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宇天域主

第九十三章 生死之外 1

    “啊……”女人的惊叫声顿时打破了山洞内的寂静!见到卢煊的死状,就连苗芳和邹晓婷都是一惊,何况那些普通的女人呢……

    段天宇将手收回,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地上卢煊的死尸。然后转身面向那几个女人:“他已经死了,一切都结束了……”

    突然间,那个刚刚处于癫狂的女人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紧接着又有几个也开始进入进来……

    留下苗芳和周欣怡在山洞里,段天宇走了出去,燃了一支烟:“以后遇到这样的直接杀了!”

    跟上来的秦忘立即答道:“是!”

    “尸体要到移花宫!还有那几个女人,你们先照看一段时间,待她们情绪好些之后在送她们回去!”段天宇继续吩咐着:“那个唐星,就交给安全局吧!”

    “是,首长!”秦忘再次应道。

    这时,邹晓婷跑了出来,她已经从震惊中醒了过来,指着段天宇,质问道:“你为什么杀死卢煊?”

    夏宫也跟随而来,见邹晓婷出言不逊,立即拉着她:“晓婷,不得胡言!”夏宫已经看出来了,这几个人肯定是政府的人,而且身份特殊,比他们的安全局可要厉害多了。就后来这三个人,凭气势就可以看出是天级修为。所以,现在还是少说几句为好!

    邹晓婷摊开夏宫的手,不悦道:“夏大哥,他凭什么杀了卢煊,不行,他必须要给个说法!”

    段天宇吸了口烟,回头看了眼邹晓婷,然后继续吸烟:“可以收队了!”

    “是!”秦忘和言闯即刻敬礼领命……

    邹晓婷再想说话的时候,就发现她被禁锢住了,连话都说不出口了!被秦忘和言闯架进了山洞……

    邹晓婷被架进山洞,秦忘给她解封,看着她,面色严肃:你父亲是邹正楠吧?如果不想你们墨羽轩有麻烦的的话,就少说几句吧!”转头看向夏宫:“带她离开……”

    一会儿的功夫儿,所有人都来到了洞外。言闯去唐星的车上把周欣怡的背包和电话也拿了回来。秦忘抱着王蕊看着段天宇:“首长,那我们先离开了?”

    段天宇看了一眼王蕊:“还是把她先交个我吧!她的状态不大好!”

    秦忘将王蕊交给段天宇,然后敬了个军礼,便带人离开,走了几步,他又回头看了眼段天宇怀中的那个女孩……

    “喂,你叫什么名字?”这时,邹晓婷的声音传来。段天宇回头,看着邹晓婷,淡淡的说道:“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因为……因为你欺负我,我要找你报仇!”邹晓婷不依。

    夏宫肩上扛着唐星,手一个劲儿的拽着邹晓婷,嘴上还说道:“晓婷,快走啦……”

    段天宇摇了摇头,转身就走:“欣怡,走了!”

    邹晓婷一把挣开夏宫,冲到周欣怡身边,抱住她的胳膊,撒娇道:“姐姐你告诉我还不好?好不好吗,姐姐?”

    周欣怡微笑着看着邹晓婷:“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姐姐你就告诉我吧,不然的话……我就不让你走……”邹晓婷居然耍起了无赖。

    周欣怡将目光转向段天宇……

    段天宇在邹晓婷挣脱开夏宫时,就已经回头了。这时见到周欣怡看向自己,明显是问自己的意见。他摆了副无所谓的表情,然后向前走……

    “段天宇。”周欣怡小声的和邹晓婷说道,然后跟上段天宇……

    “段天宇,我记住了!”邹晓婷看着段天宇和周欣怡离开的身影,小声呢喃……

    周欣怡跟上段天宇,开始抓着他的衣角,小声说道:“天宇哥哥,我看不到路……能不能慢点?”

    段天宇这才想起现在是晚上,没有灯火照明周欣怡根本就看不到。立即放慢脚步:“你拉着我,慢慢走!”

    “嗯!”周欣怡小声的回答。

    几分钟后,二人上了公路,来到了车前。段天宇先是将王蕊放到车内,然后看着周欣怡:“给你父母回个电话。报个平安!”

    经段天宇提醒,周欣怡才想起来,急忙拿出手机,开机,开始给父母保平安……

    段天宇也给卫沁儿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不会回去了,并且向公司请假的事宜……而这次,卫沁儿破天荒的没有追问,这使得段天宇很是轻松……

    “天宇哥哥,姗姗姐?”刚挂下电话,周欣怡就问道。

    “放心吧,他们会把她送到家的。上车吧!”段天宇说道:“对了,你拿王蕊的电话给她家里人打个电话,告诉说她在同学家住了……”

    车上,段天宇看了眼后视镜,开口:“今晚就先不回去了,她的情况不大好,我带你们去我山里的住处住一晚。”

    “好!”周欣怡系好安全带,十分开心:“上次天宇哥哥就答应我说要带我去山里的,没想到居然会是今天去!”

    段天宇笑了笑,发动车子:“山里什么都没有,你会不习惯的。”

    “我才不会不习惯呢?再说和天宇哥哥在一起到哪里……”周欣怡的话越说声音越小……

    半个小时左右,段天宇将车停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将王蕊抱下来。看着周欣怡想到:“如果带着她慢慢走的话,等到了悠然居那不得天亮啊?”

    “欣怡,你背你走吧!”段天宇开口。

    听到段天宇的话,周欣怡欣喜异常,可是却怕段天宇累,立即说道:“天宇哥哥,我能走的!”

    “我知道你能走,但是你看不到路的,我背着你快些!”段天宇再次说道。

    “那好吧!”周欣怡这次没有再说什么。她搂住段天宇脖子,双腿勾住段天宇的腰,羞涩的开口:“好了,天宇哥哥。不过这样,你累不啊?”

    “你搂好就行,还有一会别惊慌,知道吗?”段天宇嘱咐道。

    “我搂好了,不过惊慌什么啊?”周欣怡疑惑的问道。

    “搂好,别放手啊!”段天宇再次说道。

    段天宇的话声刚完,周欣怡就感到自己像是被弹簧弹了起来,一下子就冲上天空,耳边传来了呼呼的风声……

    周欣怡已经忘记了呼喊!她目瞪口呆,任由风吹进嘴巴……

    她的看到月亮,仿佛伸手就能碰到似的;星星对着她眨眼,似乎也对她的突然到来感到吃惊……

    在下落的过程中,周欣怡还是尖叫了出来:“啊……天宇哥哥啊……啊……”

    几分钟后,她才适应这种行进的方式,也不叫了,而是紧抱着段天宇的脖子,饶有兴致的看着四周,虽然看的不太清楚……

    “天宇哥哥,你真厉害!”周欣怡搂着段天宇的力度又加紧了些,欣喜万分。她没有提出任何问题,而是尽情享受着这种风驰电掣、腾云驾雾的感觉……

    “搂紧了,很快就到了!”段天宇说道。

    悠然居内,漆黑一片。段天宇来到门前:“下来吧。”

    周欣怡恋恋不舍的从段天宇的背上下来,和段天宇并排而立,看着悠然居的门。

    “一会你跟在我身后吧!”段天宇说了句,就上前推门。

    周欣怡点了点头,依旧抓着段天宇的衣角,乖乖的跟在身后……

    段天宇推开门,向里走。迎面就见魑迎了过来,小缘站在魑的肩上“喵喵”的叫着……

    “天宇哥哥,那是什么啊?”周欣怡看到魑,一下子就躲到了段天宇的背后,不敢再出来……

    “别怕,它叫魑,是一个木偶。”段天宇笑着开口:“它是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可是比有些道貌岸然之辈要可爱的多了,你看小缘都和它成为朋友了!”

    周欣怡慢慢的将头挪出来,然后又快速的缩了回去。再反复尝试了几次后,她才适应了魅的样貌!将小缘招呼过来,抱在怀里。

    段天宇将王蕊安置好,然后带着周欣怡来到客厅:“你自己参观。”然后就走出了屋子。

    段天宇要给周欣怡和王蕊准备洗漱的用品,浴室内,将浴盆里的水对好,加了些茉莉花和几种祛瘀安神的药材。然后走回客厅……

    周欣怡在客厅停留了片刻便转入了书房,仔细的看着书房的每个地方!最有兴趣的就是那一大堆的古典乐器!有很多她都叫不上名字来,她想伸手去摸摸,可是又缩了回来……

    “欣怡?”

    “天宇哥哥,我在这里!”

    段天宇走进书房,见周欣怡正站在乐器前,开口:“你和王蕊去洗漱吧。”

    “她醒了吗?”周欣怡关切的问。

    “没有,她最早也得明天凌晨醒。”

    “没醒怎么洗?我一个人行吗?”

    “魑会把她抱进去,你和她一起洗吧,浴盆里我加了些活血祛瘀和安神助眠的药材,还有这个!”段天宇给了她卫沁儿用过的药膏:“你帮她轻柔伤处,全身的伤处都要用上!可以令她的伤尽快的痊愈!哦,对了,忘了找他们要衣服了,这是我的,都是新的,你们洗完之后就先换上吧!”

    周欣怡接过段天宇的衣服,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天宇哥哥。”然后就向外走……

    段天宇给魑下达了一些指令,然后魑抱着王蕊就和周欣怡进了浴室……

    一小时后,洗漱完之后,段天宇又为王蕊针灸、按摩头部。做完这些,为其掖好被角……

    周欣怡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这一切!这个男人真的是太帅了!这个帅可不是指样貌这表明的东西。而是一个男人的内在帅:修养和品质!他刚进山洞为王蕊盖上衣服;为自己披上衣服;让那些女人换衣服等,从中可看出这个男人对女人是多么的尊重与爱护!

    烛光照在周欣怡的脸上,红彤彤的!虽然穿着段天宇的睡衣,可是看着却没有任何的不适感,反而别有一番情趣……

    “休息吧!”段天宇起身。

    “嗯!”周欣怡低着头,小声的应道。

    段天宇刚走到门口,身后周欣怡就喊道:“天宇哥哥,等下……”

    段天宇回头看着周欣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笑了笑:“我就在客厅,有事喊我就行!”

    周欣怡露出甜甜当年笑容,点了点头:“嗯,天宇哥哥晚安!”

    周欣怡躺下了,和王蕊并排。悠然居的除了客厅,都是席地型房间,进房就要脱鞋,房间内有桌子,但是没椅子。一间卧室能睡好多人……周欣怡起身,看了看王蕊,发现其睡的很沉,便又躺下了。不一会儿,耳边就传来了琴声……

    魑啃着树枝,小缘趴在地上假寐。突然听到这琴声都是一惊,在向客厅的方向看了看后,又回归了刚刚的状态……

    白泽也是,正在修炼的它在段天宇回来时并没有出来,此时听到琴声,也只是睁了下眼而已,然后继续修炼……

    琴声舒缓悠然,带着阵阵的清幽而来,让人仿佛置身在甜蜜的梦中!周欣怡闭上了双眼,嘴角挂着笑……

    周欣怡伸了个懒腰,将丰满的身材体现的淋漓尽致!阳光照耀在脸上,异常舒适!她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睡的这么香了,浑身轻松异常,充满了活力!她转头看向自己旁边的王蕊,可是却没有发现王蕊。她立即起身,向外跑去……

    刚出卧室,她就听到了院子里的说话声:段大哥,这个叫瑟吗?声音真好听!

    这个应该是王蕊的声音,周欣怡来到门口,就看见段天宇和王蕊坐在院子中。段天宇身前放在一把她不认识的乐器正在给王蕊讲着什么。而王蕊则是怀里抱着小缘,看着段天宇,神态安详!

    小缘抬起头,冲着周欣怡“喵喵”的叫了两声。王蕊回头,见周欣怡站在门口,露出微笑:“周姐姐,你醒了啊?”

    周欣怡也是报以微笑,走了过来:“是啊,你和天宇哥哥做什么呢?”说完话,她将目光转向段天宇,投去询问……

    段天宇同样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我去给你们做饭!”

    王蕊看着段天宇离开,问向周欣怡:“周姐姐,段大哥还会做饭啊?”

    周欣怡坐在了段天宇的位置上:“是啊,而且还很好吃呢?对了,这个乐器叫什么啊?还有那个……”

    “这个叫瑟,是弹拨乐器,这个瑟是25弦的,传说在夏朝瑟就已经出现了……”王蕊给周欣怡挨个介绍着……

    “这个是缶,缶:瓦盆也,属于打击乐器。在【诗经】和【史记】中已有记载……”

    “这个叫笙,华夏最古老的吹奏乐器之一,是世界上最早使用自由簧的乐器;【诗经】和【尚书】中已有记载……”

    “王蕊,你懂得真多啊!不像我,有多一半的乐器我都不认识!”周欣怡崇拜的看着王蕊,说道。

    小缘已经从王蕊怀中跑到了周欣怡的怀里。此时,王蕊托着下巴,看着远处抱着柴走来的魑,说道:“这些都是段大哥刚刚告诉我的!”

    “他还告诉我,那个大怪物叫魑,虽然它长得难看,甚至说是恐怖,可是它很善良的!”王蕊的视线随着魑的方向移动着……

    周欣怡点了点头,同样也看向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