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被掐的墨总

    吃过早饭,湘湘换上那条蓝裙子,快步跟上墨扬,抢先坐上了车。

    “昨晚你把我踹下床,我都没跟你计较,一会到了公司,不许给我摆臭脸。”

    看着一副我很大方很心胸开阔的女人,墨扬怒极反笑,到底谁踹谁下床?

    “唉,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笑起来很好看。”

    看到他的笑,感觉心花开,本就长得卓然不凡,平常总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现在一笑,真是迷醉了她的少女心。

    “刚夸你好看,又拉着脸,真没劲。”

    这男人真小气,又阴沉着脸,好像她上辈子欠他似的。她还没计较因为他的帅,害她坠河呢。

    到了公司,墨扬就大跨步向前走,压根没留意湘湘蹲下扣鞋带。

    湘湘把松了的鞋带弄好,站起来,发现墨扬不知跑哪去了。

    上班的人匆匆走入墨家地产大楼,湘湘也跟着走了进去。

    “昨天墨总和安小姐一起走的,你说,他们是不是在一起了?”

    “应该是,安小姐那么漂亮,国外留学回来,刚进公司,她的设计图就帮助公司竞标成功了,和墨总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对呀,安小姐人漂亮又随和,她刚来第一天,就记住了我的名字。”

    前面三个女孩边走边聊。

    怪不得墨扬不乐意带她来公司,怪不得一下车就扔下她走了,怪不得妈要让她来公司。

    心塞了,好难受,看着电梯,也不知该不该走进去。

    “小姐,电梯开了。”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轻拍了她的肩膀提醒。

    “哦,谢谢,请问总经理办公室在几楼?”

    跟着墨扬过来,压根没想过他会丢下自己先走,自己连他办公室在哪都不知道。

    “在9楼,平常没见过你,你第一次过来?来应聘?”

    小伙子很热情。

    “嗯。”

    总不能说自己是过来玩的吧。

    “放轻松点,一般总经理亲自面试的,成功率都超高。我当初也是总经理亲自面试进来的,我叫欧阳靖,设计部的。”

    这小伙子一笑,露出两排大白牙,就如邻家小哥哥一样,很容易让人亲近。

    “你好,我叫袁湘湘,总经理助理。”

    “我送你去吧,免得你一会找不到。”

    欧阳靖领着她出了电梯,正好看到安琴站在电梯外面。

    “安小姐,又来给总经理送早餐呀?”

    “嗯,袁小姐一早打扮得这么漂亮,是过来找墨扬的?”

    安琴没理会他,问站在一旁的湘湘。

    “她是来应聘总经理助理的。”

    欧阳靖感觉安琴似乎对湘湘有着敌意。

    “哦,我怎么没听墨扬提起过?袁小姐,请端正自己的人生观,不要做违背道德的事。”

    安琴说完,急步走入电梯,关上了门。

    “这什么人?气死我了!”

    看着迅速关上的电梯门,湘湘气得踹了两脚。

    “你又在那发什么疯?”

    带着呵斥的语气,手上还拿着一个饭盒,湘湘转过身看到墨扬就站在前方走廊。

    气匆匆地走过去,一把夺过他手里的饭盒,“啪”地就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转身就走回电梯前。

    欧阳靖看着这一幕,站在一旁,不敢说话不敢抬头。

    看着炸毛的湘湘,墨扬不知她又撞了什么邪,看到她要坐电梯下去,走过去,拉起她就往办公室走。

    “是不是因为我扔了你初恋的爱心早餐,你想揍我?臭墨扬,你混蛋!”

    甩掉他的手,湘湘狠狠地在他手臂上掐了一把,而她之前气得通红的脸已经坠了泪痕。

    “那早餐本就是拿出来丟的,你跟我进去再说!”

    这女人除了野蛮不讲理,就是胡扯,看来是欠收拾了。

    “墨扬,你在做什么?”

    秋月听到声音,走出办公室,看到湘湘满眼都是泪,气得跑过来就在墨扬手上掐了一把。

    电梯门快开吧,欧阳靖看着电梯的数字,不断地祈祷,他只想快点下楼,他不想八卦。

    “妈,他欺负我,我把他初恋的爱心早餐丟了,他想要揍我,那安琴还暗示我,让我不要做小三。”

    抱着秋月,湘湘哭诉着墨扬带给她的委屈。

    “臭小子,你长大了,可以不要爷爷奶奶,不要爸爸妈妈了,是吧?”

    秋月气得在墨扬手臂上连掐了好几下,墨扬手臂上被指甲掐出血痕来了。

    “妈,别掐他了,流血了。”

    上前拦住秋月,心疼地看着他的手臂。

    “你还心疼他,就该掐多几下。”

    说着,秋月又掐了一把。

    “妈,我是不是你亲生的?”

    “臭小子,你要不是我亲生的,我才懒得掐你。这么好的媳妇你不要,非要招惹那安琴。”

    秋月用力拧了一下他,拉着湘湘进了她的办公室。

    那湘湘叫墨夫人为妈,墨总已经秘密结婚了,而且不愿意公开。欧阳靖悄悄地趁那三人不注意,从楼梯跑了下去。这个秘密他可不敢说出去,刚才墨总被掐得那么可怜,但愿墨总没有看到他。

    湘湘拿了一瓶万花油走进了墨扬办公室,走到正在审阅文件的墨扬身边,用棉签给他擦。

    “呵,妈办公室备这个,你知道主要是为什么吗?”

    怪不得墨易天从来不穿短袖,呵呵,想象一下一家之主,儒雅风度翩翩的墨董事长,时不时被老婆掐的场面,就忍不住想笑。

    转过头盯了她一眼,墨扬放下手中的文件,幽幽地说:“就因为现在这个样子,袁湘湘,遇到你,我就没落个好。你除了无理取闹和胡扯,真看不出哪里好了,都不知奶奶怎么会相中你。”

    “我无理取闹?你才是胡说八道,你去清河村打听打听,我袁湘湘可是最知书达理,温柔娴熟,聪明可爱,温良敦厚,善解人意的。”

    湘湘一个一个手指数着自己的优点,大有你捡到宝了还不自知的样子。

    “你说的那是你吗?你一脚把我踹下床时,你温柔了?你听取别人的片言只语,就认定安琴是我的初恋,你聪明了?你一炸毛就骂人掐人,你温良了?”

    墨扬指着自己的手臂慢条斯理地说着。

    “污蔑,明明是你把我踹下床,你还反告,小气鬼,和那个白莲花安琴一样可恶!”

    想起安琴电梯口那番话,心里就难受。

    看着她郁闷的样子,想到她的控诉,墨扬脸沉了沉。

    “中午我陪你在公司饭堂吃饭,你现在先看会书吧。”

    墨扬递给她一本英文版《月亮宝石》。

    “我在这呆着没意思,很快开学了,我想去看看赵老师,你可以送我过去吗?”

    “不可以!”

    这家伙又开始冷酷了,你忙,不跟你计较,湘湘把书装进了背包。

    “那我自己打车过去,这本书,我拿回家看了。我过去跟妈说一下,拜拜!”

    开心出门的湘湘,丝毫没有感受到背后寒芒刺背,某人的脸色比锅底还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