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这就是我给你的尚方宝剑

    黎邵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静雪,你什么时候也这么爱八卦了!”

    傅静雪笑着问:“有吗?”

    “把后面的字去掉,就只剩下有了。”黎邵晨斜睨了她一眼,“好奇心那么重,不如有时间多了解了解我的事,这样还能促进一下感情呢!你说你没事去好奇人家长辈做什么。”

    傅静雪觉得黎邵晨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点点头,“你说的对,有时间我是应该多了解了解你。”

    黎邵晨心里美美哒,正准备开口夸赞傅静雪几句,又听见傅静雪在那里小声嘀咕着。

    “毕竟惦记你的女孩子那么多,我想不多了解了解你也不行啊!不然你还不得分分钟被人家抢走了啊!”

    黎邵晨:“放心吧,我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傅静雪看着他笑,“我要把你这句话写下来,由你亲手画押,免得日后赖账。”

    傅静雪从包里拿出纸和笔,在上面写下黎邵晨刚才这句话。

    【黎邵晨是傅静雪的,谁也抢不走!】

    黎邵晨现在在开车不方便签名,傅静雪想了一下,又从包里拿出口红,抓过黎邵晨的手,在他拇指指腹涂了一下,按在那行字下面。

    “以后要是哪个小姑娘找上门来,我就拿出这张纸把她赶出去。”

    她的举动看起来有点孩子气,黎邵晨心里却别提多开心了。

    “对,这就是我给你的尚方宝剑,随便你想怎么用,只要别伤着你自己就行。”

    傅静雪把纸叠好放到钱包夹层里。

    “那我可得留好了。”

    ———————————————————

    黎邵晨要去外地出差几天,傅静雪还没想好要做什么,在家待着实在没意思,就去甜点店里坐一会儿,快到饭点了,就去邵惠那里吃饭,陪邵惠说说话,天黑下来,她再开车回蓝园。

    一天两天,就像是在数着日子过。

    傅静雪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给黎邵晨打电话。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黎邵晨刚从外面回到酒店房间,随手把外套仍在沙发上。

    “你想我了吗?”

    傅静雪娇羞浅笑,撒娇似的语气,“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啊?”

    黎邵晨回她:“这取决于我能不能尽快回去,我自己先想想该说真话还是假话,想好了再告诉我。”

    傅静雪趴在床上,两只脚上下晃动着。

    “我想好了。”她笑了笑,用手指在被子上来回画着圈,“真话就是我想你了,假话就是我才没有想你。”

    黎邵晨倒水的手指一滞,“你再说一遍,我刚才没听清。”

    傅静雪将枕头压在头上,把自己藏起来,“你刚刚肯定听到了,休想套路我再说一遍。”

    “听话!”黎邵晨声线温和。

    傅静雪坚持不说,“好话不说第二遍,黎先生没听过?”

    黎邵晨那边刚好有人敲门,声音不大,“你等一下。”

    黎邵晨走到门口去开门,他以为是潇志成有事找他,结果打开门,门外站着的却是一位漂亮的女孩子。

    长得还算漂亮,又化着妆,唇红齿白,穿着一条很短的吊带裙,银色高跟鞋。

    全身上下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性/感。

    “黎少。”

    门刚打开,黎邵晨见到这样一种打扮的女孩子三更半夜出现在他的套房门口,眉心狠狠一皱,还没等说什么,那个女孩子娇滴滴的先叫了一声“黎少”。

    声音不重不轻,刚好通过黎邵晨手里的手机传到了傅静雪的耳朵里。

    黎邵晨伸出手要把她推出去,她就顺势紧紧抱住黎邵晨的手,身子一闪,鱼一样滑进了室内,身体往后一靠,门“砰”的一声关上。

    嘴上也没闲着,一串的话自然流畅,从她的嘴里蹦出来。

    “哎呦!黎少,你怎么这么心急啊,刚来就扯人家衣服,今晚人家都是你的啦啦!”

    傅静雪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似的,握着手机的手指僵住,连嘴角刚才的幸福笑容都僵住了。

    她一直都知道按着黎邵晨的身家背景,肯定会有很多女孩子趋之若鹜,可当听见这样的话,她好像都能想象到那副画面,心里难受的厉害。

    气愤,醋意一起涌上来,她还是第一次在黎邵晨这里品尝到如此浓烈的两种滋味。

    比那次在他的办公室门口看到他和沈之初抱在一起躺在沙发上还要气愤。

    傅静雪回过神来,颤着手指挂了电话。

    她安安静静的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这个房间哪里都有黎邵晨的身影,刚才通过手机传进耳朵的那几句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话就开始在耳边回响。

    傅静雪起来,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又去衣柜里随便找了件外套穿上,出了房间。

    楼下,李嫂都准备回房间休息了,见到傅静雪从楼下急匆匆的下来,脸色很不好看,吓了一跳。

    “傅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啊?”

    傅静雪什么都没说,直接快步走到门口换鞋。

    李嫂也跟了过来,“您倒是说句话啊,这是出什么事了,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啊?”

    傅静雪仍旧没说话,换好鞋,抓起车钥匙便打开门出去了。

    “傅小姐,你去哪?”李嫂跟出来,在后面喊,“叫司机送你吧,你还是别自己……”开车出去了。

    傅静雪还没等李嫂说完,就已经发动车子开出去了。

    李嫂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急得不行,只好回屋去给黎邵晨打电话,想到黎邵晨出差去了外地,不知道有没有在忙,李嫂想了想,觉得打给潇志成也是可以的吧。

    黎先生要是不方便接电话,潇特助应该是可以接的。

    “你好,我是潇志成,请问有什么事吗?”

    李嫂的语气很急,说的很快,“潇特助,麻烦你告诉黎先生一声,刚才傅小姐自己开车出去了,我看她脸色不太好,走的又很急,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我,可我又没有其他人的联系方式,所以我……”

    “我知道了,我这就转告黎先生。”

    潇志成是住在楼下普通房间,陪着黎邵晨应酬回来,都要准备洗洗睡了,接到李嫂的电话,他一下子困意全无,挂了电话,动作迅速的跳下床,快速换回自己的衣服,拿着手机就出了门。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