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心机

    场上形势千变万化,光是这边晓风残月对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的一对二就足够让人惊心动魄,但开始战斗了这么久,他们这边也分不出什么胜负,另一边的战斗就显得十分重要了。

    带治疗的情况下四打三,优势自然是不必说,更别说霸图这边的治疗还是荣耀第一牧师了。

    这边的战场很明显是支撑不住了,无论是大漠孤烟、长河落日还是百花缭乱都没有去理会一旁的吴霜钩月和无浪,所有的攻击都砸在笑歌自若的身上,就算笑歌自若是个治疗也经不住这么密集的攻击,血量一直在下滑。

    周泽楷瞥了一眼那边的战局,面前这个人只剩43%的血量,而那边的笑歌自若很明显快要撑不住了,他和孙翔一直没有放弃过要支援另一边的战场,却一次又一次的被她拦下。

    不带任何感情,赛场上只需要胜负。

    一枪穿云:快

    消息才刚刚跃上队内频道,他已经再一次冲了上去,一叶之秋也不甘落后,从另一边切入了攻势。

    一直保持这样的手速,她已经要到极限了。

    必须快点解决她。

    事实的确如此,她的手已经麻木了,也不知道现在手上所打出来的操作到底是什么,只是机械性地在键盘上敲打着按钮。

    疲惫,她所能感受到的只有疲惫,从指尖,到神经末梢,抽离的疼痛,让她很想放弃。

    好累啊,真的好累啊。

    去年的叶修前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去年的方锐前辈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他们是不是也这么累?会不会也想着放弃?

    麻木的机械性操作终究是坚持不久,没有人可以像电脑一样精确的计算好每一个点,手下一个错乱,终究是发生了失误。

    她所面对的是周泽楷和孙翔,一步错,便满盘皆输。

    他们显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两人的配合可以说是天衣无缝,一招接一招打在她的身上,晓风残月的血量值也像是坐了滑梯一样快速下降,眼看着就要葬身在这阵猛烈的攻势之中。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晓风残月就会这样完成自己的使命的时候,一道白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颜言抬头,看到笑歌自若的头像已经灰了下去。

    那一瞬间,像是挣脱了所有的枷锁,晓风残月的动作突然间眼花缭乱了起来,几乎只能看得到她的残影在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中间摇晃。

    插着一只耳机听直播的刘小别不禁咽了口唾沫压惊,“580了。”

    晓风残月剩余生命值13%,石不转的圣治愈术终于是落在了她身上,已经解决完笑歌自若的四人立刻转移战场,百花缭乱的子弹首先杀到,各种绚丽的弹药炸裂开来,完美的将晓风残月的身形隐住,大漠孤烟与长河落日从绚烂的火光中冲出,分别缠住了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

    拥有着上帝视角的观众们自然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霸图好不容易救下的晓风残月竟然就站在原地不动弹了。

    “手抽筋了吧,”唐昊看着逐渐进入白热化的战局,皱了皱眉头。

    “就算不是也差不多了,”叶修还是叹了口气,和这种等级的敌人对阵,还是两个,能坚持这么久拖到强杀掉笑歌自若,已经算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毕竟,她还只是个这赛季出道的新人罢了。

    不够,还不够。

    坐在观众席里的林敬言不由得将手掌握成了拳,看着场上已经不动弹的晓风残月,脸色有些凝重。

    小言,你做的,还远远不够。

    别忘了你自己做出的计划,只是拖住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还不够,你要想办法把他送出场。

    周泽楷一边顶住霸图这边的压力,一边看着完全没有下一步动作的晓风残月,又一行字跃上了队内频道。

    一枪穿云:带手速

    江波涛看到他的消息心里一惊,下意识的想要去看周泽楷现在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他们都看得出来颜言的手速已经到了极限,这种情况下再去带手速,她肯定支撑不过快攻,但是……

    她的性格你还不知道吗?

    她怎么可能甘愿服输。

    “太无情了吧,”黄少天一开口就不可能只是这么一句,“这样还要去带手速,周泽楷和颜妹子这是多大仇啊,她的手速再硬提的话手会受伤的吧?!”

    “不是无情,”喻文州驳回了他的话,“是因为尊重。”

    因为真的把她当做是对手,所以才要全力以赴。

    要用能配得上她的打法。

    〔我比你强!等着,我一定打败你!〕

    〔我是来找你报仇的,你给我听好了,今晚的比赛,我颜言要堵着你打!〕

    他似乎看见一枪穿云和晓风残月的视线交错,透过冰冷的虚拟角色,他望见了电脑屏幕前的颜言。

    他有时候真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样瘦弱的身体里能迸发出那样强大的能量。

    细想之后又释然了,因为她是颜言啊。

    那个从小就可以一拳砸进他心里的颜言啊。

    纵然江波涛觉得这样有些不合适,也仍旧没有说出反对的意见,提起短剑天链向晓风残月挥去,一道刀光削在晓风残月的身上,她的动作很明显慢了一步,被刀光击中后退了几步,整个身体出现了一阵震动,显然是出现了错误的操作。

    就算石不转刚刚丢给她一个圣治愈术,但也仅仅是将她的血量值拉到了25%,被无浪追上一套连招,血量又掉了下去。

    她的手指颤抖着,时不时抽动着,没有知觉,不听使唤。

    动啊,快动啊。

    几乎每个人心中都在替她呐喊着,手心为她紧紧地捏了一把汗。

    只有张新杰,笑了。

    〔我去拖住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你们四个去强杀笑歌自若,我不知道能撑多久,所以,不要吝啬任何攻击,全都用在笑歌自若身上,要用最快的时间将他击杀,分割战局。〕

    〔双一组合太难啃,我们没必要和他们硬碰硬,杀掉治疗是第一步,然后,除掉团控。〕

    〔和双一打完之后,他们一定会觉得我已经力竭了,以周泽楷的性格,他一定会分出一个人来把残血的我击杀,而且这个人,一定是江波涛。〕

    〔为什么?当他的面前有大漠孤烟和石不转的时候,无论是周泽楷还是孙翔都绝对不会轻易离开那个战场,他心里也应该清楚,杜明没办法在短时间内有把握击杀我,所以,来的一定是江波涛。〕

    〔那就弄死他。〕

    他仿佛又想起战术布置的那个下午,她一脸轻挑却又志在必得的笑容,白色的衣衫亮的刺眼。

    他那时下意识地想起一句话。

    切开来都是黑的。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