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开始围山

    分家之前西院的人都想好了,把东院的人打发出去,从此不再管他们的死活。可人总是贪心的,就算一分钱都不给,也觉得顾思言他们占了东院和那座荒山是占了大便宜,总想将他们几个赶走。

    而现在,除了想将他们赶走之外,还想要占他们的便宜。

    就算江雪荷一开始将他们骗了过去,但是江雪荷花钱太大手大脚了,西院的人都开始怀疑江雪荷嫁过来的时候身上肯定带了不少钱,没能及时捞过来实在太可惜了。

    “五嫂这就过分了吧?”顾双双也走了过来,“大家都是一家人,弄成这样算怎么回事?村里人知道了肯定要笑话的。”

    江雪荷笑道:“顾家让村里看的笑话还少吗?一边说着自己家只剩二十两银子,一边穿着绫罗绸缎。虽然分家的时候做出了一副穷困模样,但家一分就穿回了丝绸衣裳,现在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顾丹丹不屑道:“那又怎么样?家里的钱原本就是爹交给我娘的,我娘给顾家生了四个儿子,是顾家的功臣,这些东西都是我娘该得的!”

    西院的人没有真正见识过大户人家的规矩,不明白嫡庶到底意味着什么,因此一直因为顾家兴对顾思言的偏爱而不满,对东院的嫡子嫡女十分仇视,事事都见不得他们过得好。

    “乔姨娘要得就得,她之前私吞了多少难道我相公他们心里没数吗?当初懒得和她计较,之后也不会多计较。”江雪荷无所谓道。

    按照顾思言的说法,顾家真正能够传家的古董字画都在东院地底下的私库里,而乔氏从来就不知道顾家还有那样一个私库,还以为东院的好东西都被她搬空了。

    江雪荷觉得她那个公公也是难得不糊涂了,起码知道真正紧要的东西是不能随便让人知道的,那地方似乎除了顾思言和柏氏,就再没让别人知道了。据说柏氏还在地窖里给顾思娴留了价值不菲的嫁妆,但是顾思言怕自己保不住那些东西,愣是快病死的时候都没有透露出一点,只悄悄留了遗言。

    对此,江雪荷都不知道要怎么评价。

    总之,当初那样分家表面上是东院吃了大亏,实际上他们还真没吃亏,只是有钱暂时没办法拿出来花而已。

    知道这事以后,每次看见西院的人沾沾自喜江雪荷都觉得有点好笑,如果不是西院的人一直跑过来骚扰他们,她还真想继续看笑话。

    顾丹丹和顾双双听了江雪荷的话,只当东院的人是怕了西院才不管计较,甚至还要把院门堵上,心里不免得意。

    顾丹丹洋洋自得道:“你既然怕了我们西院,那主动将你的私房拿出来,我们自然也就不会再为难你了。”

    顾双双听了这话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心想她这个姐姐也太蠢了一点。就算心里真这样想,也不能说得这样直白啊!委婉一点不好吗?院门那儿还有那么多外男呢,要是把这话传出去了可如何是好?她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

    江雪荷冷笑道:“你想得倒美,你要是敢图谋我的私房,我就有本事让你嫁不出去!”

    “你——”顾丹丹想到自己的婚事就一阵气虚,她跟江雪荷同龄,还比江雪荷大三个月呢,然后婚事至今没有着落。她满意的别人都看不上她,看上她的,她又都看不上。

    想到这里,顾丹丹不禁又觉得顾家兴偏心,早早就给顾思娴定好了亲事,却没有管过他们西院的姐妹俩。顾思娴很小的时候就定了县里的富户徐家,顾丹丹和顾双双对此都很眼馋。不过徐家跟顾家已经好几年没有来往了,她们姐妹俩都盼着顾思娴那门亲事会黄。

    “我什么我?你要是再不滚回东院去,我就让这些叔叔伯伯亲自送你出去,到时候若是不小心碰到哪儿摸到哪儿,我再把事情宣扬出去,我看你还能嫁谁!”江雪荷冷哼道。

    “你怎么那么歹毒!”顾丹丹听了这话差点被气哭了。

    “我歹毒?我哪里及得上你们?”江雪荷冷笑道,“我相公当初生病的时候你们故意拖着他,后来分家的时候还演戏装穷,如今我们卖地得了钱刚要把日子过起来,你们又三番五次地上门来闹,我再不做点什么,你们还真以为我好欺负呐?”

    江青峰在一旁听不下去了,连忙上前看着顾家西院那对姐妹冷冷道:“两位大小姐是自己出去还是我扛着你们出去?若是让我动手,我绝对会将你们俩扛到大门口去!”

    顾丹丹和顾双双听了这话被吓了一跳,见江青峰生得人高马大,确实能够一手扛一个,顿时落荒而逃。

    江雪荷见状正想调侃两句,却见江青峰一脸感伤地看着她。

    “三堂哥这是怎么了?”江雪荷疑惑道。

    江青峰心疼道:“四妹妹你受苦了,从前你在家的时候多么温柔体贴,说话甚至都是轻声细语的,如今居然要跟这两个泼妇对骂,可见你在顾家的日子有多么艰难。你放心,三哥一定好好帮你们修整院子,让那些王八蛋再也没有翻墙找你们麻烦的可能!”

    江雪荷顿时哭笑不得,不过仔细一想,她从前在江家确实是个温婉的。她一直被养得比较娇气,又万事不用操心,自然没什么事情值得她针锋相对。只是在父母死后,她的生活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是在自己家里,她也时常要跟江桃花和林氏他们争吵,性子早就不似从前那样温柔了。

    她是一点一点这样过来的,自己并不觉得有什么。可在江青峰眼里她是忽然变成这样的,自然觉得她一定吃了大亏。不过算起来,她也确实吃了大亏。

    在江青峰心疼妹妹的超常发挥下,顾家东院的围墙确实挺强的。大家先是按照江雪荷的意思在院墙顶上插了一排铁刺,但江青峰觉得那些铁刺不够长,遇到伸手敏捷的,可以不攀顶上墙顶直接抓着边缘就跨过去了。既然如此,就不能让他们有机会攀到边缘。

    为了完成这个壮举,江青峰掏出自己的私房买了无数细针,从墙顶的开始插,一直插到一臂之下的位置,他让好几个男人都试了一下,自己也爬过一次,确定爬不上去之后才心满意足地罢手。

    江雪荷知道后目瞪口呆,连忙拿了二十两银子给佟氏送去。她心里清楚,江青峰和江三叔都不会收这笔钱,但如今江青峰快要说亲了,处处都用得到钱。她若是直接给佟氏钱,佟氏是不会收的,但她是江青峰娶媳妇的钱,佟氏怎么都会收下的,还会暂时瞒着不让江青峰知道。

    院墙弄好之后,江三叔便带着大家去弄荒山的围栏。要砌墙围住一座荒山的话,似乎太夸张了些,因此大家都倾向于做木栏。江雪荷就是怕木栏会有人偷翻进山,她虽然有在围栏上种蔷薇的想法,但是蔷薇也不能长那么快呀。

    “四妹妹你放心,我们只要在木栏上也同样扎满刺就可以了。”江青峰想了想道,“不过这个可能还要找几个人来看门,再养上几条狗。找狗的事情你交给我就可以了,我一定帮你找来我们几个村里最凶的狗!”

    江雪荷想了想道:“买针还是算了吧,那么大的一圈,买针得费多少钱啊?还不如直接在山上弄些荆棘呢。”

    江青峰点头笑道:“这个主意也挺好的,那就这样办吧!”

    江雪荷见他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也就随他去了。江三叔看着无奈,心想他儿子还真是越大越不着调了。

    江青峰并没有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对他来说当初没能阻止江雪荷这桩婚事那是无可挽回的遗憾,如今只能尽力弥补了。就算真相处下来觉得顾思言这个人还不错,但那身体实在是个拖累,更何况还有这样一大帮子乌七八糟的兄弟姐妹,怎么看都不是良配。

    江青峰哪里知道,就在他操心着江雪荷的终身大事时,江雪荷也在操心他的。

    她这边刚塞了钱,就顺便打听了一句:“三婶,我三哥的婚事有着落了吗?”

    坐在一旁帮佟氏择菜的江含笑听了这话不由笑道:“哥哥早就看了海家村的海妮姐姐。”

    “海妮姐姐呀?”江雪荷也笑了,“三哥眼光不错。”

    海妮她见过,是附近几个村子里出了名的勤快姑娘,十分能干,模样也很周正,就是家里不够殷实。

    佟氏叹气道:“好什么呀,这个孽障还非海妮不可了。要我看海妮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姑娘,只比你差一点。可是她家那个条件你也知道,穷点倒是没什么,我们江家不是那种指望媳妇贴补的人家。可她还有五个弟弟和两个妹妹呢,你三哥看上了海妮,那何菜花却看不上你三哥。”

    “我哪里比得上海妮姐姐勤快能干。”江雪荷谦虚了一句好奇道,“我们三哥也是不愁娶的,这两年踏上门槛的媒婆还少吗?海大娘怎么会看不上三哥?”

    江含笑撇嘴道:“不就是嫌礼金少吗?娘之前打算给五两礼金,在我们乡下也算多的了。但那海家不满意,哥又掏了五两私房,结果他们还是看不上,哥哥一气之下就走了。”

    江雪荷愣了一下,既然那私房是江青峰决定要娶媳妇的,又怎么拿去贴补她了呢?江雪荷忍不住又掏了十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