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初会林家俊

    江飞一拳捶在桌子上,把林晓雪吓了一跳,林晓雪有些嗔怒地瞪着他喊道:“你又发什么疯!”

    江飞像是没有听见林晓雪的喊骂一般,用手帮林晓雪整了整头发,柔声道:“晓雪,有人来找事了,不过别怕,有我在!”

    江飞话音刚落,屋子外面就响起了“咚咚”的砸门声和叫骂声,林晓雪有些惊讶地看着江飞,刚想问江飞怎么回事,江飞却早已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惹得林晓雪一阵埋怨:“这家伙怎么越来越神秘了。”但她还是赶紧换好衣服,江飞是她丈夫有什么二人当然要一起面对。

    江飞把门打开后,门口站着七八个人,为首的是一名年轻人,长相阴柔,眉宇之间竟然有些像林晓雪!江飞觉得自己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个人。

    看到年轻人左边的巡捕时,江飞不禁皱了皱眉,心里有几分轻蔑,来抓魔尊?开什么玩笑!而年轻人右边站着的正是今天被江飞打成猪头的保安。

    “呦,我当这豪宅里面住的是谁呢,原来是江飞这个窝囊废呀!叔叔阿姨居然舍得为你这个窝囊废出血买这么大的房子!”年轻男子一见到江飞便讥讽起来。

    一听声音江飞便认出了这个人,此人是林晓雪的表哥,林家俊。不过林晓雪父亲林浩荣一直和林晓雪大伯林浩然不和,这两年为争夺林氏集团继承人更是明争暗斗不断。

    以江飞魔尊的脾气岂能忍受这种蝼蚁辱骂?当即便吼道:“你们所有人在三十秒之内给我滚出去,否则别怪我大义灭亲!”

    “你特么一个窝囊废居然还敢说这样的大话!打了我保安公司的人,居然还敢这么牛批,我今天就替叔叔清理门户!”林家俊阴险地笑着,然后拍了拍手,身后七八个拿着刀棍的赤膊大汉都站了出来。

    江飞看着林家俊冷笑着说:“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我就替你爸教训你!”说着直接如闪电般冲了过去,一脚踹飞一个提刀壮汉,那人重重地摔在地上时还没有看清江飞是怎么到他身边的。

    “妈的,都给我上,给老子砍死他这个窝囊废!”林家俊看到自己的人被江飞一脚踹翻,脸上有点挂不住,怒不可遏地吼道。

    于是剩下几人便一齐向江飞冲过来,将他们手中的刀棍都死命地往江飞身上打,而此时的江飞则是站立不动,将病气针存蓄的阴气外放,萦绕到自己双手上。

    江飞这招阴气外化极为阴狠,一般打斗他都是不愿意用的,因为一旦阴气打入对手体内,普通人根本扛不住,只需几天便会被阴气侵蚀而死。

    但此时林家俊既然要对他下杀手,他自然也是不会心软,此等凡夫俗子在江飞看来就像是脚下的蝼蚁一般,随时都可以剥夺他们的生命。

    江飞轻松地躲开大汉们的刀棒,然后包裹着阴气的拳头不断轰击在这些大汉身上,不一会儿这些人便觉得手脚无力,连手中的刀棒都拿不稳了,纷纷踉跄着回到林家俊身边。

    林家俊一看形势不太对,正要偷偷跑路时,却听到了江飞冰冷的声音:“真以为我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说着便“唰”一声冲到林家俊身前,直接一手掐住林家俊的脖子。

    另江飞奇怪的是,自己的阴气居然无法进入林家俊的体内,于是他便看到了林家俊脖子上戴的一个散发着乳白色光芒的玉如意,这玩意儿居然能吸收自己的阴气?

    不过此时江飞显然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一手拽下林家俊脖子上的玉如意塞进自己的口袋,毫不理会在自己手上摇头晃脑哼哼唧唧的林家俊,江飞目光一横,一把将林家俊重重地摔在地上,以江飞魔尊的劲道,这一下就能将林家俊的腿摔断!

    此时整场还能站直的便只有江飞,和被揍成猪头的保安另加那位一直板着脸站着的富商,江飞踢了踢在地上像虫子一样蠕动的林家俊,讥讽地说:“大表哥,还要继续么?”

    而此时林家俊则是哼哼唧唧地朝着富商说“哥,你可得为我做主啊?”

    刘先生瞥了林家俊一眼,又看了看江飞,沉声道:“小子,你们的家事我不管,但你打伤了我弟,你就必须得给我个说法!”

    原来保安的哥哥是个富商呀,纵然江飞是魔尊,不惧怕任何人,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特么要说法是吧,老子一会儿就给你个说法,江飞嘴角邪魅一笑,手中的病气针隔空射出,精准地扎进保安体内,极快地吸收着病气。

    “我可没有打你弟,不信你可以把他脸上的纱布拆开看看,你只不过是被他们合伙利用了而已。”江飞冷冷地说到。

    “都他么用纱布包着头了,你丫跟我说没事!”刘先生咬牙怒道

    “看看不就知道了吗?”江飞几乎是瞬间到了保安身边,远超常人的速度把刘先生吓得把防身用的甩棍都掏了出来。江飞丝毫不理会对着自己的甩棍,一把将保安头上的纱布扯了下来。

    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刘先生看见自己的保安弟弟此时脸上居然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甚至皮肤充满了光泽,比自己上次见到他时还要健康。刘先生顿时觉得自己被骗了“妈的,你现在长本事了是吧?”边说边一巴掌抽到保安脸上。

    江飞冷笑道:“刘先生,你带着人私闯民宅,还拿甩棍对着无辜群众,你说这合适么?”

    此时的刘先生被气得脸一阵青一阵红,拉着保安便离开了,剩下的大汉们踉踉跄跄地把林家俊抬走了,嘴角留着血沫的林家俊嘴里还有气无力地说着:“如意,还我的如……”

    江飞捶了捶自己的肩膀,看着那些踉踉跄跄的人眼中寒光毕露,淡淡道:“不过是一群死人罢了。”当他转过头时,突然发现林晓雪站在自己身后,捂着兔兔的眼睛,小兔兔奶里奶气地说:“麻麻,为什么不让我看粑粑?”

    看着两人,江飞眼中满是柔情,飞跑过去说:“来,兔兔,让爸爸抱抱。”

    正当江飞要伸手接兔兔时却被林晓雪一把拨开,林晓雪声音有些颤抖地说:“你这个暴力狂,不许碰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