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咱们是不是也应该把这件事尽早提上日程?

    潇志成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便把给邵惠安排的住处找好了。

    邵惠出院的那天,黎邵晨陪着傅静雪一起去接她。

    邵惠换了自己的衣服,又让张姨给她盘了头发,整个人看起来精神许多。

    “妈,您今天看起来气色好多了呢!”傅静雪把手里的花递给邵惠,“恭喜您平安出院。”

    “谢谢!”邵惠接过花抱在怀里,“感觉就像是重活了一回似的,哪里能想得到,活了这么大年纪,还能有此横祸呢!”

    傅静雪微微一笑,“哎呀,瞧您住一回院还感慨良多了呢!”

    张姨也笑着说:“是的呢,经过这次灾难,夫人以后一定会平平安安的,现在静雪又在您的身边,而且静雪和黎少爷的感情又那么好了,您啊,以后也该享享清福了。”

    黎邵晨站在傅静雪身后,圈住她的腰,“张姨说的对,妈,等到时候我和静雪有了孩子,您可要帮忙带孩子呢,静雪她那么笨,我担心她会弄不明白。”

    “乱说什么呢!”傅静雪面色羞红,抬手拍了下黎邵晨放在她腰间的手。

    邵惠和张姨都是一怔。

    邵惠看一眼傅静雪平坦的小腹,问她:“静雪,你这是……怀孕了?”

    傅静雪赶紧摆手,“没有没有,您别听邵晨乱说,还没那个想法呢!”

    邵惠说:“你们结婚也有几年了,要是感情不错的话,要个孩子也可以,有了孩子就不会显得那么冷清,家也会变得温馨起来。”

    傅静雪在邵惠的眼里看到一抹期待的光,她不想打破这一抹光,所以她说:“妈,我知道了。”

    黎邵晨嘴角上扬,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听见没,妈都这么说了,所以啊……咱们是不是也应该把这件事尽早提上日程?”

    傅静雪脸红彤彤的,这个黎邵晨,还真是蹬鼻子上脸啊!

    邵惠看到他们两个感情这样好,心里还能稍稍好过一些。

    这几年,她一直觉得傅静雪的不幸福,都是因为她的原因造成的,如果不是她的自作聪明,傅静雪也不会有这样一种婚姻状态。

    张姨知道这几年邵惠是怎么过来的,现在看到黎邵晨对傅静雪这么好,她觉得邵惠总算能欣慰一点了。

    傅静雪问:“张姨,东西都收拾完了吗?”

    张姨说:“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只有几件换洗的衣服,早就收拾好了。”

    潇志成敲门进来,“黎总,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要现在走吗?”

    邵惠起身站了起来,“走吧。”

    黎邵晨去接张姨手里拎着的东西,“给我吧!”

    张姨赶紧避开他的手,“还是我来拿吧,不沉。”

    傅静雪扶着邵惠往外走,潇志成赶紧过来接过张姨手里的东西,“我来拿吧!”

    张姨猜着他应该是黎邵晨的助理之类的,便把手里的东西给他了。

    “那就辛苦你了。”

    潇志成微微一笑,“您客气了。”

    出了病房,傅静雪扶着邵惠在前面走,黎邵晨跟在后面,再后面,是潇志成和张姨。

    等电梯的时候,电梯门打开,黎源清捧着鲜花走了出来。

    见到站在电梯门口的傅静雪和邵惠,黎源清一怔。

    “小惠,你这是……可以出院了?”

    邵惠也吃了一惊,她没想到黎源清会再来。

    “是……可以出院了。”

    傅静雪也很吃惊,瞥了眼黎源清手里捧着的花,香水百合,正是邵惠喜欢的,而且刚才,她听得清清楚楚,黎源清叫邵惠“小惠”。

    “爸,您怎么来了?”傅静雪问。

    黎源清将目光从邵惠的身上移开,扫了眼傅静雪身后的黎邵晨。

    “我就是过来看看,邵晨也在啊!”

    黎邵晨眉头皱的很深,明知故问到:“爸,您这是来看人?”

    黎源清神情有些不太自然,尴尬的笑笑,他把手里的花递给邵惠。

    “我不知道你今天出院,来的时候正好路过花店,就顺手买了一束,恭喜你出院。”

    邵惠手里已经有傅静雪送她的花了,她不想去接黎源清递过来的,所以就没伸手去接,只道了一声“谢谢”!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黎邵晨接过花递给张姨,“你先帮我妈拿着吧!”

    “静雪,你先和妈下楼等我,我有点事情刚好要和爸谈。”

    傅静雪“哦”了一声,扶着邵惠先下了楼。

    黎源清和黎邵晨面对面的站在窗口,短暂的沉默后,黎源清先开了口。

    “邵晨,你准备和我说什么,说吧!”

    黎邵晨说:“爸,您今天就不应该再出现在这里,如果今天我不在这里,您是不是还打算当着静雪的面说些什么呢?”

    黎源清双手抄兜,望向窗外。

    “你想多了,我今天只是来看看我的一位老朋友,这有什么不妥吗?”

    “可您刚才的神情,可不像是单纯的看望老朋友那么简单,爸,有些事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现在我和静雪的感情已经在升温,我不希望有任何人任何事来破坏,所以请您以后不要再出现在傅阿姨面前。”

    “小惠现在是你的岳母,我和她就是亲戚,于情于理我过来探望住院的她,都不过分吧!”

    “您还记得傅阿姨现在已经是我的岳母,那就不应该再称呼她‘小惠’,爸,有些事静雪她不知道,我希望她永远都不要知道,这样对谁都好。”

    黎源清站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我知道了。”

    黎邵晨看了看黎源清,没再说什么,转身朝着电梯走去。

    今天接邵惠出院,黎邵晨安排潇志成准备了房车,他和傅静雪开他的车。

    回去的路上,傅静雪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黎邵晨问她:“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说来听听,没准儿我能给你解惑呢!”

    傅静雪想了想,问:“你有没有注意到刚才黎……爸看我妈的神情,我怎么感觉那样温柔呢!还有你爸爸怎么知道我妈喜欢的花是香水百合呢?还有……”

    “好了,别还有了。”黎邵晨打断傅静雪,“你忘了,他们之前就是朋友,对对方有些了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那你知道,他们认识多久了吗?你有没有听说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黎邵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静雪,你什么时候也这么爱八卦了!”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