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张子彤的秘密

    只是令重人更不不解的是,那陈主任此刻也竟然沉默起来,渐渐的大家似乎也明白今天这事情恐怕也是绝非偶然,不过想来也是,他一个医院科室主主任,大好的前程,干嘛跟一个生命垂危的植物人较劲,顶着被开除的风险,做这种私权害人的勾当。

    见那些护士已经开始着手恢复父亲身上的仪器,刘晨也不再着急,缓缓的走到那如丧考妣的陈主任面前,淡淡道:“你一个科室主任,每月工资也不少,况且以你的为人,平时收点油头也是足够你挥霍了,按理说你不应该随随便便为了钱就替那周天鹏办事呀!钱这东西是好东西,到了一定数量也确实诱人,但你不傻,更不会随便做这种傻事!”

    刘晨的这一席话显然是说中了陈主任的心思,他先是惊讶的看了一眼刘晨,随即一脸懊丧的说道:“你既然猜到了我也就不隐瞒了!”说着他苦笑一声哀叹道:“哎!我不傻?我曾经也自以为我非但不傻而且还聪明过人,我更是觉得我在赌桌上,天下无敌。我有手法,有运气,有胆魄,但是直道后来我才明白,我他吗什么没有,我就一傻叉!周天鹏在省城有家很有名的地下赌庄,前些天是我一个朋友介绍我去的,现在想想,真是一步一步将我带入他们的圈套之中呀!我想他们也是早就预谋好了,选中了我做这件事情,哎!真是费尽心机呀!他们势力很大,黑道白道,随便都能弄死我,更何况他们还有我的把柄。我只能这么做呀!”

    说到这,陈主任又一次,跪地哀求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呀,我不这么做,他们会逼得我倾家荡产,然后再将我全家灭门,我真的是没的选择,求您了,放过我吧,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呀!他是无辜的呀!”

    刘晨看着他的眼睛,审视了许久,忽然抬手将他扶起,只是没人发觉刘晨已经将一丝真元,随这一扶已然度入到了他体内,随即语气很是和缓的说道:“你也是身不由己,走吧!回去好好陪陪子女!我不会让警察追究你的。”

    那陈主任,闻言脸上不由察觉的冷冷一笑,随即又故作感激的朝刘晨频频磕头,之后才匆匆的离开了医院。

    “这位小兄弟还真是好气量,这小子其实应该给他点教训的!”李院长赞许道。

    “对呀!刘……刘晨,这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你这么就放了他,日后一定还会害人,您还真是太仁慈了!”小冉本来想叫刘先师的,想了下又觉不妥,所以就直接称呼刘晨了。

    不过这些人中恐怕只有张子彤看出了其中的门道,笑吟吟的悄然跟刘晨道:“你让人家走吧,去哪,阴曹地府吧。还让人家多陪陪孩子,你还真是像小冉姐姐说的,大善呢!”

    刘晨同样悄声回应道:“他话里百分之八十都是谎言,为人如此毒辣,日后也是个祸害,给他回去陪孩子的时间也算是还他那百分之二十的承诺了!”

    “这周天宇真是狠毒,我们夫妻都已经躲这么远了,他竟然还不放过我们,要赶尽杀绝!”刘晨母亲安顿好了丈夫,放心了许多,不觉心里也是生出了一股子强盛的恨意。

    刘晨闻言道:“这并不奇怪,爸爸毕竟一天不死,他就一天觉得自己董事长的位置不稳当,刚开始不动手是因为正处在风口浪尖,怕引起公司一些‘老人’的众怒,如今事情已经过去许久,他是想怎么施为就怎么施为了。”

    见刘晨母子谈起了家事,李院长小冉跟张子彤也都很知趣的回避了。小冉跟张子彤虽然目的不同,但他们都是很聪明的女孩,他们知道,有些事情,刘晨要想告诉他们或者需要他们帮忙,自然会跟他们说,一味介入不分场合,只会适得其反。

    “晨晨!我知道你一定是有些什么机遇,虽然你可能不会告诉我,但是妈妈还是有些担心,怕你走上邪路!”刘晨母亲抚摸着刘晨的头,关切的说道。

    刘晨丝毫不介意母亲这样亲昵的动作,毕竟在每个母亲眼里孩子永远是张不大的:“妈!你这不明知无问妈!我有这样的身手自然是遇到了大机缘,不过你放心,我修的都是正统的功法而且绝不会偏差,再说你儿子我这么聪明,进步神速一点也是正常的,你别瞎担心了。”

    “你这臭小子,整天就知道油嘴滑舌。”刘晨母亲一抬手便弹了刘晨一个脑瓜崩,只是随后自己竟然疼的龇牙咧嘴,笑骂刘晨脑袋是铁皮做的。

    不一会儿小冉进们说要回去照料爷爷,告辞离去。张子彤却是要默默走开,刘晨紧上几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了张子彤的手,笑着道:“今儿……哦不,这些日子多谢你照顾我父母了!”

    张子彤被刘晨这突如其来的牵手搞得脸色一阵红晕,早已经没了刚才在医院那种女侠的风范,支支吾吾的道:“我……我哪有做什么,都是些小事儿,大家都是同学,我也就是尽我的一点微薄之力罢了!”

    “真这么简单?小狐狸!说谎的时候,记得少眨几次眼!”刘晨笑着调侃道。

    张子彤胳膊微微一抖,不过随即也就释然了,“你怀疑我?”

    “是的!”刘晨依旧微笑。

    “随你吧,毕竟我们人妖殊途!我……”

    “我怀疑你喜欢我!”刘晨突然打断她,一把把他搂进了怀里,随即用手一抹,那张子彤那脸上的红斑竟然是一张十分逼真的动物皮,被刘晨这一抹,一下子甩到了地上。

    刘晨搂着脸红的跟个樱桃似的张子彤,柔笑道“我只是不明白,我之前对你那么冷淡,更谈不上有啥魅力可言,家庭又几近一贫如洗,你却依旧对我百般的照顾,我没记的我从哪个屠户手里救下过什么小狐狸小松鼠之类的呀!”

    “刘晨你变了?”张子彤眼光深邃的看着刘晨。

    “人都是会变的吗?只要别变的太讨厌就是了。”刘晨笑吟吟的,望着怀里的张子彤,越发的觉得他如今面若皓玉,眼似繁星,小脸红扑扑的,竟真似个小精灵一般,可是要比那些明星脸漂亮何止万倍。

    “你变的越来越像从前了!”张子彤声音低微几乎是在自言自语。

    但刘晨何等耳力,那是听到清清楚楚,“我们果然很久以前就认识了!”刘晨不解追问,“可是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张子彤刚要说话,手指上的一枚翡翠扳指突然闪烁了一下,虽然只是眨眼间,却是也逃不出刘晨的眼睛:“联络石?这地球竟然还有这种东西。”

    张子彤赶紧推开刘晨道:“奶奶在找我,我得回去了。刘晨!有些事情该知道的自然会明了,不该知道的,永远也解不开,我们都别强求。你只要记住,我是真心喜欢你就够了!”

    刘晨闻言,皱眉思索了片刻随即也是释然,点了点头。

    张子彤走了几步忽然又似乎想起了什么,继而又折身反了回来,对刘晨道:“刚想起来!明天的同学会,你还是别去了,那帮人明摆着是要算计你的,咱们不差他们那点钱!”

    刘晨闻言笑笑道:“可是我想去呢!”

    张子彤想想继而道:“也是,不去倒像怕了他们,这样吧,到时候我把叔叔的宝马借来,咱们去了让他们看看,也省的让那些人耀武扬威的。”

    刘晨赞同道:“是个好主意,到时候你男朋友的脸面可全靠你了!”

    张子彤也并不否认,腼然一笑,便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