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背后有灵3

    天从蒙蒙亮到太阳初升,相隔的时间并不长。</p>

    沈昕作为一个新鬼,半点没有自觉的率先一步躲起来,而是抱着臂膀跟在景珩身后,朝小道观走去。</p>

    顾然实在看不下去了,问道:“你才死一晚上,这都天亮了,你不怕?”</p>

    景珩脚步一顿,也才想起来这件事。</p>

    他拿出一张养魂符:“你先进入符里躲躲,回了道观再出来。”</p>

    沈昕一脸无所谓:“我虽然是刚死的新鬼,可实力怎么样,你们都是知道的。别的新鬼怕在白天出现,我可不怕。”</p>

    说着,伸了个懒腰。</p>

    太阳从汕头跃出了一半,不怎么灼热的光芒,恰巧照射过来。</p>

    顾然和景珩被唬了一跳,怕她才死不知道白日里阳光对鬼物的伤害,准备搭救时。</p>

    沈昕伸出半透明的手,接住阳光。</p>

    虽说从她的手中穿过,却没有给她造成任何的损伤。</p>

    沈昕抱着双臂浅笑:“要是没点真本事,我怎么敢提出让你当我男人的要求来保护你?”</p>

    景珩松了一口气,倒也没有多问沈昕的异常是怎么回事。</p>

    顾然则是一脸惊呆的样子,冲她拱拱手:“服了。”</p>

    她是真服了。</p>

    连续三世,前两世的沈昕个人实力都毋庸置疑,没想到就算是变成鬼,还是新鬼,还这么厉害。</p>

    顾然怀疑,这家伙肯定开挂了。</p>

    回了小道观,景珩就进了屋子,拿起李老道留下的书籍准备看。</p>

    在看之前,对两只鬼说道:“我今年十九岁,到二十岁后,才可以修道。这一年,还请两位尽心护着我,等我有了自保的实力……”</p>

    说着,他看向顾然:“等我有了自保的实力,你就自由了。要是遇到什么麻烦,或者有什么要求,我能做到的,都会帮你达成。”</p>

    至于沈昕,他没有说太多。</p>

    因为这场交易,对他们来说是公平的。</p>

    她护着他一辈子,那他在死后陪着她过漫长岁月,很合理,他也不亏。</p>

    “这一年可能会很危险,保护我的同时,也要保护你们自己。”景珩敛着眸子,“我不会道法,所以,你们要是遇到危险,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p>

    顾然心中一动。</p>

    对着景珩粲然一笑:“好,这话我记住了。”</p>

    反派的一个承诺,嗯,对她来说,简直不要太有用啊!</p>

    剧情中,景珩这个大反派除了跟男主是天生的对头外,还被男主和女主看上了他的躯体。</p>

    就跟女主那副躯体一样,景珩这副躯体也能让鬼魂附身,只要道行够深,等同于重生。</p>

    以不同的角度看同一事情。</p>

    在女主和男主的视角,景珩是个跟他们作对,三番五次阻挠他们在一起,并阻止男主找到合适的,即将死去的躯体的反派。</p>

    所以才会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将景珩这个‘大恶人’给联合杀死,让男主占了躯体。</p>

    但是以景珩的视角。</p>

    他的一切行为都没有错。</p>

    鬼魂投胎可以,但是占了别人的身躯那就有违天和,更何况还打着他躯体的主意?</p>

    顾然这个任务可没有说明一定得还阳和男主在一起才算成功。</p>

    所以,和景珩站在同一阵线,完全没毛病。</p>

    暗戳戳的阻止男主还阳,而女主已经和身体契合,除非死,要不然是无法和鬼魂结合的。</p>

    女主本来就千方百计的才还阳成功,怎么可能轻易放弃?</p>

    等等,女主也姓沈!</p>

    虽说名字不一样,被女主占了躯体的人,比酱油还酱油,可按照时间来说,那个被占了躯体的倒霉鬼,有很大的几率就是眼前的沈昕啊!</p>

    对上顾然的眼神,沈昕扬眉:“是想对我说些什么吗?”</p>

    “咳,我就是想问问,你是怎么死的。”</p>

    “哦,我倒霉,从生下来就被鬼魂骚扰,爸爸不知道为什么不愿意去找有本事的人帮我瞧瞧,承受不住阴气侵蚀后,就死了啊。”</p>

    这经历……</p>

    “那…你的身体呢?”</p>

    “被占了呗。”</p>

    顾然啧啧一声,还真是那个酱油倒霉鬼啊。</p>

    嗯?不对啊。</p>

    按理说,就算沈昕死了,魂魄也肯定很虚弱才对,怎么会这么强?</p>

    其中原因她搞不懂,不过,有一件事情她是知道的。</p>

    女主抢了沈昕的躯体,那就得罪了沈昕,哈,有沈昕这么强的队友,她的任务肯定也能妥了!</p>

    顾然喜滋滋的样子沈昕倒是不奇怪,景珩却莫名的不太舒服。</p>

    被鬼魂骚扰然后侵占了躯体让她很开心?</p>

    虽说也才认识这两只鬼,可景珩早在沈昕一口应下保护他时,心就偏了。</p>

    当即就想开口,让顾然离开,不需要她的保护。</p>

    可还没说话呢,沈昕就勾着顾然的脖子:“再怎么说咱们也算是同一阵线的朋友了吧,你这么幸灾乐祸的,就不怕我揍你一顿?”</p>

    顾然讪讪一笑:“我不是嘲笑你……我是在嘲笑那个抢你躯体的鬼魂。你这么强,她这样的举动,完全就是捅了马蜂窝了啊。就算你不找她麻烦,我和景珩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理。放心,作为朋友,这个仇,我们肯定会帮你报的!”</p>

    景珩皱着的眉一松,而后又是一皱:“你怎么知道我叫景珩?”</p>

    顾然:“……”</p>

    沈昕当即说道:“你给你师父的墓碑上不是刻着?”</p>

    顾然暗自呼出一口气,她都忘记了这一茬了,还好有一个神一样的队友。</p>

    景珩收回视线,继续看着手中的书籍。</p>

    小道观周围的鬼物早就被李老道的清除了。</p>

    该投胎的投胎,作孽太多的就直接灭了,再加上昨晚的动静,小道观周边可以说安静得可以。</p>

    顾然和沈昕没有打扰景珩,而是守在门外,百无聊赖的在小院子里晃来晃去。</p>

    “喂,看你穿着,不像是近代的鬼,你还记得生前的事吗?”</p>

    被提问的顾然顿住,飘过来蹲在门槛上:“我啊,我在这世间飘荡了数百年了,具体多久,我也不记得了。至于生前的事,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只记得,我有一个相濡以沫的夫君,约定了来世还要在一起。”</p>

    沈昕装作很感兴趣的凑上前:“夫君?你还记得他的身份模样和名字吗?”</p>

    顾然也装作努力回想的样子:“他叫尤彦,生前……生前应当是一国王爷。他的样子有些模糊了,即便如此,只要他站在我面前,我肯定能认出他来!也能想起跟他的点点滴滴!”</p>

    沈昕暗自瞥了她一眼。</p>

    这谎话说的,要不是知道她是任务者,她差点就信了。</p>

    “相约来世,听着挺浪漫,可万一他投胎了,或者把你给忘了呢?”</p>

    “我没忘记他,他肯定也不会忘记我。也许他跟我一样,只是时间太久,寻寻觅觅太久,除了最深的执念外,其他都淡忘了。只要见了面,他肯定跟我一样,一定能想起一切来的。”</p>

    </br></p>

    </b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