枫的眼睛。

    外人不知道,真的以为柳枫是二皇子的人生挚友,一起进来的有三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当日遇到的如花姑娘。

    “哈哈,殿下别来无恙啊。”柳枫也是跟着打了个哈哈。

    二皇子大大咧咧的走到了上位,一时间气氛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柳枫此时神识一扫,发现青楼外围被高手潜伏得水泄不通,估计现在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柳枫并不露惧色,外面埋伏的高手最高的修为只是意境中期巅峰的修为。

    “殿下,十分感谢当日对在下的盘缠之恩。”柳枫倒了一杯酒自饮。

    “哼,柳公子,阳光大道你不走,荆棘山路你偏要闯,我想拉你一把,却是无能为力啊。”二皇子倒是无所谓,今天他胜算在握。

    在他的眼里,此处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就算柳枫有三头六臂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嘭”

    “小子,受死!”

    此时一整炸喝从屋顶百里开外传来,声刚至,一道身影已冲破屋顶直取柳枫的命脉。

    柳枫脸色一凌,瞬间跃出包厢,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对方的修为居然与自己不分上下。

    “情报有误?”

    柳枫第一次感觉到心里没底!

    “嘭”

    柳枫刚飞出包厢,他坐的椅子瞬间被碾压成粉碎。

    “原来是你!”柳枫面露不解。

    “哈哈,小子,今日此处便是你的葬身之地!”来人正是当日追杀自己等人的天音寺酆春!

    酆春全身散发着极具危险的气息,就像一个巨大的核弹随时都可以毁天灭地。

    此僚当日修为只有意境的中期巅峰,而此时展露出来的实力达到了恐怖的意境后期巅峰。

    柳枫隐约的感觉到,如正面杠上,自己胜算只有五分。

    “撤”柳枫神念直灌入传音石,直接安排了涂空撤网。

    按照之前柳枫的安排,柳枫自凭可以一个人面对二皇子等人,并直取对方头颅。而涂空的势力全部发散到皇室周围,把二皇子余党连根拔起,预防不测。

    但是按照目前的状态,情况完全是超出了自己的预想。

    对方只是酆春一个人,实力就这么强劲,这说明天音寺没有那么简单。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