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解释

    沈虎故意提高了嗓子,对此轻叹道。

    云溪风带着阴险的笑意,附和道。

    “看他们的关系,还真不一般呢!”呈寒粗狂地喊道,内心暗暗一喜。

    “啊!这简直就是耻辱,耻辱啊!魔后竟敢背着魔尊与别人在一起,真是......”杜鹏再也说不下去了,连忙捂着自己的嘴脸。

    “王哲并非是魔尊之子,魔后又,看来啊!不好好地惩治一下,是不行的了。”万仇做出一个斩杀的姿势,满目狰狞。

    雪姬和潜龙顿时脸色大变,霎时被惊吓得面无血色,因为此事非同小可,若是被屈打成招,则前途尽丧。

    “魔尊,我跟青龙护法真的是什么关系也没有的,你千万别误会,那天的事情,纯粹是巧合。”雪姬心急如焚,随即解释道。

    “是呀!魔尊,我与魔后真的什么事也没有干啊!”潜龙接着附和道,双手在剧烈颤抖着。

    “你们给我住口!你这个贱女人,本座待你不薄,你就是这样背叛我的吗?”王幽风指着堂中的两人,大怒道。

    “魔尊,你可要相信我啊!”雪姬为了得到对方的同情,于是哭着嚷着。

    “哼,还敢狡辩。被几位长老捉了个证,你们休想抵赖。”王幽风给了雪姬一个耳光,样子极其凶戾。

    “魔尊,都是潜龙这个恶人。”突然间,雪姬指着潜龙大骂道,以示自己的无辜。

    “魔尊。无论如此,此事都要从重惩罚,以表威严。”万仇长老拱了拱手,请示道。

    “魔尊,你听到了吧!我可是被冤枉的。”雪姬更是哭哭啼啼,决定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卸到潜龙身上。

    “你被冤枉?呵呵!”王幽风,笑道。

    “魔尊,可知此人城府极深,你千万不要上当啊!”雪姬,不忙一番解释。

    “你滚开,还好意思狡辩!”王幽风一把将对方推开,仍然十分恼怒。

    “魔尊,难道一直以来,你都这样看待我的吗?好歹我也为你生了一个儿子。”雪姬,更是在殿堂中大喊大叫。

    这件事情,确实有点口吃黄连心内苦。

    “哼!贱女人,我现在也很怀疑,王凌渊到底是不是你跟潜龙生的!”王幽风气急败坏,指着堂中的两人呵斥道。

    “魔尊,你怎样可以说出这样的话,你怨恨我就罢了,又何苦要污蔑凌渊。”雪姬脸色骤变,愁与恨与悲与怒,百感交集。

    此话一出,两旁的长老则更是一片哄然,彼此的议论声就更尤为刺耳,使得雪姬十分心痛。

    “如此说来,那魔尊岂不是膝下无子?”呈寒低声与一旁的长老说道,他生怕别人听见。

    “嘘!你可别乱说,这或许是魔尊的气话而已。”凌剑立刻说道,在事情未完全确定前,他可不敢妄下定论。

    这时候,坐在椅子上品茗的王凌傲终于站了起来,脸上尽是笑意,嘲讽道:“魔尊说得非常有理。大王子虽然充满了王者风范,但有些事情,也不太好说呀!大家说是不是?”

    “是呀!这样的事情真的很难说啊!”

    “魔尊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难道他自己还不清楚?”

    “看来这事情很不简单啊!之前一个王哲,现在又一个王凌渊。”

    “魔尊平生也待雪姬娘娘挺好的。”

    王凌傲在此事上火上添油,使众人更是往坏的方向去猜,更多的流言蜚语漫袭整个幽殿。

    这不仅使雪姬和潜龙颜面全无,王幽风和王凌渊也同样背负着沉重的言论,而得益者也只有看似不起眼的王凌傲了。先前他引发的斗争导致两败俱伤,心中就埋下了无尽的怨恨,直到这一天,他要报复天魔宫。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人,那些曾经看不起他们母子俩的人,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这一切,王凌渊全然听见,他急着跑进殿堂中,往昔众人对他的崇敬目光,早已不复存在。那些势利的眼光,恶毒的耻笑,刺人心弦。

    “父王,这都是青龙护法的错,又与母后何关?”王凌渊一边扶起雪姬,一边说道。

    “凌渊,你不要管我,事已至此,众人一定会咬着此事不放,你还是赶快走吧!离开这天魔宫,离开这纷争地。”雪姬沉吟道,神色无比痛苦。

    今日的情景,与王哲被陷害当日一模一样,众人的眼光,一点都没有变。当日是王哲,如今是王凌渊。

    “母后,你这话是何意?”王凌渊不解,明知这是诬陷,不知为何还要躲避。

    “凌渊,有很多事情,并非如你表面上看的一样,即便是事实,在众人眼里也会变得扭曲。”雪姬语重心长地道,潸然泪下。

    “母后,解释清楚不就可以了吗?为何要逃避?”王凌渊不甘地问道,今日之事,的确让他蒙受冤屈。

    “凌渊,你还记得王哲被害当日吗?你认为他在那个时候,还有解释的余地吗?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一定要谨记,这就是神族,这就是天魔宫。还有,不要忘记今日的耻辱。”雪姬的双眼红了,一手推开了王凌渊,手中的元气不断地在回旋着。

    “母后,那你该怎么办?”王凌渊充满了不舍,神色苦涩地问道。

    “我一个孤苦无依的女人,早已对这神族感到烦厌,就算死了,也是值得的。”雪姬万念俱灰,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继续活下去。

    “母后,你这是何苦?”王凌渊心里很难受,于是苦苦地凝眸着眼前的女子。

    “呵!傻孩子,不要难过。王哲被害当日,我早已料到会有这一天。想不到,这一天真的来了!”雪姬安抚道,她也知道,害人终究是会害己的。

    望着渐渐消失的人影,众长老和王凌傲都极为不忿,但奈何王凌渊修为高深,加上雪姬和潜龙,只恐怕不轻易对抗。趁着这两人仍未发飙,众人也唯有暂时放王凌渊一条生路。

    “雪姬,你何苦要这样做?”潜龙心之有愧,不忍地问道。

    “事到如今,你该满意了吧!你害了我,害了凌渊,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雪姬咬牙切齿,语气森然。

    “够了!给我打入死囚之狱,处死!”正当堂中的两人私语时,王幽风一掌拍落案台,怒斥道。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