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太古

    “我肯定会成功的!”鄂邑在心中默然的对自个儿讲道,“我不比冷芸差!她可以作到的,我亦一样可以作到!彻大哥,你会懊悔的!”

    诸人的眼神皆都落在了鄂邑的身体上,实际上先前璞洋伯等人已然尝试过破开结障,只遗憾皆都没成功,至此才会老老实实的守在外边,等待着机会。

    现而今,他们亦寻思瞧瞧这实力唯有四品棂修忍者的小妮儿是不是如何神遵所言,真的可以融入到结障中去。

    鄂邑走至结障面前停下了步伐,她阖上眼眸,伸出一只手掌掌,淡微微的搁在了那道瞧不见的结障上,一层红光便从结障中蔓延出,把她屉罩在里边,与屉罩她身体上的红光融合在了一块,结障便真的把她吁纳入,下一刻,她整个人便在诸人脸前消失了。

    “变成!”姜野抑制不住面上的欣喜,“娇儿真不亏为我姜家血脉最是为精纯之人呀!”

    何神遵亦笑容吟吟的对姜野道,“恭贺啦,倘若鄂邑可以顺遂的进入帝遵棂葬,的到帝遵传承,未来姜家便有望重回祖地,回归太古元祖。”

    此话一出,姜野是愈发的意气风发,冲着何神遵深切一鞠,“多谢大师吉言。”

    一侧的德兴帝面色铁青,童穆神情中亦透露着一缕复杂之意。

    没料到率先进去的居然是鄂邑!

    童穆不由自主的寻思到,冷芸此刻在哪里?她知不晓的她自个儿亦身负太古元祖传承下来的血脉?她亦是有机会变成那远古时候流传下来的帝遵棂葬的传承者呀!

    “世子。”月谨温声的提醒了下童穆,她的眼眸中亦充满了热切,扭头却发觉童穆竟然在失神中,但她并没在乎,还觉的童穆是由于方才鄂邑成功融入到结障中才会如此,“我们是不是……亦应当去试试啦?”

    童穆缓过神来,点了下头道,“好!”

    因此童穆向前对何神遵道,“大师,我们可否一试?”

    何神遵点了下头,“自然而然可以。”

    童穆便带着月谨走至了结障面前,跟鄂邑似的,开始融入结障,月谨站立在童穆身侧,那道红光同样是把月谨给包裹在了里边,诸人没多寻思,皆都以为月谨亦是童家之人。

    非常快,童穆带着月谨亦消失在了结障处,诸人目光更为热切起,璞洋伯对何神遵的态度亦客气了很多,“火大师,太古元祖的其他大师何时才可以撵到呀?”

    “非常快了。”何神遵更为的意,“我太古元祖中亦有众多惊才绝艳的年青一辈要进入帝遵棂葬中寻寻机缘,众位耐心等待。”

    此是姜野把眼神落在了德兴帝的身体上,“乾氏皇家由谁进入帝遵棂葬呢?莫非陛下要亲手进去?呵呵……如此的机会,还是留给年青人的好呀。”

    这显而易见带着讥讽的话,要德兴帝更为恼怒。姜家一直敢跟乾氏皇家叫板,不便是由于姜家每隔叁代,族中皆会出一位血脉精纯的妇人么?而其他叁大家族皆都没如此的好运气,乾氏皇家年青一辈更没听闻有谁的血脉可以达到融入结障的程度。

    这皇家中地位最是为卑贱的皇子,生母是个卑微的宫娥,一出生还有腿疾,一生皆都只可坐在轮椅上的废人,他——怎可可以是乾氏皇家这一生弟中血脉最是为精纯之人?

    “璞儿,过来罢。”德兴帝冲着永璞道,永璞抬眸盯着德兴帝,目光明亮仿若夜空儿中的星星,却又冰寒的仿若银河似的遥远。

    “父皇。”永璞回应了声,他背后,珍儿推着他缓慢的冲着德兴帝而去。

    “璞儿,乾氏皇家的期望恰在你的身体上啦!”德兴帝目光中带着期冀,“这般多年来,父皇为保护你,刻意冷落你,你不会怪父皇罢?”

    是呀,谁可以寻思到这冬眠在后宫中,仿若隐形人似的四皇子,会是乾氏皇家中血脉最是为精纯之人?

    这真似是个笑话!

    一个卑贱宫娥生出的孩儿子,竟然是血脉最是为精纯之人?

    永璞唇角勾了一下,仿佛是笑啦,又仿佛没笑,他仅是淡微微的道,“孩儿怎会怪父皇?”

    “好孩儿子!”德兴帝的面上浮露出宽慰的神情,“快快去试试罢!你肯定会成功的!”

    永璞点了下头,依旧是满面淡然,推着他的珍儿仅是个普通人,早已受不的这些个神遵境强者无意中弥散出来的威压,面色煞白,瑟瑟发抖,险些便要跪倒在地了。

    “珍儿,你留在这儿罢。”永璞略微回首瞧了珍儿一眼,而后自个儿撑着轮椅来到了结障旁边,还未等他伸掌,一道红光便已然把之屉罩,瞧上去,那道红光便似是有些个迫不及待似的。

    诸人皆都不蠢,即刻明白了这永璞的血脉之力只怕是在鄂邑跟童穆之上,至此才会径直给结障给融合啦,而不须要他吐出精血来。

    “呵呵呵呵……”德兴帝终归是出了一口恶气,大笑起,“璞儿不亏为我乾氏皇家中千年来血脉之力最是为精纯之人呀!姜野,你可瞧见啦?上苍并非何时皆都站立在你姜家那一边的!”

    姜野的面上便像开了染浆铺,一道青一道白,过了半日才道,“血脉精纯又如何?只是仅是个瘸子!”

    姜野没讲话,此是由于德兴帝讲的是实话。

    帝遵传承可不单单是要人踏入神遵境那般简单,不然,起先太古元祖亦不会花儿费那般大的代价要四大家族去守护了。

    即便何神遵听见德兴帝的话,眼眸中亦划过了一缕艳羡,只遗憾呀,他已然不再年青,便算是进入帝炎庙,给帝炎庙选中的可可以性亦微乎其微,更莫要讲的到帝遵传承啦,因此,他明白在场的这些个神遵境强者即便是进入结障,亦压根没啥期望。

    冷靖澜盯着结障的方向,淡微微有些个遗憾的摇了一下头,四大护棂家族起先给放逐出太古元祖,原本便是由于这四大家族在太古元祖中衰掉啦,家族的实力当不起太古元祖的称谓,若非他们后辈身子中还有一缕稀薄的太古元祖血脉之力,他们几近已然忘掉了自个儿太古元祖的身分。

    他们的后辈如何去跟太古元祖中那些个惊才绝艳的天才们争?

    还是莫要要芸女去冒这险啦,冷家已然亏欠芸女太多,凭啥还要她为家族去搏命?那帝炎棂葬中危险重重,芸女进去,不一定可以好生生的出来呀!

    寻思到这儿,冷靖澜眼眸中那末了些遗憾皆都一扫而光啦,便要冷家全然的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世家罢。

    此时候,一道阵破空儿之声传来,又有一道道人形落在了结障先前,何神遵面上浮露出喜色,向前拱手道,“几位大师辛苦啦!”

    那几位须发皆白的老人身体上亦穿着跟何神遵似的的锦衫,身体上弥散出来的棂气波动比何神遵只强不弱。

    这些个人的实力皆在中品神遵境,乃至还有俩人已然达到了佳品神遵境。

    这便是太古元祖的实力!

    璞洋伯等人不禁在心中暗自咋舌,太古元祖便是太古元祖呀,永远皆是不可以轻巧招惹的存在。

    “何大师辛苦!”那几人冲着何神遵走过去,他们背后还跟了叁男一女四个年青人,这四个年青人的实力皆都已然达到了玖品棂修忍者巅峰,差一步便可以突破神遵境啦,料来这四人便是何神遵口中的太古元祖的年青一辈天才。

    有太古元祖的底蕴,培养出如此的后辈,亦不足为奇。

    “他们是……”当中一位太古元祖大师面色瞧了眼守在一侧的几位神遵境强者,面色有些个古怪的道。

    “噢……这几位好友亦寻思去帝炎庙试试运气,他们非常有诚意,因此,我便允了。”何神遵轻描淡写的讲道。

    那几人面上的神情更为古怪啦,他们背后的几个年青人乃至在竭力地憋着笑。

    “既然何大师已然答允了众位,那众位便尽可以一试。”太古元祖中那位领头的大师道,“只是,待会儿还请众位待会出手,跟我们一块讲结障破开,才可以要众位进去。”

    “那是自然而然。”璞洋伯等人大喜道,没料到太古元祖的人竟然如此大方,对他们并没多少刁难。

    诸人商议定啦,太古元祖领头的那位大师便一步踏出,双掌结印,一道道流光溢彩的红芒从他的指腹迸发出来,开始缓慢的交织在一块,变为为一个复杂的印诀。

    “众位开启帝遵棂葬,怎可以少的了我棂门?!”一个洪亮的声响在这空儿间里边传来,随后一个面上戴着假面的汉子跟一位素衣老人破空儿而来,现身在了诸人跟前。

    头戴假面的汉子紧狠的抿着鲜唇,目光中透露着无边的冰寒之意,身体上弥散出一缕杀伐之色,好像一言不合便要大开杀戒的修罗似的。

    太古元祖的几人即刻戒备起,太古元祖领头的那位大师亦刹那间散开了掌中的印诀。

    “棂门的人?!”那位大师警惕的盯着老人跟忽然出现的年青人,“我太古元祖跟棂门历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此是要干嘛?”

    老人大笑道,“老叟乃棂门大大师阙天龙,这位是我棂门仙子,不晓的太古元祖几位大师,我棂门仙子可有权利进入帝遵棂葬?”

    几位太古元祖大师相互对视了眼,眼神落在了桓彻的身体上,却与先前对待璞洋伯等人的态度截然不同,太古元祖领头的那位大师开口道,“老叟乃是太古元祖五大师青月,阙天龙大师,久仰大名!太古元祖历来敬重棂门历代仙主为玖洲大陆生棂作出的牺牲,但……这帝遵棂葬乃是我太古元祖守护千年才的以开启之地,恕老叟不可以答允段大师所请。”

    桓彻紧狠的盯着结障,扭头冰寒的眸眼盯着阙天龙大大师道,“大大师,你确认她是进入了帝遵棂葬?”

    “你已然寻遍了紫禁城,除却这儿,没其它的地儿。并且……方才老叟已然觉查到了她留下的气流,她一定到过这儿!”阙天龙用棂气裹挟着自个儿的声响,传到了桓彻的耳朵里边。

    “你倘若骗我,我保证,我会要整个棂门天翻地覆!”桓彻亦同样用棂气传声给阙天龙。

    阙天龙眸眼缩了一下,这般多年来,亦唯有脸前这小子敢用如此的态度跟自个儿讲话。

    “你答允亦罢,不答允亦罢,本仙子是铁定要进去的!”讲罢,桓彻身型一掠,便冲着那结障而去,青月伸掌一道棂气匹练便冲着桓彻席卷而去,可那道棂气匹练径直便给阙天龙后发先至打出的棂气匹练给击碎,“青月,你当着老叟的面对我棂门仙子出手,真真是不把我棂门搁在眼中呀!”

    话音方落,俩人身型一闪,已然再一回出手,对轰在了一块。

    “此是……”这回连青月瞧见这一幕皆都待了呆,有些个怀疑自个儿的眼眸。

    那结障是太古元祖先祖们共同部署安排部署下的,除却太古元祖血脉,便算是神遵境巅峰强者皆都不可可以强行破开结障。

    莫非棂门的仙子,亦是太古元祖血脉?!

    青月跟阙天龙俩人同时停手,青月冲着阙天龙道,“你棂门的仙子,可是我太古元祖血脉?!”

    “老叟不知。”阙天龙满面无赖相,面上挂着戏谑的笑意,“瞧起来,这帝遵棂葬,跟我棂门亦是非常有缘分呀!”

    “你——”青月气的面色发红,“阙天龙,你棂门莫要欺人太甚!若方才那人真真是我太古元祖血脉,是作不的你棂门仙子的!”

    “狭隘!”阙天龙不屑的睨了青月一眼,“你们太古元祖便守着你们高贵的血脉在你们的祖地坐井观天罢!”

    “阙天龙,老叟会把此事儿告知我太古元祖大大师,到时肯定会向你们棂门讨个**儿!”方才短暂的交手,青月晓得自个儿不是阙天龙的对手,因此亦只可忍下这口气儿,“不论你们的仙子是不是我太古元祖血脉,此事儿我们皆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随时奉陪!”阙天龙摊了摊手,毫不在乎。

    德兴帝站立在何神遵背后,有些个失神的盯着方才冲进去的那道身影,那道身影瞧上去咋有些个熟悉?

    但……应当不会是他罢?怎会是他呢?

    “爷爷……”太古元祖大师们带来的那年青妇人淡微微蹙眉,向前悄悄对青月道,“大事儿要紧!”

    青月至此才从新又开始结印,那奇异的光印落在结障之上,结障开始震荡起来,“大家快一块撕开结障!”

    诸人的身体上即刻弥散出炽烈的棂光,那棂光径直便是融入到了光印上,光印处便出现了个裂口,青月对诸人道,“可以进入结障啦!”

    诸人闻言,不再怠慢,迅疾的冲着那裂口而去,齐刷刷的进到了结障中,非常快,那结障处的光印消失,结障再一回闭合啦,这方天地亦安谧下。

    唯有冷靖澜一人留在了结障外边,怅然的摇了下头,正预备旋身离开,一个全身屉罩在墨衫里边的人形现身在他背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王爷娇宠小医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