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这辈子,他认命了

    陈琴琴哼唧一声,“还能有他受不了的,为了这肚子里的两个宝,他只差没将我供起来。”

    “这话我就不乐意听了,就算你没怀孕,别人也把你心疼的跟眼珠子似的。”叶雯雯摆出一副做人不能这样做的表情。

    陈琴琴:”......“

    “你刚刚不是还怼他怼的紧吗?怎么现在还帮他说起话来。”陈琴琴的眼珠子都不由的瞪大了些,一副天下红雨的模样。

    叶雯雯随性的摆摆手:“一码归一码。”

    “得亏你俩没再煽情了,不然我会以为我不是来做客的,而是来洗澡的。”叶雯雯半眯着眼眸,忍不住吐槽对面的两人。

    陈琴琴:“......”

    楚晴:“......”

    “别理那二货,说正事。”陈琴琴附送上一个大白眼,“这地址上的人是少然的发小介绍的,价钱已经压到了最低,你只要去看看合不合心就行了。”

    “嗯,周末我去瞧瞧。”楚晴点点头,将纸张妥贴的放进了包里。

    “放好了,准备开饭。”顾少然探出脑袋,嚷了一句。

    “走吧,大肚婆,开饭了,可得死命的给我吃,两个孩子,那得比之前多吃一倍!”叶雯雯嘴里说着,手也不忘扶着。

    陈琴琴那刚刚站直的腰再次一僵,忍不住低头看着那已全然不见的腰,带了份咬牙切齿的道,“你是觉着我是饭桶,还是他俩是饭桶?”

    这死丫头不会不知道,她一个人都吃两个人的量了,要再翻一倍,那不得四人量!

    绝壁是故意的!

    “自然......”叶雯雯不由的咽了口唾沫,瞧了瞧桌上的美食,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了句:“都不是!”

    “嘿嘿,皇后娘娘,现在可让小叶子伺候您吃饭了吗?”叶雯雯端着一张迷人脸,笑的那叫一个掐媚。

    “嗯哼。”陈琴琴挑高了眉眼,“落座吧。”

    “好嘞!”叶雯雯屁颠屁颠的将陈琴琴扶到了位置上。

    楚晴:“......”

    是她好久没来这儿,又错过了什么精彩内容吗。

    “有一次,叶雯雯将我家那位惹炸毛了,饭都没给吃,就将她推出门去。”顾少然端菜的时候,不由的解释了一句,想起那次的事,就莫名的心情大好。

    随着心情大好的顾少然离去,楚晴无奈的笑笑,这两人,还真是个小小孩儿啊。

    吃完饭后,本来陈琴琴还想留楚晴在这儿过夜,为此把顾少然都给踹到了一边儿。

    可谁曾想,早已看破的顾少然,早就提前做了准备,等饭局落幕,刚刚喝了口茶的功夫,叶昊天就已经敲门,非常强势的带着楚晴走了,叶雯雯自然是一溜烟的跟上。

    徒留陈琴琴在原地很是迷糊的睁大眼。

    “顾!少!然!”待人走后,陈琴琴扯着顾少然的耳朵就是一阵咆哮。

    顾少然痛的同时,还不停的掰扯着自己的耳朵:“疼,老婆大人,疼!”

    “知道疼就对了!“陈琴琴再次把耳朵往上提了提,等听到痛呼声,才稍稍圆满了些,可也只是一点儿。

    只见她恶狠狠的出了口气,半眯着眸子,凉揪揪的问道,“是不是你为了不独守空房,提前打了电话通知了叶昊天,不然,他怎么知道晴晴在我这儿!”

    “别给我东想西想的,这事儿我可是问了晴晴,叶昊天是全然不知的!”瞅着顾少然那不停翻滚着的眼珠,陈琴琴补了这么一句。

    顾少然:“......”

    “冤枉啊,冤枉!我哪儿敢打扰老婆的兴致啊,你是知道的,我可是妻奴。”顾少然抬起一双可怜巴巴的魅惑眼,摆出一副需要人怜惜的模样。

    陈琴琴再度眯眯眼,一脸的坏笑,“这,妻奴,也有很多不能干却想干的事儿啊......”

    顾少然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果断的交出自己的手机,表衷心的道:“你也瞧见了,自从我下楼来,就没碰过手机,昊天打来那通电话还是她俩刚进门的时候。”

    “你瞧瞧,记录都还有着呢。”

    陈琴琴古怪的瞧了眼顾少然,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大对劲儿,但最终还是打开手机,翻了翻电话时间。

    晴晴她们进门的精准时间已经记不清了,只得粗略的算了一把,这时间还真是合得上。

    “你没有删消息记录?”微虚着眼的陈琴琴忍不住再炸一炸,一双眸子跟激光扫射一样,死死的盯住顾少然的面孔,不放过一丝的细微表情。

    顾少然苦涩一笑,举起三根手指,”我的姑奶奶,苍天可鉴,我可没那么多的小心眼儿。“

    陈琴琴瞅了半晌,这才将手机放在男人的手掌心中,并轻吻了他的面颊道了句,“算我冤枉你了,洗漱洗漱,睡觉吧。”

    说完,没能跟楚晴一起睡觉的陈琴琴浓浓一叹,起身洗漱去了。

    待听不到任何声响时,顾少然第一时间捂住了自己的心脏,因为那颗心差点儿就跳出胸腔外,跟他说拜拜了。

    整个身子不由的垮了下来,顾少然垂眸看着自己手机里的通话时间,苦涩一笑。

    为了跟老婆在一起睡个觉还真是煞费苦心啊,连删短信叫人打电话做假象这种事都干的出来了。

    他,还真是,越来越不像从前的那个他了。

    思及此的顾少然起了身,脸上的笑容是愈发的璀璨,就连去找陈琴琴的脚步都透露着轻快。

    这辈子,他认命了。

    就算死,他也得死在这个女人的身边。

    ......

    星期六。

    楚晴和叶昊天收拾了一番,先是给房东打了个电话,这才开着车往陈琴琴给的地址赶了过娶。

    等到了地方,房东已经笑吟吟的站在屋外等候了。

    一番寒暄后,房东王宁直奔主题,“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带你们去瞧瞧吧。”

    “那就麻烦王大哥了。”楚晴上前接着话。

    “不麻烦,不麻烦。”被一年轻的小姑娘叫大哥,已年约四十五的王宁还真是忍不住老脸一红。

    ”那你们跟我走吧,随便看看,至于喜不喜欢,全凭心意。“王宁一边说一边拿了钥匙,开了门。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