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靡靡黍离

第一百四十五章 旧怨 一

    一顿鱼汤喝的薛琬甚为惬意,而后就在白黎收拾了东西要准备拿出去之时,听得外面有人在急匆匆德喊到,“白,白公子!”

    白黎和薛琬对视一眼,薛琬道,“你快去看看。”

    白黎放下手中的东西,便走了出去,他看见门外站着的是青鼎门的一个小弟子,便是他和薛琬刚刚进来时接应他们的那一个。

    “怎么了?”白黎还压低声音问道。

    “白公子,是,是杨公子。”听到是杨念出事,白黎心中一沉。

    那小弟子接着道,“是腾秀山荆家家主带了一些药草来看望长公主,谁知不巧看见了杨公子,没说几句就要打起来了。师父让我来报你一声。”

    白黎明白情况之后片刻不想耽搁,想进去大致和薛琬说明情况赶过去,谁知看见薛琬已经站在门口,想必也是听见刚刚的话了。

    “殿下?”

    “我和你去,走吧。”薛琬还给自己披了个披风。

    “不行你好好休息,我去应付就是。”白黎担心她的身体,拒绝道。

    “你留我在这也是担心,也休息不好,我过去多一个人在,那荆家也不好为难杨公子。”薛琬坚持道。

    “你伤还没好……”

    “早想出去走走了。”薛琬不顾他的话,直接拽起他的手,反而是拉着他往外就走。

    白黎叹了口气,跟上去把她的披风又系紧了一些。

    二人赶到之时,慕南观和越丞也到了,青鼎门的弟子们分站一边,怕两方再起什么冲突。而站在中间的,是荆晨。

    这时荆复对荆晨道,“子昕让开。”

    “兄长!”荆晨没有动一步,“此事又误会,你先别……”

    “有什么误会,当年之事,一桩桩一件件皆是出自此人之手,没想到他竟然还诈死逃过去了。”

    “我不是诈死。”杨念神情冰冷的很,“你问荆晨,当时是不是下了杀手的?”

    他眼神瞥向荆晨,荆晨紧皱了眉头看着他,“思彻!你先少说几句。”

    只是杨念并不妥协分毫,“荆晨公子不需要这时做什么和事佬,荆家与我有怨,他们想找我寻仇,我没有什么可说的。”

    “阿念!”荆晨只想让杨念不要再继续激怒荆复了。

    “来人,这个屠杀韩家满门的凶手,今日定不能再让他活着离开。”荆复对身后带过来的几个荆家弟子道,这些人也是武功不俗、且是使毒的好手,若是真的打起来,只怕方寸山又是不成样子了。

    于是慕南观道,“荆公子,这里是青鼎门,不经主人同意便私自动手,于理不合。”

    这不是在与他商议,而是直接告诉他,青鼎门不许此事发生。

    只是荆复一生高傲,此刻还是面对杨念,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慕掌门,当年我荆家和韩家的事情,您也不可能全然不知,荆家与这厮有不共戴天之恨,不报仇不配为人,这礼数什么的,恐怕就是要真的得罪了。”

    “荆家主,你与这位公子的事情,暂且不论,只是这杨公子于我师侄慕衡有救命之恩,确实不好袖手旁观。”越丞往前一步,对荆复道,“而且我方寸山刚刚经过一次变数,实在是不能再出事了。不如两位坐下来好好聊聊,看其中是否有误会能解开。”

    “开什么玩笑。”荆复冷哼了一声,“此仇不报,我便枉为荆家之人。”

    “荆公子,若我没记错的话,你当时性命垂危,可是杨公子的师父齐医仙出手搭救。”这时白黎上前一步,对荆复道。

    这一句声音的加入,引得荆复去看了白黎一眼,随后看见他身旁的薛琬便想起来了,“这可是白公子,怎么,你也要为这杨念辩护。”

    “荆公子也没有给我辩的机会,那白某也只能护着了。”白黎道,面上的礼数一应俱全,只是暗地里已是暗潮汹涌。

    “重稷,这里没有你的事,不用管我。”杨念道。

    只是白黎没有回答这一句,荆复气急,“白公子,念你是长公主殿下的朋友,今日我荆家不想与你为难,这杨公子若和你没有过多关系,便不要趟这趟浑水。”

    “离宗从不会弃兄弟于不管,他的事,便是我的事。”白黎斩钉截铁道。

    而那荆复已经是拔了手上的随身带着的剑,“那便别怪荆某不客气了。”

    只是这时,薛琬也上前一步,“离宗是我大虞境内宗派,我既然在此,也不会袖手旁观。”

    “你……”荆复看着薛琬,“殿下,这是私事,你不要插手。闹大了于你也无益。”

    薛琬听出来这话也有威胁她的意思,可是她薛某人最烦的就是有人威胁她。

    她白了荆复一眼,“好啊,不说公事。杨公子是我良人的兄弟,我就不能不管。”

    薛琬明显感觉身边的白黎身子一震,连同越丞也是一阵猛烈的咳嗽。

    “殿……殿下……”白黎也是极不自然地轻咳一声,这个场合,这么说,总觉得……不是很应景。

    只是薛琬倒是没那么在乎,她直接对上荆复震惊的眼神,“要我再说一遍?”

    趁着荆复还在气愤和惊讶之中没回过神来,越丞趁机把人拉开,不再给荆复出手的机会,“既然打不起来了,那便进正堂一叙,我青鼎门自会好好招待各位。荆公子若有冤屈,我青鼎门也不会坐视不管。”

    这样和稀泥的话,荆复自然是不会信的,他瞪了这些人一眼,拂袖带着人也便朝着越丞指着的方向而去。

    到了正堂上,越丞也是做足了礼数,尽量不去招惹荆复,只是荆复的脸色便没有和缓过一分一毫,反而更是难看了。

    薛琬坐在一旁,端了一杯茶到荆复身边,“荆家主,刚刚是我无礼了,此前荆家派人救我亲人,还未谢过。今日连带刚刚的失礼,也一并赔礼了。”

    她的话说的谦卑,毕竟是大虞的长公主,身份尊贵,荆复也没有一点面子都不给她。他端起自己旁边的茶,轻抿了一口算完事。

    “长公主客气了,荆某不敢当。”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