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拥有妈妈

    路远最后还是走进了羌红纱的闺房中…

    羌红纱理所当然也做出了抵抗,遍布闺房每一个角落的猩红丝线围上了路远企图阻挡路远的脚步。

    路远则是伸出手那些本应该属于羌红纱血液所构成的‘断魂丝’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样…远离了路远。

    “在我还没发怒前,从我眼前消失。”

    羌红纱用着充满危险意味的声音警告着路远,可她话说到一半就抽泣一下的样子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路远看着这位宗主大人通红的眼圈还有死死抱着枕头的样子,路远知道自己是时候和她来一次话疗了。

    “喂!”

    黑猫正想着路远打算怎么做时,她发现路远将手搭在了自己面具上,直接将自己脸上的面具给摘了下来。

    黑猫想阻止时已经晚了,路远的真实样子暴露在了这位…在上古九幽时期穷凶极恶的血神宗宗主眼前。

    路远面具摘下,羌红纱看见路远真实样子时呼吸轻微的停顿了一下。

    摘下面具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和这位羌宗主谈心,路远戴着面具的话会让这位羌宗主感觉自己对她有防备。

    这种情况下是没办法敞开心扉进行话疗的。

    至于羌红纱的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路远只能归结于自己的外貌上。

    路远对自己的外表还是有些逼数。

    以路远的长相在年长的女性中非常受欢迎,这位羌宗主的外表虽仅有七八岁,可实际年龄恐怕也已经破千。

    在这种祖奶奶级的人物面前,路远的外表还是有一些杀伤力。

    也可能是受先天御灵体的影响。

    路远最近也有一种感觉,先天御灵体在一些得道成仙的修士大能眼中和唐僧肉差不多。

    虽然他们自身感觉不出来。

    可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有想收路远为徒,一些性格比较扭曲的大能则是会想把路远练成法宝。

    灰熊大仙对路远的溺爱就源自这里,虽然灰熊大仙对比她小的小辈都很溺爱。

    羌宗主的话看见路远真实外貌时也受到了先天御灵体的影响。

    一种想把路远给占有,又想要依靠路远的怪异情感蔓延上了她的内心。

    可千年的道行残留下来的定力依然让她稳住了自己的心神。

    “树阁下,此番作为是为何?”羌红纱的瞳孔盯着路远面具下的脸庞问。

    “叫我路远,这是我的真名。”

    路远说出这一句话的刹那,躲在路远连衣帽里的黑猫发出了‘啧啧’两声。

    黑猫像是在嘲讽‘你终于懂得出卖自己的色相了?’

    出卖个鸡儿色相!我有什么色相好出卖的?

    路远懂黑猫啧啧两声的意思,可看着羌红纱那盯着路远脸庞有些出神的样子。

    路远发现好像真的很管用?

    不过路远也没有胆子大到了直接坐到羌红纱的身边去。

    虽然羌红纱在看见路远真容的时候,环绕于整个闺房里的断魂丝消失了,路远走向她时,她的小手还是有些控制不住的拍了拍自己床边的位置。

    可路远控制住了自己,搬了一张椅子和她面对面的坐下,以免谈着谈着被这千年老妖怪给生吞活剥。

    “羌宗主,我想你愤怒的原因…是因为你和你的弟子们即将失去斗争了一辈子的死敌,宿命中对手的原因?”

    路远能理解羌红纱现在的心情,对她来说神农宗像是一种…她花了极大的精力培养起来的‘角色’,又或者是一‘法宝’。

    这一法宝突然间长腿不知道跟哪儿来的小妖精跑了,这换成是谁都会愤怒到想把那长腿的法宝给砸了。

    “你想劝我什么?放过神农宗吗?他们和我们斗了百年有余,这积攒下来的仇恨是消除我弟子心魔的最好途径,没了他们…你的那游戏也只是娱乐之物。”

    羌红纱很中意路远的样子,但这不代表路远可以随意介入他们和神农宗之间的事。

    说白了这位羌宗主想要的是胜负欲!

    神农宗的弟子是最能激起她弟子们胜负欲的对象。

    格斗游戏在这位宗主眼中对抗性依然太低,根本无法激起她弟子强烈的胜负欲望。

    那种赢了就感觉爽到爆,输了恨不得把队友亲妈杀了的那种愤恨感,很难在格斗游戏中找到。

    但路远还没上杀手锏呢。

    “实不相瞒,如今天下游戏不胜枚举,我知道有一游戏绝对能激起你宗门弟子的胜负欲,可能比两宗门百年积攒下来的仇恨爆发还要强的胜负欲。”路远说。

    “说说看。”

    羌红纱似乎耐下心来了,主要是她感觉看着路远就是一种享受。

    毫不夸张的说作为先天御灵体的路远,在羌红纱眼里就是一幅美极了的风景画。

    路远简短的叙述了一下如今非常流行的一种5V5对抗推塔游戏类型,还有里面的游戏体验。

    羌红纱一开始还不以为然,但逐渐的她越听越认真,特别是在听到路远提及了这款游戏里玩家们互相交流的方式后…她脸上开始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最终羌红纱听完路远的叙述之后沉默了一小会就只想问一件事儿。

    “那游戏中的队友,真的会因为一点点小失误,就咒别人的母亲去世?”

    “别说咒母亲去世了,咒全家出殡,第二天火葬场的都有。”

    路远摆了摆手表示亲妈爆炸只是队友互喷的基础操作。

    “这未免也太恶毒了?”

    羌红纱这位魔教的教主都觉得这诅咒非常的过分。

    上古时期的修士都是打多余骂,甚至于骂都不带骂的!

    所以那怕作为上古大能,在骂人的本领之上,羌红纱的造诣可能还远不如一个现代人。

    他们要骂最多就是骂一句‘我咒你天劫之时被劈到灰飞烟灭’这种。

    “不止要被恶毒的语言问候,在那游戏里你还能体验到自己的全部努力,被队友视为残渣且全部送给敌人的憋屈感。”

    可能这么说有些让人不明白,路远举个最直接的例子。

    那就是自己三级单杀了对面的中单,同时也知道对面中单是个菜逼,结果那货跑下路捡了自己队友两个人头,回过头来就能越塔把自己给干掉!

    这种憋屈感,路远觉得神农宗和血神宗这么多年的对抗中是绝对感觉不到的。

    “但这正是我弟子需要的历练环境!我怎么没想到…天底下恐怕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父母受到侮辱更能让人愤怒了!而愤怒是激起胜负欲的最好食料!”

    羌红纱似乎也是一位过来人,她似乎也很期待把自己的弟子扔到那个游戏中历练的景色。

    “不知路远…小友,你说的这个游戏能让我体验一下吗?”

    羌红纱的眼中写满了期待,她似乎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峡谷中被队友痛骂,然后愤怒到不择手段的想要攫取胜利了!

    </br>

    </br>