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张允和蒋干

    同时,江陵的刘琮府上,刘琮也因为朝廷大军来攻打自己,所以有些不安,毕竟如今自己的实力已经不如自己父亲在世时要强大了,如今整个荆州只剩下了长江北岸的三郡,还有一郡被自己的兄弟分走了!两人都视对方为仇敌,所以两人都没有真心的合作,但是这次面对灭亡的危机,两人才真正的放心联合起来!毕竟唇寒齿亡的道理,两人还是都很清楚的!

    刘琮一直以来对于蔡冒一家人都是很信任的,毕竟蔡冒一家算是自己家人,蔡冒是自己舅舅,不可能做什么对自己不好的事的,因为他们是一体的,少了谁都不可以!

    所以刘琮才敢把荆州所有大军全部让给蔡冒统领!

    也是因为和刘琦结下了盟约,刘琮才得以从江夏撤兵回到江陵,如今江陵成只剩下了不到五千大军,极为空虚,所以需要把防备江夏的大军全部调回!

    江夏方向有两万多大军,若是能让这支大军调回的话,正面战场可能胜率就会高一点的!

    这支大军是当时刘琮派出的张允所统领的!

    张允,生卒年不详。东汉末年人物,本为荆州牧刘表的部将,同时也是刘表少子刘琮的支党。

    后归曹操。曹丕曾骂蔡瑁、张允等人“无不烹菹夷灭,为百世戮试。”可见他们降曹后都不得好死,而且终究为曹氏所不容。

    明代小说《三国演义》有周瑜用反间计诱使曹操杀蔡瑁、张允的故事。

    张允,东汉末年荆州牧刘表的外甥,先后侍奉刘表、曹操。其母刘氏,是刘表的姊妹,故允应与蔡瑁有姻亲之谊。他与蔡瑁同样得宠于刘表,亦与刘表次子刘琮相睦。刘表及蔡氏欲以刘琮为后,而蔡瑁、张允则为其党羽。

    及至刘表病重,刘琦归看父疾,张允等人恐刘琦入见后父子相感,竟有托后之意,乃谓刘琦道:“将军(指刘表)命你抚临江夏,其任至重。如今你竟舍众擅来,将军必然见怒。伤亲之欢,只会重增其疾,实非孝敬之道。”

    遂阻遏刘琦于门户之外,使不得见。

    刘琦无奈,只能流涕而去,众人闻而感伤。蔡瑁、张允等便以刘琮为嗣。会曹操军至新野,张允亦随州而降。

    之后史书没有关于张允的记载。曹丕曾骂蔡瑁、张允等人“无不烹菹夷灭,为百世戮试。”可见他们降曹后都不得好死,而且终究为曹氏所不容。

    刘表外甥、部将。在投降曹操后位列将军,与蔡瑁一起统领水军。虽于赤壁之战初期战败于吴国水军,但受饶恕,更加强化水军之实力。

    警觉敌方日渐强大的周瑜,故意散播同蔡瑁、张允二人与吴国通敌的伪报,致使二人遭盛怒之下的曹操斩首。

    又是曹操为主角的冤假错案,只不过这次不是曹操故意制造,而是曹操自己被愚弄了。

    话说蔡瑁张允投降曹操之后,尽力操练水军,周瑜知二人久居江东,谙习水战,所以先要设计先除此二人。正好蒋干在曹操面前自告奋勇,前来劝说周瑜投降。

    周瑜识破蒋干的来意,先是一番软硬兼施,吓得蒋干招降两个字,一个都不敢说出来。

    之后,周瑜又拉住蒋干饮酒,好像酩酊大醉,然后与蒋干同榻而睡。

    周瑜又故意说出与蔡瑁张允串通的梦话来,并将伪造的蔡瑁张允的书信放于旁边。

    蒋干见劝降没有机会,把内奸挖出来也是功劳一件,于是拿着伪造的书信跑回了曹营。

    将书信献给曹操。曹操见信大怒,立刻斩了蔡瑁、张允。随后,曹操的众谋士听说此事,前来闻讯究竟。

    曹操毕竟不是等闲之辈,此时已经明白中计,哑巴吃黄莲,只好推托是因为二人训练水军不利,所以杀了二人。可怜的是蔡瑁张允丢了脑袋,都不知道为什么。

    此为《三国演义》所述,史实中曹丕曾骂蔡瑁、张允等人“无不烹菹夷灭,为百世戮试。”可见他们降曹后都不得好死,而且终究为曹氏所不容

    《三国志·刘表传》:初,表及妻爱少子琮,欲以为后,而蔡瑁、张允为之支党,乃出长子琦为江夏太守,众遂奉琮为嗣。琦与琮遂为雠隙。

    《典略》曰:表疾病,琦还省疾。琦性慈孝,瑁、允恐琦见表,父子相感,更有讬后之意,谓曰:“将军命君抚临江夏,为国东籓,其任至重;今释众而来,必见谴怒,伤亲之欢心以增其疾,非孝敬也。”遂遏于户外,使不得见,琦流涕而去。

    《后汉书·刘表传》:又(刘表)妻弟蔡瑁及(刘表)外甥张允并得幸于(刘)表

    。···及表病甚,琦归省疾,素慈孝,允等恐其见表而父子相感,更有托后之意,乃谓琦曰:“将军命君抚临江夏,其任至重。今释众擅来,必见谴怒。伤亲之欢,重增其疾,非孝敬之道也。”

    遂遏于户外,使不得见。琦流涕而去,人众闻而伤焉。遂以琮为嗣。

    曹丕《典论·奸谗篇》:刘表昏于蔡瑁、张允。

    ···至蔡氏有宠、其弟蔡瑁、(刘)表甥张允、并幸于(刘)表。惮(刘)琦之长,欲图毁之。而琮日睦于蔡氏,允、瑁为之先后。琮之有善,虽小必闻;有过,虽大必蔽。

    蔡氏称美于内,瑁、允叹德于外,表日然之,而琦益疏矣。出为江夏太守,监兵于外。瑁、允阴司其过阙,随而毁之。美无显而不掩,阙无微而不露。

    于是表忿怒之色日发,诮让之书日至,而琮坚为嗣矣。故曰容刀生于身疏,积爱出于近习,岂谓是邪?昔泄柳申详,无人乎穆公之侧,则不能安其身。

    君臣则然,父子亦犹是乎?后表疾病,琦归省疾。琦素慈孝,瑁、允恐其见表,父子相感,更有托后之意,谓曰:「将军命君抚临江夏,为国东藩,其任至重,今释众而来,必见谴怒,伤亲之欢心。

    以增其疾,非孝敬也。遂遏于户外,使不得见,琦流涕而去,士民闻而伤焉。虽易牙、杜宫,坚牛、虚器,何以加此!琦岂忘晨凫、北犬之献乎?隔户牖而不达,何言千里之中山。

    嗟乎!父子之间何至是也。表卒,琮竟嗣立,以侯与琦,琦怒投印,伪辞奔丧,内有讨瑁、允之意。会王师已临其郊,琮举州请罪,琦遂奔于江南。

    蒋干,字子翼,汉末三国时期的人物,九江(治今安徽寿县)人。历史上的蒋干是当时的名士、辩论家。而罗贯中在历史小说《三国演义》中则将蒋干刻画成了被周瑜所愚弄的小丑形象。

    历史上的蒋干很少为人所知,蒋干这个人物经过《三国演义》大大的演绎之后,倒成了一号非常有名的人物。

    电视剧《三国演义》中的蒋干(周舟饰)《三国演义》中的蒋干,字子翼,三国时期的人物,九江(治今安徽寿县)人。

    《演义》描述赤壁之战前蒋干充当曹操之说客,企图劝说周瑜投降。

    而当时,不想周瑜正担心蔡瑁和张允帮助曹军训练好水军,将计就计,摆下“群英会”,诱导他盗走假的张、蔡二人的“投降书”,以反间计除去了这二人。后却自以为立功,成为笑柄。

    赤壁之战结束了自东汉末年以来群雄纷争的局面,为三足鼎立奠定了基础。

    对于这场战争,当时很多人都想不到在官渡之战中以少胜多大败袁绍,接着又趁势夺取荆州的一代枭雄曹操竟败于黄口孺子周郎之手。

    曹操失败的原因固然很多,但与蒋干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腐儒二过江东大有关系。

    曹操所带的北方之兵不习水战,幸得荆州降将蔡瑁、张允为水军都督。此二人久居江东,谙习水战之法,周瑜一直视为心腹之患,久欲除之而难以下手。恰巧自报奋勇说降周瑜的蒋干过江来了。

    周瑜略施小计,让蒋干盗得蔡张二人写给他的密信,致使曹操错杀了二将。然而周郎破曹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避难江东的庞统虽想出了连环计,但如何让庞统平安过江,又如何使曹操不生疑窦?

    正在周瑜为此发愁的时候,蒋干又来了。是他把庞统引见给曹操,曹操轻信了名士庞统献的连环计,导致了战争的失败。

    蒋干两次过江,两次中计。不仅葬送了曹魏的83万人马,连曹操本人也差点命丧黄泉。

    难怪后人评价蒋干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腐儒。其实蒋干不是没有学问。他和周瑜自幼同窗受业,琴棋书法无所不能,四书五经也早已烂熟于心。

    他也不是没有胆量,在两军对垒,周瑜杀了曹魏使臣的刀光剑影之中主动请缨,驾一叶扁舟去说降统兵数万的东吴大都督。

    特别是第二次过江,面对恶语相加而又心胸狭窄东吴统帅,他置生死于度外,据理力争。

    然而,他确实是个狗屁不通的蠢才,是个两脚书橱式的笨蛋。虽有一肚子学问,却一点也没用到点子上,只能干些别人瞌睡来了,他赶紧送个枕头的蠢事,最后葬送了他为之效忠的曹魏军队。

    由此看来一个人有学问是一回事,会不会办事又是一回事。西汉大将军卫青和霍去病虽然出身卑贱又没什么学问,却成了击败匈奴的一代名将。而有着一肚子学问的蒋干却干一件事坏一件事,成为后人谈笑的资料。

    惊心动魄的赤壁之战虽早已被滚滚东去的长江水吞没了,但蒋干式的人物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绝迹。

    这种人可能是学富五车的大学问家,会发表各种评论,更会引经据典的高谈阔论,但遇到具体问题不仅拿不出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甚至连一件很小的事都办砸了。

    对这种只会说不会干、关键时刻迷迷糊糊分不清是非的蠢才,最好的办法还让他到第一线摔打磨练一番,在实践中学点真本领,成为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

    赤壁大战前夕,曹操亲率百万大军,驻扎在长江北岸,意欲横渡长江,直下东吴。东吴都督周瑜也带兵与曹军隔江对峙,双方箭拔弩张,准备大战一场。

    蒋干,字子翼,是曹操手下的谋士。他因自幼和周瑜同窗读书,便向曹操毛遂自荐,要过江到东吴去作说客,劝降周瑜,免得大动干戈。曹操闻知大喜,亲自置酒为蒋干送行。

    这天,周瑜正在帐中议事,部下传报“故人蒋干相访”。

    周瑜闻讯,已经猜出蒋干来意,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连忙吩咐众将依计而行,随后带着众人亲出帐门迎接。

    二人相见,寒暄一番,周瑜挽着蒋干手臂同入大帐,设盛宴款待蒋干,请文武官员都来作陪。

    席上,周瑜解下佩剑交给一员大将,命他掌剑监酒,吩咐道:“蒋干和我是同窗契友,虽从江北到此,却不是曹操的说客,诸位不要心疑。今日宴席之上,只准共叙朋友旧交,有人提起两家战事,即席斩首!”

    蒋干听了,面色如土,哪敢多言!周瑜又对蒋干说道:“我自领兵以来,滴酒不饮,今日故友相会,正是:江上遇良友,军中会故知。定要喝它个一醉方休!”说罢,传令奏起军中得胜之乐,开怀畅饮。

    酒至半酣,周瑜举杯祝酒道:“在座各位,都是江东豪杰,今日之会,可称作群英会!真是—同窗契友会‘群英’,江东豪杰逞威风!”

    随后,乘着酒兴,起身舞剑作歌:“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

    直喝得酩酊大醉。

    宴罢,蒋干扶着周瑜回到帐中,周瑜说道:“很久没和子翼兄共寝,今夜要同榻而眠。”说着,朦朦胧胧地睡去。

    蒋干心中有事,想起在曹操面前曾经夸下海口,不知回去如何交代,听听外面鼓打二更,哪里还睡得着?他见周瑜鼾声如雷,便摸到桌前,拿起一叠文书偷看起来。

    正翻着,忽见里面有一封书信,细看却是曹操的水军都督蔡瑁、张允写给周瑜的降书。蒋干看罢,大吃一惊,慌忙把信藏在衣内。

    再要翻其它文书,却听周瑜梦中呓语:“子翼,我数日之内,定叫你看曹操首级!”蒋干口中含糊答应着,连忙吹了灯,匆匆睡下。

    清晨,有人入帐叫醒周瑜,说道:“江北有人来……”周瑜急忙止住他,看看蒋干,蒋干只装熟睡。

    周瑜和那人轻轻走出帐外,又听那人低声说道:“蔡瑁、张允说,现在还不能下手……”声音越来越低。蒋干心中着急,可又不敢乱动。不一会儿,周瑜回来躺下睡了。

    蒋干等周瑜睡熟,偷偷地爬起来,径直走出军营,守营军士也不阻拦。他来到江边,寻着小船,飞一般驰过长江,回见曹操。

    其实,这一切都是周瑜定下的反间计。他知道曹军中只有蔡、张二将精通水战,便设下此计,想借曹操之手杀掉这两个人。

    曹操果真上了当,斩了蔡瑁、张允。等到事后曹操省悟过来,已经晚了,只好另换了两个水军都督。结果,赤壁一战,曹操水军一败涂地。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