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2016 > 免费小说 > 觅道图

第三百一十四章 身份被识破

    陆相见胡凤睐兴致不高,便也匆匆挑选了一些可用材物,打算待那清秀少年回复之后交付道晶离开。

    那两人刚下楼不一会,那清秀少年便一脸苍白地跑了上来。

    “二位前辈,你们快些离开吧!我见刚才那两位公子匆匆离开,似乎说要回去叫人,说他们在万宝居遭受欺负,打算找人来报仇!

    当前我万宝居接待的客人只有前辈您们,我想他们所说要对付的人应该就是两位前辈,所以前辈们快些离开吧!”清秀少年一脸焦急地说着。

    陆相微微一笑,“小哥,我们请你询问的事可有消息,我们今日所选的材物并不少,或许道晶不足以支付,所以打算以物交换!”

    “二位前辈,我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因为见到那两位公子上来,所以知道将要发生事故,这才匆匆而来!”

    “那小哥请看一下我们所选材物需要多少道晶,如若能够支付,我们就都带走了!”

    这少年见陆相始终都是慢吞吞的,根本没有丝毫焦急之态,不禁更是着急。

    听了陆相的话,他慌忙凑上前来查看陆相二人挑选的材物。

    只是当他看到陆相挑选的两块石头,面上不禁生起几分诧异来。

    “前辈,这些异道石晚辈不知价格几许,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前辈您们还是下一次再来挑选吧!”

    对于挑选这两块石头陆相完全只是出于好奇,所以随便挑选来进行研考,不想这所谓的异道石既然还是宝贝。

    “小哥,请问这些异道石有什么作用?”听了清秀少年到明不白的话,陆相好奇询问。

    “前辈,关于这个异道石我也不是非常清楚,所以并不知道有些什么作用,只是知道它的价格波动很大,有些甚至可以说毫无价值。

    但是至于要如何辨别,我并不清楚,我们的总管执事今日恰好外出了,所以如有机会,前辈你们下一次再来具体了解吧!”

    这少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对这个异道石一无所知,但是有一点却是不会错的,那就是非常想要陆相二人离开。

    对于刚才和陆相动手的两名年轻人,显然他非常畏惧。

    陆相二人毕竟和他们发生了冲突,如果能够将陆相二人劝走,那即使那二位年轻人真的带人前来兴师问罪,那他们万宝居也总有说辞。

    这正是这清秀少年的想法,他显然不想自己带进来的客人和当地修道世界的地头蛇发生冲突,所以他才会极力劝说陆相二人离开。

    这少年说完之后便看向陆相,其目的非常明显,那就是让陆相将异道石放回去,让他下一次再来挑选。

    至于下一次陆相他们是不是真的来,是不是还有机会来,这些当然都不在他的考虑范畴。

    对于他的反应,陆相当然清楚不过,只是对于这所谓的异道石,他依旧充满了好奇,很想带走这石块研考一番。

    虽然他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这少年既然已经这样说了,他当然不可能让他为难,所以虽然不舍,但他依旧默默将这两块石头放了回去。

    因为遭遇那两个不知从何而来的人,所以胡凤睐在后来并没有再挑选材物。

    少年仔细看了陆相他们挑选的材物,微微一笑,“前辈,你们所挑选的材物合计上品道晶一百枚,不知前辈手中是不是有这么多!”

    这少年因为没有问出是否可以以物易物,所以才会问陆相是否有道晶支付,毕竟一百枚上品道晶并不是小数目。

    听了清秀少年的话,陆相不禁感到非常意外,他们所选的材物并不少,但是他想不到只需要这么点道晶。

    他之所以询问是否可以以物易物,完全是因为想不到这些材物会这般便宜。

    虽然他当前手中道晶已经消耗了不少,但是要拿出一百枚并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在听了少年的话之后,他稍稍一愣之后,取出一百枚上品道晶交给那清秀少年,同时,他又取出一些中下品道晶递给那清秀少年。

    “小哥,这是感谢你的,刚才那两人对我姐姐不敬,所以我才忍不住出手教训了他们一下!

    他们那样行径,要不是在万宝居,我说不定已经将他们斩了,想不到他们不但不汲取教训,反而说要报复我们,我想我们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

    我们这就离开,不会连累小哥你的,告辞了!”

    陆相的话让这清秀少年颇为不好意思,他的真实目的确实是担心陆相二人留此为万宝居带来祸殃,因为那两个人的出身极不简单。

    他们临走时所言的话绝对是真的,所以陆相们不快些离开的话,一定会连累他自己,因为陆相正是他引导进入万宝居的。

    倘若二人真的将他们的后面势力带来,而陆相二人还未离开,那万宝居的高层一定会因为他的处理不当,那样他就要遭殃了。

    只是陆相的话让他感到非常惭愧,所以当陆相话一说完,他面色一红说道:“两位前辈,并不是晚辈要赶你们走,实在是因为晚辈得罪不起那两位公子,他们乃是邪阳宗大长老的孙子,所以得罪他们一定会遭受邪阳宗的报复,

    所以我才请二位前辈离开,其实也是希望他们找不到二位前辈,从而保护前辈你们的安全。”

    陆相微微一笑,“小哥,你不用多想,我们知晓的。今日得小哥介绍,我们非常感谢,日后如到万物国,我们定然会到万宝居挑选材物,今日就此别过!”

    陆相二人走出万宝居之后,选定方向便匆匆而去。

    虽然对于清秀少年所言的邪阳宗陆相并不畏惧,但是他也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自己二人和这个所谓的邪阳宗根本没有任何交集,当然不打算和他们结下仇怨。

    只是他的想法虽好,但是被他教训的两人并不愿意如此,当他们离开万宝居不过千里,一道飞行器已经快速追来。

    飞行器上,在万宝居被陆相教训的两个年轻人果不其然便在其上。

    将陆相的穿梭毡阻截之后,一个老者走上前来,他并没有马上动手,而是抱拳说道:“这位道友请了,敢问二位来自什么宗门?”

    别人对自己有礼,陆相当然也不会托大,所以也是抱拳一礼,“晚辈二人并不是万物国的人,前辈有何见教?”

    对于这老者的修为,在他走到飞行器前端时,陆相已经对他的修为进行了探测,知晓这个老者的修为已经达到道圣境,并且比自己要高出许多,所以他自然不敢造次。

    那邪阳宗的老者乃是宗门的长老级人物,当大长老的两个孙子回到宗门哭诉说他们遭到一个小子的欺负,邀请他出头的时候,老者心中极为火大。

    不是为欺负他们的人冒火,而是因为他们两个人的行为而火冒三丈,因为一个月的时间,这两个小子已经惹了两三批人,对于他们的行为,这个老者非常清楚。

    但是因为宗门大长老在外出的时候曾瞩咐让他照顾好他的两个孙子熊显祖和熊显宗,所以邪阳宗的这个长老胡彰武虽然心中恨透了这两个二世主,但是却也不得不在他们的哭诉之下赶往万宝居。

    当知道那所谓欺负熊氏兄弟的人已经离开之后,胡彰武便劝说他们回返宗门,但是熊显宗,也就是被陆相卡柱脖颈的年轻人却坚决不同意。

    因为他从来没有遭受这样的侮辱,他一定要欺负他的人知道邪阳宗的厉害,对于他让追上前去教训欺负他们的人。

    胡彰武根本没有丝毫兴致,但是熊显宗却说只要找到那二人,为他们找回一点面子即可。

    所以胡彰武在无奈之下,才跟随熊氏兄弟追了上来,当看到陆相年纪不大,修为却已经达到道圣之境,这才开始重视起来。

    以这样的年龄达到这样的修为,要么是大宗门的特殊弟子,要么就是什么宗族的少主之流,并且其势力绝对不简单。

    所以胡彰武才会越前询问,这样的人物倘若后面有势力,那定然不是他们邪阳宗所能够对付的。

    便是没有丝毫背景,这样的年龄能够有这样的的修为,也绝对有非常逆天的天赋。

    这样的人能不得罪当然是不得罪,如若被这样的人记挂,那一生一定都难得安宁,因为这样的人如若不被斩杀,崛起是必然的。

    所以听到陆相没有直接回答自己的话,只是说不是万物国的人,胡彰武更加不敢造次。

    万物国在失落界根本不是顶尖强国,所以陆相的回答虽然有些避重就轻,但是对于胡彰武却更具震撼力。

    “道友可是从万宝居而来?”胡彰武决定直接询问,他要看陆相二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道友何必明知故问呢!有什么事就请直说,我们还有急事待办。”陆相虽然不打算惹事,但是胡彰武问这些显然便是要为在万宝居的两个年轻人出头。

    何况那两个年轻人根本就在飞行器之上,这老者还这样问,显然是想自己承认曾经欺负过那两个年轻人。

    陆相从万宝居那清秀少年口中已经知道那两个年轻人已经回去搬救兵,此时又见这个老者问来问去的,所以心中有气地怼了回去。

    胡彰武对于陆相的态度不但没有生气,面上反而浮现出沉重的神情,这年轻人绝对不简单。

    所以他在考虑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挽回面子,到时也好和宗门大长老有个交代。

    谁知道他还没有说话,熊显宗已经开口说道:“长老,不用和这小子啰嗦了,在万宝居就是他欺负我们的!

    他仗着修为高深,所以揍了我们一顿,还说我们邪阳宗根本不值一提。”

    这熊显宗因为有宗门长老在,所以见到陆相时已经火冒三丈,初时还因为被陆相教训的阴影存在,所以不敢说什么。

    但是当他发现陆相并不敢动手,以为陆相是因为修为没有自己宗门长老强,所以害怕,所以便又叫嚣起来。

    陆相淡淡看了他一眼之后,又将目光转向胡彰武,“道友,我想不用我说了吧!你宗门的人已经说了,至于是怎么一回事,我想你最好问他们!”

    听了熊显宗的话,陆相心中有气,本来他打算解释一下的,但是见那被自己教训一番的年强人既然颠倒黑白,所以便连解释都懒得解释。

    既然始终免不了一番争斗,那解释也不会有用,毕竟他们已经将背后的势力带来,所以陆相已经作好战斗的充分准备。

    听了陆相的话,胡彰武怎会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加上熊氏兄弟的为人他一向深知,自然知道谁是谁非。

    所以他呵斥道:“显宗休得言语,我既然来了,这件事我自然会处理,如若你们处理得了,我转身便走!”

    尽管已经知道一定是熊氏兄弟的错,但是他们始终是邪阳宗的人,作为宗门长老,当然要为吃亏的弟子找回点面子。

    在他的呵斥之下,熊显宗当然不敢再说话,只是看向陆相的眼神仿佛要喷出火来。

    “道友见笑,我宗门小子一向不知道轻重,但是我今日既然来了,少不得向道友请教一番!”

    陆相冷笑一下,“道友早这样说就是了,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呢!”

    言罢双手各划一个圆圈,一白一黑两个光华圆圈已经朝胸前聚拢,对于眼前的道圣境强者,陆相根本不敢怠慢,所以混沌道气直接全力运转。

    胡彰武看到陆相双手中黑白光华,面上阴晴不定,因为他从来没有发觉有人的道气是这个模样。

    但是既然陆相已经动手,他当然也不会坐以待毙,所以双手一挥,两道白色光华如匹练一般疾冲陆相而去。

    陆相对于激射而来的掌势仿佛没有看见一般,继续运转黑白道气,在他身前的黑白光华旋转越来越快。

    就在胡彰武的掌中白光冲射到他身前的时候,他的身前一个如实体一般的太极图瞬间膨胀已经将那那匹练白光拦住。

    陆相面上露出一丝浅笑,对于在寸域所得的防御技法充满了信心。

    只是胡彰武并没有再动手,双眼却变得血红起来,并大喝一声,“你是陆相!”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