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致敬

    无浪一套连招上去,原本对自己的伤害相当地自信,可最后的结果却和他所预估的相差甚远,很显然,这其中出了什么差错。

    难道是……躲开了?

    怎么可能,以她现在的反应速度,应该躲不开才对。

    难道是他们的判断出了错?她其实根本就没有力竭?手速也没有收到拖累?

    像是要证明给他看似的,晓风残月脚下步法一转,返身向他直冲而来,手中双枪的子弹向他飞来,轨迹却难以琢磨,凭他的眼力,已经看得出这是加持了速射、曲射、暴射三个技能的一轮攻击。

    又是这样……和刚刚的一挑二同样的战局,只不过,这次换成了一挑一。

    分割战局,这就是霸图贯穿整个团队赛的理念。

    虽然轮回的第六人已经轮换进场,但赶来仍旧需要时间,她在赌,赌在这段时间里能不能把江波涛的无浪也送出场。

    晓风残月的攻势还是一如既往的快,完全看不出是刚刚那个出现了错误操作的人,说起来刚才的错误操作说不定也只是为了诱敌深入耍的小心机而已。

    林敬言看着场上的战斗,终究是不忍心,闭上了眼睛。

    不是小心机,她已经到极限了。

    她现在已经完全是在靠着信念硬撑了,只是在倔强地透支自己的职业生涯而已。

    在观众眼里,这场战斗很刺激,很抢眼。

    在职业选手的眼里,这场战斗却很是悲壮。

    她这个赛季才刚刚出道,按照常理来说,再打个□□年并不是问题,但是这样的消耗所带来的后遗症,可能让她在职业生涯中只能再坚持五六年。

    这才是为了胜利,什么都不要吧。

    “你说他们霸图的人,怎么心眼儿都这么死呢。”

    知难而退?

    不存在的。

    霸图的气势便是一往无前,绝不后退半步。

    带手速?拉高给你看就是了。

    晓风残月正面迎上无浪,一套枪体术与他近战仍旧难舍难分,决赛第一回合早就已经和颜言战过一场的江波涛自然知道她的实力,更别说现在的颜言手速大涨,几乎一下子就在攻速上压制住了他。

    张新杰完全没有把心放在无浪和晓风残月那一边,颜言最后的杀手锏还没有使出来,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加快消耗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

    两个拳法家的阵容本就很霸道,加上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更别提还有他这个荣耀第一牧师坐镇,又是打团的人数优势,按理说他们不应该只和这三个人战个平手。

    但现实就是这样,四打三,他们竟然打成了平手,战局一直僵持着,拉锯不下。

    再这样拖下去,第六人就要到场了。

    他们又何尝不知道继续拖下去轮回就要重新占回优势,只能加快了攻击节奏,一叶之秋身为攻坚手,又是近战的战斗法师,理所应当冲在前面,也理所应当的,大部分的攻击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只是这时候他的锋芒正盛,哪怕是一向打法强硬的韩文清,也不得不退了一步。

    想起几年前那个在全明星赛上张狂的孙翔,他觉得有些恍如隔世。

    是吗……又是三年了啊……

    那一杆乌黑的却邪横在他们身前,硬是没能让他们的攻势再进一步。

    张新杰终于还是调整了战术,以一个治疗的形态,站在了队伍的最前方吸引火力,持久战对轮回明显是不利的,而此刻的张新杰,看上去却做了一个非常不合理的举动。

    他们没有拖时间的打算,因为持久战对他们这些老将也同样不利。

    兴欣的治疗是短板,所以他们经常以治疗为诱饵,发起一波波的团战,但是霸图,此刻也选择了同样的打法。

    用治疗当诱饵,吸引对方的火力。

    叶修都有点儿怀疑这种“不要治疗”的战术到底是不是他教坏了后辈的结果。

    抛弃荣耀治疗第一人,这种丧心病狂的打法,也的确只有你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孩子才干得出来了吧。

    此刻的江波涛,却完全无心顾及另一边的战场。

    任凭他再怎么进攻,他的剑光,始终无法突破她的身围半尺。

    和上次的擂台赛不一样,面前这个女孩子,到底少了些什么东西,让他觉得不和谐,让他处处都得提防。

    他的目光在她手上停留了一瞬,扫过她的枪,眼神突然一顿,这把枪……看上去有点儿别扭。

    不对,这不是她的枪,这把枪是零下九度的。

    换枪?什么意思?和第六人换枪有什么用?

    这么一个细节让他纠结着,总觉得她不会在总决赛做些什么无所谓的事情,颜言抓住他的空当,一颗僵直弹扔了过去,正中他的身体,子弹上膛,枪身抬起瞬间发射,□□狙击一下子穿透了它的头颅,伴随着剧烈枪声的,是另一声枪响。

    以及霸图战队之中灰下去的石不转的头像。

    同时,吕泊远的云山乱到场。

    战局又恢复了五对五的局面。

    平衡?

    很快就不是了。

    颜言冷笑着,看着屏幕中无浪节节败退,但晓风残月血量也不多,只剩10%,就在这时,颜言的手速骤提,那一瞬间,直播中响起几乎是尖叫的声音。

    “627!627的APM值!”

    “卧槽这个手速!”黄少天忍不住站起了身,晓风残月的动作已经只剩残影,一瞬间越过无浪的身体,与此同时,一行字出现在团队频道中。

    晓风残月:杀无

    百花缭乱飞枪急退,接手后面的无浪,几颗□□扔出,挡住了他的视线,长河落日转身冲上,毫不吝啬地把75级大招伏虎腾翔砸在了无浪的背上。

    晓风残月越过无浪的身体之后,迎面而立的便是神枪手一枪穿云,她的身形完全没有停顿,在观众的惊呼声中,清空了自己的技能树。

    “她……在那一瞬间把所有的技能,都用出去了吗?”喻文州有些不解她这种举动,难道是最后时刻的爆发?可是这样的攻击,也并不能击杀一枪穿云,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

    “BOSS红血了。”

    叶修笑着说道。

    闯进他们视线的意外,是零下九度。

    他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飞枪倒退着,和晓风残月擦肩而过。

    一枪穿云反身追上去,想要阻止那个在他眼里已经完全变成一个刺客的女神枪手,大漠孤烟却一拳挡下了他,击败了无浪之后的长河落日抽身退出,和大漠孤烟形成合力,两人一同对上一枪穿云。

    晓风残月的技能树一片空白,义无反顾的向一叶之秋冲去。

    一叶之秋冲上去,龙牙却没中。

    一枪穿云:退!!!

    坐在比赛席里的颜言终于扬起了一个欣慰的笑容,眼前的屏幕画面似乎一点一点变慢,定格成图片。

    孙翔这才看到,晓风残月手中,握着一把匕首。

    那是一把在他眼中再普通不过的橙武。

    此刻却散发着阴冷的戾气。

    匕首打置技能,舍身一击。

    匕首刺入一叶之秋身体的那一瞬间,身后□□狙击的子弹也没入她的头颅,整个头颅在一瞬间化为血雾。

    界面上两个名字同时暗了下去。

    第四赛季,刺客季冷舍身一击带走嘉世一叶之秋。

    第四赛季,霸图夺冠。

    “颜言选手这是在……致敬季冷选手吗?”李艺博的声音有些发颤,第四赛季决赛时的场景,他怎么可能忘记。

    颜言看着自己灰暗的屏幕,抿了抿嘴唇。

    不只是致敬季冷。

    是致敬所有的前辈,韩文清,张佳乐,林敬言。

    ……还有周泽楷前辈。

    对不起,我要挡在你夺冠的路上了。

    今夜以刀光斩破月光,刹那不问悲喜生死间,绽放永不忘。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