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烽烟大唐

第四百四十一章 投宿

    闻言,那路人指着前面,道:“拐过那个和街角就看到了。”

    闻言,朱猛道了声谢之后,便牵着马向前走去。

    很快的,朱猛就到了一间名叫一品堂的酒楼。

    因为是镇子上最大的一家酒楼,而且镇子又紧邻边塞,所以这酒楼里的生意十分火爆。

    来来往往的客商川流不息,店小二忙的是不亦乐乎。

    见着朱猛走了进来,那店小二很是殷勤的招呼道:“客官,吃饭还是住店?”

    朱猛随手从自己怀里摸出了一锭银子扔给了那店小二说道:“给我来一间上好的客房,在准备一些好酒好菜。另外,再帮我把外面的那个好朋友喂一些上好的饲料。”

    那店小二应了一声,道:“客官,楼上请。”

    紧接着,那小儿高声喊道:“住店一位。”

    看着这热闹的场景,让朱猛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而且因为这种热闹的场景,也让朱猛放松累些。

    很快的,朱猛就被一个伙计领到了一间天字号的客房。

    店伙计打开房门,道:“客官里面请。”

    朱猛点了点头,抬不走了进去,环视了一圈,屋子里面倒是十分整洁。

    朱猛来到窗子前,打开窗户,往下看了一下,这里视野很是开阔,有着三条岔路口。

    若是遇到什么意外,倒是十分方便逃生。

    店伙计在一旁陪笑道:“客官,不知您对这间客房是否满意?”

    朱猛关上了窗户点了点头,道:“就这间了。”

    闻言,那店伙计应了一声,道:“不知客官您还有什么吩咐?”

    朱猛回答道:“给我少一些洗澡水,另外。”

    说着,朱猛从自己身上摸出了十两银子,道:“你再去给我买一身干净的衣服,再去帮我抓一些止血的药。这剩余的前就当做你的跑腿钱了。”

    闻言,那店伙计一脸的惊喜,这买衣服、买药材花的银子估计也就五六两。自己至少可以赚三四两的银子。

    那店小二或许是第一次见到出手如此阔绰之人,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道:“好嘞客官,您稍等,小的去取酒来。”

    说这话,那店小二就准备推出去。

    朱猛在后面又补充雷声:“快先上一些吃食。”

    那店伙计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朱猛脱掉了外衣,简单的休息了一会儿,很快的,房门外面就传来了店小二的声音:“客官,您的酒菜上来了。”

    闻言,朱猛上前打开了房门,只见店小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放着四五个小菜,还有唛头和一壶酒。

    店小二进来之后,为朱猛一一摆放妥当。

    “客官,有什么吩咐,您尽管较低。”

    闻言,朱猛略一点头。道:“嗯,知道了。”

    “那小人先行告退。”

    送走了店小二,朱猛看着一桌子的酒菜,不禁咽了口口水。

    这几日风餐露宿都是吃的硬邦邦的干粮。

    看到这么多好吃的,自然是有些眼馋。

    当下,朱猛也顾不得什么,一伸手,抓起面前的烧鸡,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朱猛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好不痛快。

    很快的,一桌子的酒菜就被朱猛风卷残云的吃了个干净。

    朱猛打了一个饱嗝,很是满意的摸了摸自己的独子。

    这时候,外面在此响起了敲门声。

    随即传来了先前店伙计的声音:“客官,您的衣服和金疮药为您买来了。”

    朱猛闻言,紧走几步打开了房门。

    那店伙计满脸堆笑的拿着衣服和药材走了进来。

    “就放桌子上吧。”朱猛说道。

    店伙计应了一声,看着一桌子的狼藉,道:“客官,若是不够吃,您吩咐便是。”

    朱猛点了点头。

    只听那店伙计有补充道:“客官,热水已经烧好了,您是现在沐浴还是等一会儿?”

    朱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了。

    朱猛便说道:“走,带我去浴房。”

    当朱猛再次走出浴房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洗完澡之后,全身上下说不出来的舒服。

    回到房间,朱猛上完药之后,便躺在床上,没多久便搭起了呼噜。

    一夜渐渐深了,一品堂的客人也渐渐少了许多。

    眼瞅着就到了打烊的时间。

    就在那掉小二准备关门的时候,外面突然闯进来了十几个彪形大汉。

    见状,那小二急忙招呼道:“几位客官是要吃饭还是住店?”

    闻言,一个较为年轻,模样俊朗的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上前一步,说道:“我们是来寻人的。”

    闻言,那店小二进这些人来者不善,更加陪着小心,道:“不知这位客官是找什么人?”

    为首的年轻人缺不说话,而是给身边的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

    那人略一点头,来到门边,把酒楼的门给关上了。

    见状,其中一个伙计疑惑的问道:“客官,您这是干什么?”

    闻言,那为首的年轻人没有回答,而是抽出了腰间的长刀。

    只见刀光一闪,那伙计哼都没来得及哼一下啊,就倒在了血泊之中。

    见状,剩下的人是又惊又怕,道:“你...你们想干什么?”

    只听那为首的年轻人淡淡的说道:“我刚才说了,我们此番只是为了寻人,你们若是老实,我便饶你们一命,若是不老实,这便是你们的下场。”

    说罢,为首的年轻人给旁边的人递了一个眼色。

    那人立刻从自己怀中祛除了一幅画像。

    展开一看,赫然便是朱猛的画像。

    “你们可见过这个人?”为首的年轻人淡淡的问道。

    闻言,几个伙计看了一眼,纷纷摇头说是没见过。

    闻言,为首的年轻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而身边的几个汉子也缓缓抽出了腰间的佩刀,下一刻就要血溅当场。

    其实也怪不得这些伙计,毕竟一品堂生意火爆,来来往往的客人每天数以百计。

    记不得也是很正常的。

    就在那为首的年轻人快要放弃的时候,只听其中一个曾经给朱猛买衣服、买药的活计,道:“哦,这个人,我倒是有些印象,好像是住在天字号客房的那个。”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