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 真是一不小心就乱了方寸

    黎邵晨眉心快要拧成一个疙瘩,抓住那个女孩子的手臂用力一甩,直接将人甩在了地上。

    没有半点怜香惜玉。

    只听见女孩儿的胳膊腿撞击到漂亮的地砖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伴随着这个响的,还有她因为太疼发出的“啊”的一声。

    黎邵晨看着手里已经挂断的通话,脸色阴沉得骇人,眼睛寒凉,“谁让你过来的?”

    那个女孩子被吓得瑟瑟发抖的趴在地上,摇着头,“没……没有谁。”

    “不愿意说?”

    黎邵晨从门口的鞋柜上拿起打火机,打开又熄灭,走到女孩子的身边,蹲下。

    “你可要考虑清楚,是你自己的手重要,还是让你过来的那个人重要。”

    打火机的火苗很高,在她眼前闪过,如同会喷火的蛇在朝她吐着信子。

    火苗靠近人的皮肤,有一种灼伤般的痛感,她似乎已经闻到了烤肉的味道。

    “黎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您饶了我吧。”

    她太过害怕,甚至已经忘了哭,忘了躲,燃着的打火机靠近她的手时,她感觉自己的手就像被钉在那里一样无法移动。

    “说还是不说?”声音冷的没有半点的温度。

    她的神经已经紧张害怕到了临界点,让她来的人只是和她说,黎少看似清冷不近女色,可今晚喝了不少酒,难免会意乱情迷,再说都不过是逢场作戏,到时候给她一大笔封口费也就是了。

    她真的信了,那颗跃跃欲试的心让她忍不住答应了下来。

    可她哪里想得到,这黎少真如传闻的那样坐怀不乱啊,不仅冷,还挺狠,最主要的是还不会怜香惜玉。

    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跳动的火苗一点一点的在朝她的手靠近。

    “我说我说……”她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崩溃,“是陈红玉,是她说只要我今晚拿下了你,事后你一定会给我一大笔封口费,到时候我就有钱了,就不会有人再欺负我了。”

    陈红玉……

    黎邵晨有点吃惊,他还以为是今天见的哪个客户自作聪明送来的。

    “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女孩子点头如捣蒜,“我哪敢欺骗您啊,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黎邵晨锐利的眸光凝着她的眼睛,她也正满是惊恐的看着他。

    已经害怕到这种程度,应该不至于还能说谎骗他。

    “啪”的一声合上打火机盖子,黎邵晨站了起来。

    “滚!”

    女孩子愣了一下,她已经吓傻了,足足有三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慌乱的打开门跑了出去。

    潇志成从电梯里出来,正往黎邵晨的房间有,见到一个脸色惨白如纸的女孩子惊慌失措的扶着墙往前小跑着,他怔了一下。

    这谁啊,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八成又是那个财大气粗的臭男人,见人家姑娘长得好看就动了色心吧!

    瞧这可怜的孩子,就穿一条勉强遮住自己重要部分的吊带跑出来,连见外衣都顾不得穿。

    潇志成抿了抿唇,到底还是动了恻隐之心,脱下自己的外套走到她面前给她披上。

    他本想说句安慰人的话,可看见她如惊弓之鸟般颤抖的身体,还有惊恐不安的眼神,他什么都没说,直接走了。

    走到黎邵晨房门口,潇志成又是一惊,这黎总怎么都不知道关门呢,他记得回来的时候黎总明明没醉的这么厉害啊!

    “黎总。”潇志成进去,随手关上门,“您休息了吗?”

    往里走了几步,就看到黎邵晨正把衣服放进行李箱。

    “黎总,您这是?”

    黎邵晨合上行李箱,按下密码锁,“我已经订好了机票,最近一趟航班是一个小时后,你现在送我去机场。”

    “那我呢?”潇志成实在是诧异,这是有多着急啊,黎总竟然亲自订机票要回去了。

    “你当然是留下来跟进后续的工作。”

    黎邵晨丢出一句话,一手推着行李箱,一手拿着手机拨号码。

    “黎总,这个项目……”

    “由你全权负责,务必拿下来。”

    黎邵晨声音清冷,脸色看起来也不太好。

    潇志成已经感觉到情况不太对,难道这是和傅小姐吵架了?

    “好的,黎总,我尽量完成任务。”

    这已经是黎邵晨打给傅静雪的第五个电话了,仍然无人接听。

    他的眸色沉了又沉,斜睨了一眼潇志成。

    “你来找我有事?”

    潇志成心里“咯噔”一下,妈呀,他差一点把大事给忘了。

    “刚才李嫂打电话说傅小姐自己开车出去了,她看起来脸色不太好,李嫂和她说话她也没理,看样子像是有什么急事。”

    黎邵晨心头一颤,停住了脚步,侧头看向潇志成。

    “去查一下刚才从我房间出去的那个女人的情况,还有陈红玉,如果静雪有什么事,她们两个都别想痛快。”

    说完,他快步朝电梯走去。

    信息量有点大,潇志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怎么会有女人从黎总的房间出去呢?

    难道这件事还和陈小姐有什么关系?

    黎邵晨已经叫了电梯,潇志成赶紧快步跟上去。

    “好的,黎总。”潇志成又补充了一句,“我会尽快查到傅小姐的位置,微信发给您。”

    “嗯!”黎邵晨回应了很轻的一个字。

    ——————————————————

    傅静雪出来的急,忘了拿手机和钱包,只好开了车载导航,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一直到了机场,她像是才回过神来。

    她出来的时候连身份证都没有带,钱包和手机也没有带,她连黎邵晨出差去了哪座城市都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呢?

    真是一不小心就乱了方寸。

    正当她站在那里暗自觉得自己的行为很可笑时,听见有人在叫她。

    “静雪!”

    她回过神来,顺着声源望过去,看到宋漠和他母亲柳淑洁正朝她走过来。

    怎么就会有这么巧的事!

    柳淑洁母子看起来神色都不太好,很严肃。

    “董事长夫人,宋学长,你们这是?”

    柳淑洁看了看傅静雪,又看了看宋漠,“我过去等你。”

    柳淑洁走远了,宋漠问:“静雪,你怎么在这里?”

    她手上只有一个车钥匙,其他的什么都没拿,是来送人,还是正准备和谁去哪里,所以有人帮她拿?

    那个人,会是黎邵晨吗?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