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谁也不知道下一刻发生什么

    苏黎的高冷女神形象,在这一刻瓦解了。

    唐润曦盯着她看,根本离不开眼。

    苏黎吞咽食物的间隙一抬头就看见他这样看着她,她呼吸被强制性的制止了。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呛出去。

    她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嘴里的三明治咽下去,赶紧喝一口刚才唐润曦帮她接的水。

    温度刚刚的水一下肚,那叫一个爽啊!得是唐润曦坐在她对面,要是闺蜜坐在她对面,苏黎也许会舒服的站起来唱一首歌。展现她的沙雕性格。

    被唐润曦盯得不自在的苏黎一把拿起手边的沙拉酱,在他面前晃悠:“你要吗?很好吃的。”

    唐润曦带着金丝框边的眼镜,手指偷偷的挡住嘴角笑。他以为这样苏黎就看不到了,其实……他这一挡,苏黎的眼睛就离不开了。

    真的是斯文败类啊……苏黎在心里由衷的感叹道:“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这么有……魅力?难道是我眼瞎?”

    唐润曦趁她不注意的时候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我不吃沙拉酱,换成番茄酱吧。”

    苏黎听他的话,当真换成了番茄酱给他挤上:“哦……好。”

    “苏黎。”唐润曦喊着她的名字。

    苏黎抬头看他一副深情的模样,有点儿不自在:“什、什么事?”

    “我好想有点儿喜欢你。”

    笠日,医院。

    兰雨躺在病床上看着夜凭岚担心的样子,她心里心疼,“凭岚,要不你也回去吧,现在也不早了。”

    “不了,我就在这里守着你。”夜凭岚走到茶几旁,说:“我已经把近两天要解决的合同文件都拿到这里了,不用去公司,也不用去训练营。”

    兰雨真的想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你在这里工作多麻烦,这里也没有办公桌。”

    不料夜凭岚比她想象的要执着,来了绝杀,“没事,我已经订好了新的桌子,待会儿就送来了。”

    夜凭岚看着涂芝姐的表情已经特别不美好了,但他还是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涂芝姐,你别再想着在兰雨伤没好之前,说服她出院,然后悄悄把她拉回去拍戏。”

    涂芝也觉得自己似乎之前有点过分,她默认了夜凭岚的话。

    夜凭岚累的已经完全不想说话了,但是,这时候兰雨却逞强说:“我已经打算好明天出院了,我不想因为我一个人,而耽误了整个剧组,这些,你们都是知道的。”

    夜凭岚听着兰雨说的这话,心里的怒火在往上冲。都已经这样了还要进组,她的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他杂志着自己的情绪:“你还是多休息两天吧,身体最重要,这才是革命的本钱。况且剧组也不差这几天。”

    兰雨听着夜凭岚这话,心里也十分难受。如果不是因为她住院了,也许剧组今天就开机了。

    “凭岚,你是知道的,这部剧我押上了我所有希望。我看完了剧本,每一场戏排的都很紧,主演配角都非常忙。如果我现在拍不了的话,损失的是整个剧组。到时候,还不知道这部戏能不能拍完,这是金山导演几年的心血,不能毁在我手里。”

    确实,不止是金山导演,还有各位万里挑一的领衔主演和主演们。他们对这部剧投入了太多的心血。金山导演几年前就已经想好了要着手导这部剧。夜凭岚也是亲眼见证过来的。

    确实,这部剧对每一个来说都很重要。

    但是,对于兰雨而言,演这部剧更是为了她在天国的妈妈。

    夜凭岚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之后,说:“那这样吧,我练习导演看能不能把你的戏份往后推。先拍其他的戏,等你身体好点之后,再去补拍。”

    兰雨点头:“好,只要不耽误进度就行。”

    夜凭岚听着兰雨自己都这么说了,他也就不多说什么了。

    想起今晚来的目的,他拉回了正题,“别说这个了,想想这件事怎么解决吧。如果报警,警方就会介入,到时候这部剧可能会停拍。弊大于利,所以,我们自己解决。”

    兰雨和涂芝都赞同夜凭岚的意见。但是,还有一个难题困着他们。

    编剧,经纪人,林麒,都没有害她的动机。可只有这三个人动过林麒的剧本。

    夜凭岚查过今天上午的监控,没有其他人碰过,所以,基本锁定这三人。

    但是,他们三人与兰雨根本就不忍心,怎么会结下可以下杀手的矛盾。

    夜凭岚想了很久:“现在的难题就是,他们都没有充足的动机。”

    夜凭岚回想了莫莉急急忙忙来时的样子……

    这次刺伤事件发生在林暮久走的第二天早上。

    兰雨和夜凭岚要去剧组研读剧本,顺便和要搭对手戏的演员们见一个面。

    为了避嫌,夜凭岚安排另一个工作人员先把她送到目的地以后自己才开着车过去。

    当日,兰雨要与另一个演员林麒拍对手戏。这是整个剧本里唯一的一场打戏,所以导演说提出来单独试试。

    林麒必须把刀插入兰雨的后背部,当时副导演说这条戏存在着风险,让兰雨换打戏替身,她只需要表情就行了。

    但是她执意要自己拍,副导演也拗不过她,就只好同意了。

    兰雨的剧本里写的是:冯玉(林麒)与她交过几招后,趁她不注意。把匕首刺入她的后背右肩。所以道具师做的道具和一些保护措施,也是弄在右肩的。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导演下达了指令,这场打戏开始了。

    前面都如兰雨的剧本那样所演。但是最后一个场景,却变了。

    林麒把匕首刺进了兰雨的左肩,当时包括其他演员和导演都看得太入神了,以至于没有发现兰雨的异常。

    匕首刺进兰雨左肩的那一刹那,剧烈的疼痛感袭来,鲜血开始从匕首的插入出一点点渗出。但兰雨此刻的嘴里依然说着台词。

    不过那声音不是演戏装出来的,而是她真的很痛,但是副导演没喊停,她只能拍下去。

    几十秒后,这场戏结束了,导演一直在那里夸兰雨,却没注意要此刻的她,已经摇摇欲坠。

    夜凭岚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突然一下子站起来。

    副导演问:“凭岚?怎么了?”

    “没什么……”

    那位和她搭戏的演员,见导演都已经说过了,他也就把匕首从兰雨的左肩上扯出来。

    出来的那一瞬间,他听见兰雨一声很疼的喘息,他还在想怎么回事。

    结果当他闻到匕首上的红色液体有血腥味的时候,霎时间,他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把匕首是真的刺入了兰雨的身体里。

    怪不得刚才演戏的时候,他看见兰雨脸色越来越不好。

    林麒抬头去看兰雨的时候,她就已经站不稳了,下一秒夜凭岚冲过去抱住了倒在地上的兰雨。

    他大声的呼叫那些工作人员,“叫救护车,叫救护车!”

    兰雨的身体本来就不大好,再加上最近没日没夜的背台词,熬夜试戏,身体已经濒临崩溃了。

    在去医院的路上,因为失血过多,兰雨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在抢救室待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出来,这一个多小时里,夜凭岚都不知道怎么面对海棠阿姨的在天之灵。

    他说过要保护好她的啊!

    ()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