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下山历练 下 1

    早晨,海刚从梦中醒来,他坐起来靠在了树干上,听着天籁般的鸟叫声,吸着芳香的新鲜的空气,他起身来到的河边,洗梳了一番后,觉得时间还尚早,又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觉得还是修炼一会儿比较好。

    接着,海刚来到了树底下盘腿坐好,开始进入了冥思状态,他气运丹田,运起了体内的真元,稀少的真元在他体内缓缓地运行着,随着真元的流走,海刚觉得全身有说不出的舒畅,其他的静脉也随之被渐渐浓厚的真元打通。

    其中,任督二脉先前已经被他的师傅道灵子给打通了,这对于海刚以后的修炼有着莫大的好处。比正常的修炼者要快上2倍,真元在海港体内流走了30个周天后,海刚就推出了修炼状态,等他睁开眼睛后才发觉已经是晚上了。

    无奈,只好等到天明再上路,漆黑的夜里,海刚觉得非常无聊就躺在了树底下,以手为枕头,头仰望天空看着天空中的满天星斗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秋去冬来,一片片土地上覆盖着白茫茫的大雪,不经意间海刚已经来到了一个国都,他来到了城门口抬头看了看城门口的那块大牌匾,嘴里念叨着,西风国看来已经到了一个国度了,说完,他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城里,城里头热闹非凡,大街两旁有许多做生意的人。

    海刚在城里头逛了半天,觉得肚子有点饿了就去了一个小摊上吃面。刚坐下,就听见前面有追跑的声音,海刚转过身去看了看,只看见一个女子被一群男子围在了中间出不得,海刚只听见其中一个男子对那女子说:“你这小婊子,你敢跑,大爷我玩你也是看得起你,你还不依,只说卖艺不卖身,放屁在青楼的女子都没有一个不是****。”

    海刚听了气就不打一处来,因为他自己也被自己村里的地皮流氓欺负过,知道其中的滋味不好受。

    接着,走了过去冲那霸汗说道:“这位公子你刚才说你想玩这位姑娘是吗?那霸汉听后,说道:“是又怎么样?海刚并没有因此而动怒,而是接着说:“那这位公子你也想必也这道一个人被别人玩那是一件不好受的事,那公子是否肯赏脸把你让我玩玩呢?”那霸汉听后怒声道:“小子你活的不耐烦了,敢来管我的事来了。”说着握起拳头就向海刚打来。

    可海刚怎么会把他这一拳看在眼里呢!海刚他突然真元外放,使得那霸汉的拳头不能近身一尺,接着他又调动那仅剩最后一点的真元震断了那霸汉的经脉,使得他一辈子都下不了床,旁边在观看的百姓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还为我担心。但我接下来的一句话,使得在场的老百姓兴奋不已。“哼,你的全身经脉已经被我震断,你想必也不傻,有一种人不用一刀一枪就能把人弄死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是干什么的都不必我说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