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爱字研究

第六十六章 路呜不平

    郭茹萍和齐芳芳与白雪都是同一届大学同学。毕业后各奔东西,分别已经二十个年头了。今天,昔日同窗有幸在街头相会,真是天公做美,她们有着说不完的心里话。经过一番诚心交谈,她们又握手言别,去做自己的未竟事业。

    白雪一直站在原地,目送两位同窗远去。直到同窗消失在茫茫人海里。白雪转过身来,满面的眼泪哗哗地流了下来……

    她不是在埋怨同窗,而是在感谢同窗。同窗无意中跟她提供的这条信息,正是她希望得到的信息。这是她心头永远的痛,她要知道自己作下得孽。

    白雪用自己的手帕擦着无穷的泪水。整块手帕都擦湿了,用手一拧都能拧出水来。

    白雪是怎么来到了幼儿园,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明白。她一直是双眼泪水不断,手不离手帕手帕不离眼,她竟然准确地来到女儿的班,女儿古夏荷看到妈妈,她高呼着“老师再见”就一头扑向了妈妈白雪,紧紧牵住了白雪的手,再次和小朋友再见,和老师再见。

    母女手牵手回到家。一进家门,古夏荷看到张心月,就高呼着姥姥扑了过去。姥姥急忙弯下腰,伸出双手迎接外孙女,隔代人的爱意都充分表达出来。

    母亲张心月看到,白雪到幼儿园只接了一趟自己的女儿,眼睛就变得又红又肿。就急忙小声问到:

    “白雪,到底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白雪小声说到:

    “刚刚遇见两位大学的老同学。她们说高原刚刚调回原籍,仍然是孤身一人。我这不是坑死人家了吗?”

    白雪说到这儿,那成串的泪水又淌了下来。

    妈妈只是轻轻地拍拍女儿白雪:

    “唉,过去的就算过去了。覆水难收,想开些吧。但愿苍天不辜负高原的一片好心……”

    吃晚饭时,白长寿也显得情绪低落心事重重。自从搞垮女儿白雪的婚事,他也从没有知错悔改的一丝表现。餐桌上,白长寿的表现,让妻子张心月感到莫名其妙。饭后,白雪带着自己的女儿回到卧室。张心月便悄声问到:

    “你这是怎么啦?象被霜打的茄子似的,没有了半点生气?”

    “饭前,在大街上,我遇到两个外地女孩子,听谈话才知道是白雪的同学。”

    “挨骂了吧?是不是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连祖上八代都被人家臭骂了一顿?连我们母女俩也受到人家的褒贬?高原一句话没说,了解情况的人,都为高原抱打不平?”

    张心月轻轻地一连串地反问,让白长寿如鲠在喉。一听妻子的口气,白长寿就知道妻子对情况已有所了解,他不得不微微点了点头。

    “古语说,害人如害己。不知道自律,老认为自己比别人高明,是不是太狂妄了?这回该知道别人都不傻吧?该承认自己种下难咽的苦果了吧?”

    妻子张心月的这番话,象钢针一样刺到白长寿的心坎上。让白长寿不由地又想到傍晚在大街上发生的那一幕。

    白长寿顺着人行便道遛弯。他倒背着双手,仍然显得很有气派。过去,他不光是要有气派,还要口里哼着小曲儿,显得与大众不同,十分的高傲。在他的眼里,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