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始终

    公孙沧溟轻轻看了他一眼,“你啊,真是一辈子好运呢。”话语间竟生出无限的感慨。

    关于“無”的事,唯一知情的公孙炎黄已经死了,所以很多谜底,公孙沧溟和徐云龙很可能终其一生都不会知道了。

    “听说你就要离开中国了。”徐云龙从服务员的手中拿过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公孙沧溟。

    公孙沧溟笑了笑,“是啊,反正我手里还有百亿美元的资金,也够我和欣琪享受一辈子了,我想带她去全世界走一走。”他浅尝一口红酒,看向徐云龙笑道:“而且,这次以后,我们也应该不会再见面了。”

    “应该是吧,谁知道呢。”徐云龙跟公孙沧溟的酒杯在空中轻碰了一下。

    各个来宾就位以后,徐云龙就在宁莺莺和穆震穹等长辈的见证下为闵雪晴众女戴上婚戒,赫然就是他先前赠送给尼雅的“龙凤呈祥”。之后,众女就在后台换上了颜色各异的旗袍,而那些旗袍上都刺绣着各色的凤凰以及花卉,将众女衬得更加妩媚高贵。

    热闹的婚宴结束以后,徐云龙便跟众女回到了“御宅龙庭”的新房。这天晚上,他跟十八个新娘都彻夜狂欢,每位新娘都雨露均沾,无一落空。

    阿修罗死了,众女的心愿也了结了,一切都应该结束了,现在唯一能够让徐云龙烦恼的,便是徐若风和徐若云这两条“化骨龙”了……七年后……

    这是美国“宾尼斯”集团的总部——帝豪大厦。

    跟以前一样,帝豪大厦的最高一层是“宾尼斯”主人的办公室,而现在,这个极其宽敞的办公室里正聚集着几个人。

    在一张高背的大班椅上坐着一个小巧的男童,只见他约莫七八岁的年龄,面貌长得非常可爱,能够轻而易举的预见,他长大以后必定会是个极其出众的美男子。而且,虽然只有七八岁的年龄,在男童那双黑亮深邃的眼里却透出一股成熟的味道。

    大班椅很宽阔,跟男童坐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女孩子,跟男童一样,这女孩也生就一副让人一见难忘的美貌,年纪虽小,但眉目之间却已荡漾着让人怜爱的妩媚。

    “老头他过得还好吧。”男童看着对面不远的一个青年淡淡说道。

    “回少主人,主子他过得很好,还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就不用去探望他了。”那青年低着头恭声说道,他叫连成,是郑忠多年前收下的弟子,虽然只有十七岁,其武功却已堪比一流高手。

    男童撇了撇嘴,“那老头当然不希望我回去,我不在,他就能自己一个人霸占母亲和其他姨娘了。哼哼……”

    “小云,你怎么老是跟徐伯伯他怄气啊。”男童身边的那女孩嗔怪的道。

    却见男童一下子就抱住了女孩的纤腰,撒娇似的道:“求安姐姐你也是知道的,那老头在我跟若风四岁那年就把我们赶出来了,嘴上说是让我们自己闯荡一番,其实只是不想我们碍着他独战母亲她们罢了。”

    这男童跟女孩,便是徐云龙的儿子徐若云以及端木求的女儿端木求安。

    对于徐若云亲昵的举动,端木求安只是脸上红了红,却也没有阻止,只听她嘟着小嘴说道:“我们也好久没有见过若风了,我怪想他的。”

    “不许!”徐若云紧紧抱住她道:“我不许你想他,你可是我未来的老婆呢,怎么能想其他男人的!”顿了顿,他又笑道:“哼哼……老头将北美的势力交给了我,而把欧洲的势力交给他。那边刚刚传来消息,所法国当局再次抵制他那风灵公司的产品了,我看他怎么应付。”

    没等端木求安说话,徐若云又道:“还有啊求安姐姐,你可要加紧讨好莫愁姨娘了,她那次跟我说了,凤凰社将来是要交给你和凌灵的其中一个的,你可不要输给凌灵了,不然若风那家伙就要比我更有优势了。”他口中的“凌灵”便是凌少齐跟莫如燕的女儿,现在正跟徐若风在一起。

    看着徐若云那认真的目光,端木求安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这时却听徐若云微微叹了一声,“我的力量虽然比若风大些,但在跟老头博弈的时候,我要老头让我八子才能勉强跟他抗衡,若风却只需老头让七子。所以,我必须多争取些优势。”

    忽然,徐若云的身体稍稍一颤,敏感察觉到他的异常的端木求安连忙问道:“怎么了小云?”

    徐若云那光洁的额头皱起了一道道小皱纹,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忽然就从那大班椅上跳了起来,喃喃道:“她出世了!”

    “谁?谁出世了?”端木求安疑惑的道。

    徐若云没有回答,只是转头过去,目光穿过那落地玻璃窗,深深的望向远方,然后就对练成道:“你立即给我安排专机,我要马上去马来西亚!”

    “是,少主人。”练成自然不敢违抗这位小主人的命令,立即就去执行了。

    又见徐若云回头对端木求安道:“求安姐姐,你先留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带个妹妹回来。”

    “什么妹妹!”一听徐若云的语气,端木求安就知道那种“妹妹”是什么含义,立即就狠狠的瞪着徐若云。却听徐若云有些焦急的道:“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吧,我想若风那家伙也感应到了,现在已经出发去马来西亚了,我可不能让他夺了先机。”说罢就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在这宽敞的办公室里,只剩下端木求安一人……马来西亚……

    在这片碧海蓝天的海滩上建着一栋豪华的别墅,周围的环境本来是一片幽静的,可是,别墅里却不时传出凄厉的声音。

    在房门之前,一个英俊挺拔的男人满面焦急的徘徊着,这个男人赫然就是公孙沧溟。听着房间里钟欣琪那一阵阵凄厉的叫声,他的整颗心都提起来了。

    “唉,我还是进去看着算了。”说着,公孙沧溟就不顾那女仆的阻止,推开房门直接走了进去,而恰好在这时,一阵清脆的婴孩啼叫声响了起来,径直唤到了公孙沧溟的心扉里。

    “怎样怎样,母子平安吧。”焦急的走到床边,公孙沧溟看着一脸憔悴满布细汗的钟欣琪,目光中尽是感激和关切。

    “恭喜先生,太太为您生了为千金。”那个接生的中年妇女抱着一个细小的婴孩来到公孙沧溟身边说道。

    “千金?”公孙沧溟接过那满身粉红的女婴,疑惑的道:“‘龙裔’会生女孩?”不过,他很快就释怀了,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只要是自己的孩子,他都会尽心呵护的。只见他笑着对怀中的女儿道:“宝贝儿啊宝贝儿,你就叫公孙含烟吧,好不,你说好不?”

    见公孙沧溟满面欢喜的逗弄着怀里那不断啼哭的女婴,床上的钟欣琪也放下了心来。

    但就在这时,一道银色的光芒从女婴身上散发出来,让公孙沧溟和钟欣琪都惊异非常。然后,那银光就萦绕在房间的上空,慢慢凝结成一只展翅高鸣的凤凰。

    公孙沧溟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银色的凤凰,喃喃的道:“不……不会吧,这……这是‘凤魂’……?”他愣愣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女儿,不可置信的道:“我的女儿居……居然是这一代的‘凤裔’……?”

    (本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