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口舌之争

    一秒记住【看书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元只要不答应用药,景家不管是什么阴谋都要胎死腹中!”方棠倒不是怀疑蒋韶搴的能力,可她更不想贺景元涉险。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釜底抽薪根本不同意景家的要求,这也是最安全最稳妥的。

    可看着坐在对面但笑不语的蒋韶搴,方棠脸颊微微一热,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能想到的,蒋韶搴肯定也能想到,既然他没阻止,那必定有更好的办法。

    有点尴尬的方棠低头掩饰的吃起饭来,可余光瞄到眼中藏着笑意的蒋韶搴,不由的哼哼道:“术业有专攻,论阴谋诡计十个我也比不上你!”

    一个做古董修复的,一个做医学研究的,方棠和贺景元的智商绝对不低,可论起谋略城府比蒋韶搴绝对差远了。

    被方棠这模样逗乐了,蒋韶搴干咳两声这才解释起来:“景老夫人毕竟是景元的外婆,景元如果见死不救就显得太过冷血薄情。”

    贺慎这些年一直被当做贺家的继承人,比起贺景元来,贺慎不管是人品、能力和人际关系都强上许多,这个时候再有不利于贺景元的传闻,被贺慎一煽动,贺家肯定会再起波澜。

    蒋韶搴一解释方棠就听明白了,“景元对景老夫人都如此冷血,贺家那些人也会担心一旦景元掌权,日后会对他们秋后算账。”

    与其贺家人心躁动不安,平稳渡过这个时期自然更好,方棠眉头一蹙的问道:“难道一直要留着贺慎?”

    方棠和贺慎也就见过几面,比起冲动暴怒的贺行,贺慎完美到几乎没有缺点,他是贺家第二代的领头人,贺家小辈们以他马首是瞻。

    而贺家老一辈们也是看着贺慎长大的,比起自家不成器的儿孙,贺慎这位“继承人”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贺景元对亲外婆都如此无情,那日后一旦发生什么事,他对贺家小辈只怕更绝情,日后即使有贺启东镇压着,但为了防患未然,估计贺家人更希望贺慎继承贺家。

    看着满脸杀气的方棠,蒋韶搴笑着解释:“贺慎也是贺家主的儿子,在没有触犯底线的过错之前,贺家主不可能赶尽杀绝。”

    方棠想了想也能理解,“但以贺慎的精明和谨慎,短时间之内他绝对不可能犯错让贺景元抓到把柄。”方棠更习惯干脆利落的解决问题,可贺慎一旦蛰伏下来,这就是持久战,短则三五年,长则十年二十年,方棠想想就头疼,明知道贺慎是个威胁,是敌人,却不能动手。

    “所以我们要把现成的把柄送到贺慎手里。”蒋韶搴这话一说出来,方棠眼睛蹭一下瞪大了几分,和老谋深算的蒋韶搴比起来,贺慎还是太稚嫩了。

    对上方棠那无比佩服的小眼神,蒋韶搴沉声一笑的继续道:“窦臣死了,明家就没办法利用调查署来扣押景元,但白色药液的事明家和其他几个家族不会放弃的。”

    总卫队是蒋韶搴的直属势力,别说上京这些大家族,就算是最上面那位总执行长也不能无缘无故的要求总卫队将白色药液的研究成果交出来。

    可白色药液可以提升武者的修为,上京哪个家族愿意放手?

    方棠刚打算问清楚,一道清脆却显得刺耳的声音从另一桌传了过来。

    “都说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今儿算是看到活生生的例子了。”说话的女孩约莫二十岁,妆容精致的面容上满是讥讽之色,高昂着下巴,鄙夷的看向隔着两桌的方棠。

    女孩子见方棠看过来了,尖锐的嗓音陡然提高了三分,“也不知道从那个犄角旮旯里出来的土包子,仗着有几分手段就在上京左右逢源,哼,担心哪天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方棠没理会敌意满满的女孩子,对着蒋韶搴道:“坐在一旁的是袁叔的女儿袁安宁。”

    身为袁家的女儿,袁安宁可谓是天之娇女的身份,她漂亮、大方、爽朗,在上京的人缘极好,不单单是世家子弟,也结交了不少家境普通的朋友。

    袁海川曾经还笑言如果袁安宁是个男孩子,说不定袁家继承人的位置就要换人来坐了。

    蒋韶搴侧目看了一眼,不同于方棠的清冷,袁安宁的确很出色,如同火焰一般的张扬、热情,从她身上完全看不出世家名媛的高傲姿态。

    连说了好几句却被方棠给无视了,女孩脸上有恼怒之色一闪而过,“姓方的,你耳朵聋……”

    赫然对上蒋韶搴看过来的冰冷视线,一瞬间,像是被死神给盯上了一般,女孩脸色一白,只感觉一股无法形容的寒意笼罩全身,余下的话堵在喉咙里,愣是发不出任何一点声音来。

    “安宁,就是她挑唆叔叔阿姨离婚的吗?”袁安宁这一桌坐了八个人,五男三女,说话的年轻男人眉头一皱的站起身来。

    “欧阳,算了。”袁安宁开口阻止,可欧阳伦却已经大步向着方棠这一桌走了过来。

    上京八个一品家族,欧阳家正是其中之一。

    不同于蒋家和明家对立的局面,欧阳家属于中立派,欧阳家的家主是欧阳伦的爷爷,而他父亲当年意外去世,欧阳伦则成了欧阳家的继承人,身份非同一般。

    有了欧阳伦领头,袁安宁这边的人都起身走了过来,男的俊美不凡,女孩美丽高贵,一看就是名流子弟,四周吃饭的客人也都放下了筷子。

    脚步站定,欧阳伦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方棠和蒋韶搴,见这两人似乎没看见自己的到来,依旧慢条斯理的吃饭,欧阳伦面色一沉,眼底有不悦之色一闪而过。

    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姿态高傲的欧阳伦冷眼看着方棠,“谁给你的胆子插手袁家的家务事?”

    欧阳伦爱慕袁安宁,而且爷爷也和自己分析过,袁致修性格温和,自己一旦成为袁家的女婿,日后袁致修必定会对欧阳家全力帮扶。

    如果运营的好,说不定日后自己还能借着姻亲的关系将袁家一举吞并,欧阳伦根本不将温厚老实的袁致修放在眼里。

    可袁海川和林芝离婚,一旦袁海川再娶,说不定还会弄出个老来子。

    袁海川才五十来岁,寿命长的话绝对能活到七八十岁,小儿子都可能取代袁致修接手袁家,所以欧阳伦并不希望看到这一幕。

    可别说他还不是袁家的女婿,就算是,就目前的局面欧阳伦也没有胆子敢插手自己老丈人的婚姻,这股子恼火自然就迁怒到了多管闲事的方棠身上。

    “你谁啊?”方棠头也没抬的丢出三个字来,差点没将欧阳伦给气死。

    “你个土包子敢这样和伦少说话!”最开始说话的女孩子怒声开口,眼中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芒。

    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女孩厉声怒斥着方棠,“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不赶快给伦少道歉!要不是看在袁家的面子上,哼,你今天就是跪在地上给伦少磕头也走不出詹记!”

    方棠的地位在上京说起来尴尬,毕竟谁都知道她是从长源这个小地方来的,而且还是母死亡,父不详的私生女。

    可关键袁老看重方棠,她还即将接手二品家族的贺家,这样一来,上京二品以下的家族绝对不敢得罪方棠,至于和贺家平起平坐的家族,鉴于袁老的关系,他们也不会和方棠过不去。

    但在一品家族眼里,方棠真不算什么,所以欧阳伦才会用这样高人一等的姿态和方棠说话,半点不将她放在眼里。

    看到女孩的口水都要喷到菜里了,方棠也没了食欲,好在吃的差不多了,放下筷子,方棠仔细打量着面前的五男三女。

    袁安宁站在灯光下,面容艳丽,气质华贵。

    而一旁趾高气昂的女孩虽然艳丽又张扬,可少了世家名媛的那份底蕴和气度,更像是效颦的东施,只剩下张牙舞爪的蛮横和粗俗。

    “看在袁家的面子上?”方棠慢悠悠的开口,面容冷,声音更冷,“明康都没和我撕破脸,看来你的身份比明二少更尊贵。”

    听到这话,女孩张狂的表情瞬间转为了惊恐和苍白。

    欧阳伦看不起方棠也就罢了,毕竟他身份摆在这里。

    可刚刚喋喋不休的女孩不过是杜家的女儿,杜家在商界有几分脸面,可却是连三品家族都算不上,她只想着讨好袁安宁,浑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方棠,你不用威胁蓉蓉,她是我朋友,你有什么不满冲着我来!”袁安宁直爽的开口,一手安抚的拍了拍杜蓉的肩膀。

    听到袁安宁这话,杜蓉刚悬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在圈子里,袁安宁是出了名的侠义,不以身份地位交朋友,而且为人仗义,所以她即使是个女孩子,可人缘极好,身边有一圈朋友,这一点上袁致修就差了很多。

    袁安宁打量的目光看着气势不凡的蒋韶搴,没想到一个保镖竟然有这般慑人的气场,即使没有身份背景,可先天武者的身份就不容小觑,尤其对方还这样年轻。

    “用明家来压我们?你还不够资格,更何况在明二少眼里你有算个什么东西!”欧阳伦冷哼一声,傲气十足,轻蔑的态度里是毫不掩饰的鄙夷。

    正因为欧阳家是中立派,所以各个家族都和欧阳家交好,明康在上京横着走,但和欧阳伦也是称兄道弟的友善,只不过欧阳伦一来瞧不上明康这样的纨绔,二来他追求袁安宁自然不会和明年康走得近。

    袁安宁并没有阻止欧阳伦的话,看得出她对方棠的敌意。

    “小棠,不用理会不相干的人。”蒋韶搴这话是对方棠说的,可视线却从袁安宁身上一扫而过。

    袁安宁心里咯噔了一下,莫名的有种不安的感觉,可她再次看向蒋韶搴时,这个面容冷峻的男人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方棠身上,似乎刚刚只是不经意的一瞥。

    “我和方棠说话有你插嘴的份?”怒斥声响起的同时,欧阳伦一脚踹在桌子腿上,碗碟震荡了两下,放在桌子边沿的茶杯晃悠悠的倒了下来,最后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破裂声。

    欧阳伦突然发难,在场的杜蓉几人都被吓了一跳,随后一个个都幸灾乐祸的看向方棠和蒋韶搴,就等着看他们俩倒霉。

    伦少也就和安宁在一起的时候收敛了脾气,平日里那都是说一不二的暴戾性格,圈子里的人都不敢招惹他,方棠敢挑唆安宁的父母离婚,这是找死!

    方棠面色倏地一沉,冷眼看着发火的欧阳伦,毫不客气的嘲讽了回去,“你这是吃柿子捡软的捏吗?”

    杜蓉之前挑衅方棠只是为了讨好巴结袁安宁,被方棠震慑住之后,后怕的杜蓉就闭嘴了,再也不敢叽叽歪歪。

    毕竟方棠明面上有袁老护着,背后还有贺家撑腰,再加上窦臣的死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在,欧阳伦瞧不起方棠却也不会轻易和她动手,这才找上了蒋韶搴,谁让他只是个“保镖。”

    可欧阳伦没想到方棠说话这么直白,就差没指着他鼻子骂欺软怕硬。

    看着面色铁青的欧阳伦,方棠冷笑道:“我难道说错了吗?你要给袁安宁出头就直接动手,攀扯其他人有意思吗?”

    “方棠,你不要以为爷爷看重你就得寸进尺!”袁安宁皱着眉头,脸上露出怒色,“这是欧阳家的继承人,不是你能诋毁的,今天你们俩给欧阳道个歉,这事就过去了,否则后果自负!”

    气狠了的欧阳伦这会也冷静下来了,嗤笑一声的接过话来,“安宁,罢了,你和她说再多也只是浪费时间,有些人蹬鼻子上脸,以为有袁爷爷护着就无法无天了,不吃点教训她是学不乖的!”

    袁安宁沉默了半晌,最后还是拉了拉欧阳伦的胳膊,无奈的开口:“欧阳,今天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

    袁安宁是嫉恶如仇的直爽性格,但此时她却退让了,欧阳伦看着皱着眉头压抑着烦躁的袁安宁,瞬间就明白她的顾虑。

    方棠有袁老爷子护着,又搅和着袁海川离婚可,她今天要是被自己教训了,说不定袁老爷子和袁家主都会责怪安宁。

    想到此,欧阳伦对方棠更是厌恶了三分,不给她一点教训,她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安宁,这事你别管,我是欧阳家的继承人,今天被人这样嘲讽了,不找回场子,以后我欧阳伦还怎么出来行走,我欧阳家还怎么在上京立足!”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欧阳伦将事都揽到自己身上,成了他和方棠的矛盾,这一切和袁安宁无关。

    袁安宁还是有些犹豫,一旁杜蓉赶忙挽着她的胳膊小声道:“安宁,你别管了,伦少既然这样说了,你再插手就是帮着外人了,伦少的面子往哪里放?”

    一旁的同伴也跟着劝了起来,袁安宁最终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开口道:“欧阳,看在我的面子上,还请手下留情。”

    如果只是小辈之间的冲突倒无所谓,但欧阳伦上纲上线之后,就变成了方棠当众诋毁欧阳家的继承人,这就是看不起欧阳家,一品家族的威严不容冒犯!

    方棠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巧舌如簧!明明事情是袁安宁挑起来的,可最后她却全身而退了,再看欧阳伦那狠厉眼神,一场口舌之争已经上升到了不死不休的仇恨层面。

    方棠这面无表情的模样很是拉仇恨,但蒋韶搴却捕捉到了她眼底的错愕,峻冷漠然的脸庞不由柔和了几分,蒋韶搴站起身来,大手握着方棠的手顺势将她也拉了起来。

    “欧阳先生是打算直接动手吗?”蒋韶搴沉声开口,黑色西装下身材挺拔修长,再加上他峻冷威严的面容,这样武力值爆棚的练家子,就是十个欧阳伦也打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