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爱恨江山

第二百二十四章 劫持

    天阴沉沉的,铅云欲垂,看着很让人压抑,就如同宝淳现在的心情。</p>

    “这天气,怕是要下雪了。”宝淳的心腹大宫女灵儿看了看天,嘀咕说。</p>

    “公主,我来拿吧。”灵儿把食盒放马车上后,马上转身想去接宝淳手里的包裹。</p>

    “不用了,我自己拿!”宝淳咳了两声,紧了紧怀中抱着的浆洗好的穆重山的换洗衣衫。</p>

    “您小心些。”灵儿紧张地扶宝淳上了马车。</p>

    “我的膝盖已经完全好了,你不用那么担心。”宝淳柔声安慰道。</p>

    前两日靖安帝下了处死穆重山的圣旨后,宝淳又去永延殿外跪了半夜,谁劝都不走,天寒地冻的,直跪得晕了过去,才被暴跳如雷的靖安帝派人抬了回宫。这么一折腾,宝淳的腿也瘸了,人也冻病了,可惜穆重山的结局却没有因此得到任何改变。尽管又病又瘸,宝淳却仍坚持每日去探望穆重山。</p>

    宝淳上车坐好后,珍而重之地把包裹放在腿上,轻轻抚摸着,心中无比苦涩。</p>

    父皇心如铁石,王爷看来是死定了!最亲的人要杀了自己最爱的人,自己却无能为力。宝淳的眼泪如线一般落下。</p>

    “对不起,对不起……”宝淳似乎只会说这一句。</p>

    “宝淳,别哭,这不是你的错。”犹记得昨日他温柔地帮自己擦去泪水。</p>

    “你恨父皇么?”宝淳泪眼朦胧地问他。</p>

    穆重山沉默了片刻。</p>

    宝淳自嘲地笑了一下:“怎么可能不恨。”</p>

    穆重山摇了摇头:“说不上。只是有些失望,有些担忧。”</p>

    宝淳剧烈地咳嗽。</p>

    穆重山皱起眉,帮她披上白狐披风:“你身体不好,就别来看我了,东西差人送来就好。”</p>

    宝淳摇摇头,凄凉地说:“不,我一定要来!我能见你的,已经没有几天了,我一天都不想错过!如果可以,我都不想离开这里,我想一直留在这里陪你!”</p>

    “傻丫头。”穆重山宠溺地摸摸宝淳的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现在有父母和兄弟姐妹陪着,以后会有爱你的夫君陪着。很快就会把我忘了。”</p>

    才不会!我心里只有你!我爱的是你!宝淳在心里拼命嘶吼。可是,这话她说不出来。自己的父亲要杀他,这话她永远也说不出来了。为了怕穆重山担心,她也没有告诉穆重山为了能免去他受的酷刑,她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p>

    “我永远不会忘的!因为……我的命是你救的。”宝淳的眼里一片模糊。</p>

    马车忽然剧震一下停了下来,惊醒了沉浸在回忆中的宝淳。随即马车外传来几声闷哼和倒地声。</p>

    灵儿掀开帘子,尚未看清外面情况,就被一个蒙面人击晕了过去。</p>

    宝淳吓得尖叫起来往后缩,即便这样她还是死死抱着那个装着穆重山衣服的包裹。</p>

    蒙面人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轻声说:“别叫,我们是来救镇南王的!只是想请您帮个忙,不会伤害您的!”</p>

    宝淳听到是来救镇南王的,睁大了眼睛。</p>

    “您答应不叫,我就松开手,好么?”蒙面人说。</p>

    宝淳点点头。</p>

    蒙面人慢慢松开手,宝淳果然没叫。</p>

    孟云衣扯下蒙面巾,宝淳眨了眨眼睛,不确定地说:“我好像见过你。”</p>

    孟云衣笑了:“公主好记性!我们在洛河的画舫上见过。当时是为了救质在北武的东昊二皇子。我是负责救您的船夫。”</p>

    “是你!”宝淳记了起来。</p>

    车里又钻进一个人,穿着宝淳侍卫的服装,笑着对宝淳说:“好久不见了,宝淳。”</p>

    宝淳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仔细看了看,才认出乔装过的齐青蘅,惊呆了:“你怎么会在这里!”</p>

    齐青蘅把他们的来意和计划简单说了一遍。</p>

    有齐青蘅在,宝淳再无怀疑。听说穆重山有望被救,她的心剧烈跳动了起来。</p>

    “宝淳,你愿意帮我们么?也不用你做什么,配合我们被劫就好了。”齐青蘅温柔地说。</p>

    “好!”宝淳想也不想,一口答应。</p>

    似乎早就料到宝淳会有这个回答,齐青蘅朝她笑了笑,转头对孟云衣说:“这里就交给你了。”</p>

    孟云衣点点头。</p>

    齐青蘅钻了出去。孟云衣开始脱灵儿的衣服。</p>

    “她怎么样了?”宝淳担心地问。</p>

    “她没事,只是晕了过去而已。我换上她的衣服,把她送到隐蔽的地方,事成之后,自会放她回去,你不用担心。”</p>

    和灵儿互换了衣服后,孟云衣把灵儿送出了马车,随即,马车又开始往前行进了。</p>

    李谨在天牢门口检查布防情况,看见宝淳公主与往常一样,带了侍女和侍卫走了过来。李谨注意到今日宝淳公主的脸色有些白,神色有些紧张。</p>

    李谨满脸堆笑地迎上前去,说:“公主来啦。”</p>

    宝淳没有说话,朝他点点头,提着包裹,脚步不停地往前走。宝淳的侍女和侍卫紧紧跟在她的身后。</p>

    和李谨擦肩而过的时候,其中一个侍卫忽然发难,翻手掏出一把匕首袭向李谨。变起仓促,距离又近,李谨来不及反应便被制住了。天牢的守卫顿时被惊动了,纷纷拔出武器围了上来。</p>

    李谨转头一看,宝淳公主也已经被那个侍女用匕首架住了脖子。</p>

    “公主,这是怎么回事?”李谨示意守门们不要轻举妄动,沉下脸问宝淳。</p>

    宝淳一脸惊惧,颤声说:“本宫的马车在半路上被劫持了!本宫的侍女和侍卫生死不知。这些人都是劫匪假扮的。他们逼迫本宫带他们进天牢。”</p>

    李谨背后那个人紧了紧架在李谨脖子上的匕首,沉声说:“让他们放下武器!”</p>

    李谨骂道:“要杀便杀!我就算死也不会让尔等贼子得逞!你们来了就别想走!”</p>

    那人冷笑一声:“你死便死了,你想让公主也跟着你陪葬么?那可是靖安帝最爱的公主!”</p>

    李谨脸色白了。</p>

    宝淳哭喊着说:“李将军,救救我!你听他的,让他们放下武器吧,本宫不想死!”</p>

    李谨犹豫。</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