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为民请命

    “傻笑什么,还不快走?”

    赵卿灵没好气的道,不知这家伙心里又在想什么龌龊的事,说完,快步而行,超过李一。

    冤枉啊,这次,她还真是误会了,虽然李一本来就是那种人,但难得也会正经一次。

    “好嘞。”

    李一答应,一蹦一跳的追了上去,高兴的像个孩子,要是他知道赵卿灵心中所想之后,不知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怎么了?是不是担心为师?”

    “对,我担心你死不了。”

    赵卿灵说道。

    “胸口还疼吗?为师昨天新学了一套按摩手法,江湖上早已失传的十八摸,要不要感受一下?”

    李一不要脸的说道,真是一点节操都没有。

    “你也学了按摩手法,你感受一下?”

    赵卿灵冷哼,寒声道,说着,亮起了巴掌。

    “梁大人。”

    朱达人走进昏暗的大牢,径直往梁平所处的地方过去,看到他,笑眯眯的说道。

    “朱兄来了。”

    这次,梁平同上次的态度明显不一样,那叫一个恭敬。

    “来人,摆上。”

    朱达人也不搭理他,一声吩咐,片刻之后,就是满桌的酒席,鸡鸭鱼肉,应有尽有。

    “朱兄这是干什么?”

    梁平疑惑,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梁大人快坐,这几天你受苦了,今天好好吃一顿。”

    朱达人说着,坐了下来,自饮自酌,招呼道。

    梁平怎么能吃的下去,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顿饭,想必不是那么好吃的。

    “快来吃啊,吃了这最后一顿,也好上路。”

    朱达人看他如此,催促道,语气平和,但在梁平耳中,如同炸雷,震得脑袋嗡嗡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

    看到他如此,朱达人的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了一抹笑容,如此,正是他想看到的。

    他不知道的是,当他进入大牢的那一刻,就有一人偷偷溜了出去,目标正是郡丞府。

    “你说朱达人去了大牢?”

    听了来人的话,杨振眉头紧皱,百思不得其解,他去大牢干什么?吃饱了撑的,消化消化食?

    “是。”

    那人回答。

    “白管家,找人带他拿些银两。”

    杨振吩咐,立即有人将其带了下去。

    “他到底去大牢干什么?”

    他接着嘀咕,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但总感觉有些不好的预感。

    “大人,小心为上。”

    一旁,白管家提醒道。

    “去大牢。”

    杨振不再犹豫,既然决定,就火速往大牢赶去。

    他正走着,快一半的路程,因为饥荒,百姓十不存一,街上早就已经空无一人,如同一座死城。

    但现在,大道中间,两人正站着,就在正中间,不偏不倚。

    这两人,就是王韦跟陈罪。

    “杨大人,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啊?”

    王韦抬头,看见杨振,迎了上去,开口说道。

    “王大人挺悠闲啊,怎么有闲工夫到这来?”

    杨振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说道,盯着王韦,眼神阴翳,隐隐有杀机闪烁。

    “杨大人还不是一样。”

    王韦当然也不会退缩,当仁不让的开口说道。

    虽然在豫州他的势力比不上杨振,但再怎么说也是郡守,豫州最高官员,若是怕了他杨振,难免被人嗤笑。

    “你该不会是故意在这等我吧?”

    杨振问道,声音凛冽。

    他心中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先是朱达人去大牢,又是这王韦挡路,肯定不是巧合,绝对有大事要发生。

    “你说呢?”

    停了一会,王韦才回答,依旧平和。

    “滚开。”

    杨振不再客气,直接呵斥。

    “杨大人那么大的气干嘛,不妨在此喝茶聊天,岂不更好?”

    王韦当然不惧,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也就不再伪装,就是要阻拦。

    “动手。”

    杨振说完,身后的白管家走上前来,气势汹汹,一步一顿,如同一柄出了鞘的利刃。

    “陈罪,既然杨大人有兴趣,就跟他比划比划。”

    王韦道,虽然不得势,但身边总归还是会有些许能人异士,要不然怎么能活到今天。

    没有废话,直接开打,以来我往,短时间内难以分出胜负。

    王韦自然气定神闲,这就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反观杨振,可就不一样了,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急的不轻,恨不得自己冲上去。

    李一这边也已经到了军中。

    “你是何人?”

    守卫问道。

    他也不废话,现在是争分夺秒的时刻,直接掏出腰牌,要求见最高统帅。

    没有阻拦,不一会,他就出现在了大帐中。

    “李大人有何贵干?”

    一身穿盔甲之人开口问道,不卑不亢。

    “你就是吴齐全?”

    李一问道。

    “正是。”

    他回答。

    “我奉旨查处贪官污吏,需要将军的帮助。”

    李一说明来意。

    “何人是贪官?”

    吴齐全问道,他是杨振的人。

    “王韦。”

    这是原本就已经准备好的说辞,不知道在心里过了多少遍。

    “下官义不容辞。”

    听到这个名字,他就满意了,行了一个军礼,说道。

    “好。”

    李一道。

    “看到吴将军,把军中的将军统领都叫过来,这不是小事,需要细细商议才行。”

    他接着说道,这是打算一网打尽。

    吴齐全没有怀疑,这本也是情理之中,自然不会拒绝。

    等到他们都来了以后,李一二话不说,直接拿出来加特林,一通扫射。

    他们毫无疑问的被打成了筛子,前前后后加起来没有五分钟。

    不得不承认,这不靠谱的系统,还真他么的管用,不服来干。

    他豪情万丈,这天底下,谁与争锋。

    豪情在天,谁能与我争锋,青锋在手,谁能一剑屠龙。

    我能。

    一旁,这种情况,实在是出乎了赵卿灵的预料,甚至已经出乎了她的认知范围。

    这对她来说,真的就是仙术,不,应该说是妖术更加恰当,场面太过于血腥,简直就不是人干的事。

    “怎么样?”

    看着他,李一一笑,如同来自地狱的恶神。

    “我帅吗?”

    现在,他竟然还能说出来这种话,确定是恶魔无疑了,想到这,赵卿灵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对陌生的东西,本能的会有畏惧。

    “你还不快过来扶我一把。”

    李一再开口,说完之后,再也装不下去了,双腿战战,呕吐不止。

    杀人的滋味,并不好受。

    军中已经解决,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好了。”

    街道上,陈罪与白管家还在交手,已经有几百招了,行动明显迟缓了不少,都累的够呛。

    这时候,王韦才淡淡的开口。

    “不知杨大人看的如何?”

    他笑着问道,时间已经不短了,没必要跟其死磕。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万一成功不了,自己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要是让李一知道了他的这想法,肯定会连带着也给他几枪。

    你这如意算盘打的是铃铛响,还知道还自己留有一线生机,老子可怎么办?妥妥的是把杨振得罪死了,已经到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地步,你怎么不替我考虑考虑?

    “可以滚了?”

    杨振可没好心情,眉头都快皱到一块了,恶狠狠的开口道,一点也不客气。

    “还不给杨大人让路。”

    王韦对陈罪说道。

    “这笔账,咱们以后慢慢算。”

    杨振擦身而过,冷哼着威胁说道。

    “各为其主,我等着也就是了。”

    王韦说道,就是不知他这各为其主说的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们不过是棋子,那背后真正的操盘手到底是谁?谁有这么大的能量?

    不再多说,这谜团,还是等李一替咱们揭开。

    杨振一路小跑,直奔大牢。

    “白管家,你先行一步。”

    口中喘着粗气,汗流浃背,他说道,依旧不敢懈怠。

    “绝对不能让他踏出大牢半步。”

    他接着说道,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朱达人。

    “杀之。”

    白管家领命而去,飞速往大牢。

    “我们的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王韦满是嘲讽的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转头问陈罪说道。

    “都已经完成了,聚集民众不下万人。”

    陈罪回答。

    “好。”

    王韦点头,甚是满意。

    “今日,我就要为民请命。”

    他接着道,不知道为什么,话说道最后,自己都感觉有点好笑,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为民请命?还是第一次干,应该能说的过去吧,也算是为民请命,虽然有私心。

    杨振火急火燎,终于是到了大牢门前,咬牙切齿的走了进去,杀机腾腾。

    朱达人,我要将你千刀万剐,如此才能解心头之滔天大恨。

    怀着这样的心情,他走进去,朱达人凶多吉少。

    “怎么回事?”

    杨振四顾,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别说朱达人,就连梁平都没了踪迹,就剩下已经凉透了的饭菜。

    “我来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

    白管家低头,小心的开口说道。

    “为什么不去找?”

    杨振大声呵斥,声音震耳。

    “已经派人去了。”

    白管家回答,接着又说道:

    “不过应该希望不大,他们早就已经离开。”

    “谁让你们放他们离开的?”

    转头,杨振阴森的对大牢看守士兵道。

    “他,他们有郡守的腰牌。”

    那士兵跪着回答,吓得不轻。

    然后,就听见一声惨叫,再看时,他已经人头落地,血浆乱溅。

    “废物,都是废物。”。

    杨振手中拿着依旧滴血的剑,神色癫狂的说道。

    就在这时,外边不知为何,开始变得嘈杂,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